名门大妇

131、出阁成大礼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8:1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徐渐敏回来了,刘氏只当没事发生一样,一句教训的话都没有,只在女儿的院里多添了几个婆子罢了。

    两场秋雨后,转眼就是是八月初一,安床日。

    照说新娘子这一日是不应该出现在婆家的,可徐渐敏情况特殊,所以一大清早,她就跟着刘氏、江蒲往别庄给郡王妃磕头去了。府里只留下刘如君支应着,好在也没甚么大事,刘如君索性陪在老太君上房奉承。

    她刚服侍了老太君歇午觉,就有婆子来报,“太太回来了,请姑娘过去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答应着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太太要到夜边才回来呢,怎么大晌午的就回来了。”她笑着挑帘而入,不想一抹红色迎面罩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做的礼衣,你是想要害死我么!”

    刘如君还愣怔着,啪地一声响,脸上已挨了一记耳光,徐渐敏怒不可遏地站在她的面前,刘氏沉着脸坐在一旁,没有半点阻止的意思。

    倒是江蒲凉凉地开口道:“要我说她也是一时大意,好在王妃也没留心,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这会才看清地上的礼衣,竟是云锦!她脸上苍白一片,急声辩道:“姑妈,这绝不是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做的!”徐渐敏兀自咬牙,眸中怨忿冲天,疾声反问,“难不成还是我做了来害你么?好在今朝王妃没留意,不然叫她怎么看我。倘若大嫂子再迷糊些,到时我穿着这身礼衣敬茶,恐怕进门头一日就要被人重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刘如君急了,膝行到刘氏跟着,“太太。我当日真的是拣定了才送去给针线房的。是了,一定是针线房的人搞混了,两款颜色那么相近,她们一不留心可不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话虽是这么说。”江蒲冷笑着道:“可母亲即把那要紧的事交给你,你就该上心仔细,怎么能出这样的纰漏,亏得没事,不然又怎样了!”

    刘氏默坐在上位,沉着脸一声不响。就刘如君的细致,她绝不会弄错了布料。可是让人有机会可趁。就是她不够小心谨慎。至于女儿么,心里憋了口气。逮着这机会拿刘如君撒气,也是再正常没有的了。

    刘如君瞪视着江蒲,心里明知定是她做了手脚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迎着刘如君怨忿的眸光,江蒲笑着向刘氏道:“总归是我的不是。若不是我这些日子身子不大好,也就不用劳烦刘大妹妹帮忙。说到底大妹妹这会还是客呢。太太就饶过她这一回吧。”

    刘氏愕然地瞅向江蒲,她不是素来与刘如君不对付的么,今朝这是怎么了!

    “这话你不要跟我说,只问渐敏。”刘氏掩了眸中的错愕,神情冷淡地道。

    徐渐敏瞅着刘如君,冷笑了两声,“娘亲这么说。女儿还能说甚么。大嫂子且替我记着这件事吧,等她进了徐家门再算不迟!”言毕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“母亲,媳妇看看渐敏去。”江蒲行了一礼,丢给刘如君一记冷眼。跟着徐渐敏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刘氏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刘如君捂着脸站起身,分外委屈地:“姑妈。我真的没有弄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不明白!”刘氏不耐地打断道:“被人栽了,就是你的错。我告诉你想要徐府过日子,除了自己没人会帮你,再这般浑浑噩噩的,就等着素素把你赶到家庙里去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哼了一声,丢下震愕的刘如君,进内堂念经去了。

    初九日,徐渐敏大喜。

    一大早起,徐府中门大开,打里边抬出一溜的轿子。老太君、刘氏、徐渐敏三人,各是一乘八抬大轿。江蒲则一剩四人轿子,李氏和刘君共坐一辆华盖车,还有跟着的丫头婆子,都在后边的马车里坐着。

    徐府门口站满了看热闹的人。

    “真了不得呢,听说徐家的大姑娘被就要做郡王妃。”几个年轻媳妇站了一圈,看着徐家的车轿,好不羡慕。

    路边摆茶摊的小贩,却撇嘴道:“得了吧甚么郡王妃,郡王爷早就有正妃了,她不过是给人做小。”

    “做小又怎样了!”那几个媳妇歪嘴不然道:“那可是郡王爷,况且看徐家的阵仗,她们家姑娘还能委屈了去!”

    小贩便笑了起来,“人家只是往家庙去拜辞祖先,莫说郡王爷了,就是给圣上做小,也不能有这样大的阵仗吧!”

    那几个年轻媳妇讪讪地住嘴,专心看热闹去了。就在这时,几个豪奴突然冲进茶棚,将坐在角落里的一名青年团团围定,把那些百姓吓得登时做鸟兽散。

    姜殳挥着手里的马鞭,满脸堆笑地走进来,“刘大哥,许久不见了,咱们找个地方吃两杯酒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刘文远开口,他身边的军汉架了他就走。而此时,车轿已然去远。

    巳时未刻,徐家一行人才赶回府中。只是她们衣服都还不及换,就有小丫头禀道:“郡王府迎亲的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和江蒲答应了,脚不沾地的接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府的总管事,见了刘氏,唱了一个大喏,“王妃知道大姑娘出门不能放爆仗,怕委屈了姑娘,特地着小人带了王府的乐工来,到时候他们会在前边给姑娘开路的。对了……”管事从靴筒里摸出张贴子来,“王妃请人看过时辰,所以请姑娘务必赶在此前进府,不然怕是不大吉利!”

    刘氏接过来一看,脸色登时变得不大好看,“这未免也太早了些吧,从来闺女都是踏着月色出门的,哪里有大白天……”

    管事温和地打断,“王妃说了,若是姑娘定要晚上出门,就只得用一乘小轿抬去。太太莫以为是王妃有意留难,为了姑娘的大礼,王妃特地请了五庄观的观主来看吉凶,实在也是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刘氏气得浑身哆嗦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江蒲有些看不懂郡王妃的所做所为,她不是素来装着宽容大度的样子的么,怎么突然就这般为难起渐敏了,她都还没进门呢!

    尽管她心疼渐敏,心下也有疑惑,可事情到了这一步,、除了忍还能怎样呢。

    “即这么说时候也不早,诸位请用过饭去吧,我就这请新娘上妆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江蒲给了涂氏一个眼神,她便领着王府诸人往偏厅用饭去了。

    “太太,咱们看渐敏去吧。”

    刘氏铁青着脸,忿忿转身。

    不论刘氏有多少不满,徐渐敏还是在未时末刻上了朱轮华盖车,由王府诸人开道,缓缓驰向别庄。

    江蒲站在门口的石阶上,忍不住掉下泪。徐渐清悄悄地握住了她的手,在她耳边轻叹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