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34、刘氏的着急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8:2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刘如君从没见过刘氏如此勃然大怒,吓得都懵了,怔怔地跪了下来,“姑妈……”唤了一声,便把眼圈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委屈了!”刘氏瞪着圆眸,直想扇她一记耳光,考虑到她明朝还要见人,脸上多出个红手印子,丢脸丢份的可是自己,才硬生生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惜刘如君误解了刘氏的怒气,仰着委屈的小脸,含泪替自己辩解道:“姑妈,非是我不上心仔细。实在下边的奴才欺负人,不论差她们做甚么都是搪塞了事,但凡问她们一点甚么,总是说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刘氏挑起两道细眉,圆润的脸上挤出冷厉的笑纹,“噢,那你可知道她们不把你放在眼里么?”

    刘如君苍白了脸色,眸中满是哀怨,“大爷到现在都还没进过我的院子,莫说那些管事的媳妇,就是院子里的丫头婆子谁不笑我……”

    提起这话,刘如君越发的委屈了起来,眼泪珠子止不住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刘氏气的眼角直抽搐,口不择言地咆哮,“我能逼着老大纳了你,难道还能逼着他进你的门,上你的床么!自己不争气,怨得谁来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刘如君泪盈盈地还想要争辩,却被刘氏怒声打断:“没有可是!我早和你说过别指望着谁帮你,想要在府里站稳脚,只有靠你自己。可你做了甚么?不仅压不住那些奴才,还被她们吓跑了。往后谁还把你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且不说刘氏如何怒斥刘如君,李氏送了老太君回屋,因着有李茉陪着,她便往回自己小院去了。

    明慧听见她回来,从屋里接了出来,一面迎了她进屋。一面俯耳一阵低语,听得李氏斜斜地勾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“姨娘,咱们这般帮她,她也未必领情。”明慧奉了盏茶给李氏,言辞间略有不甘,“况且,叫太太知道了,还不恼死了咱们。就是姨奶奶也要记恨上咱们了,咱们何苦就拴在她那一棵树上。”

    李氏神情平淡地撇着茶盏里的浮沫,“不是咱们要一棵树上拴着。而徐家也就只有那一棵树可靠。有她娘家在,就是太太也不敢小看了她去。况且她又怀了孩子。真要养下嫡子,咱们那位姨奶奶手里就是握着管家权又怎样,她要收回来,还不是一句话的事!”

    明慧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,压低了声音道:“能养下来再说吧。还有七八个月,可难说呢!”

    李氏垂着眉眼。盯着手上青花玲珑的茶盏,唇边浅笑如冰,“今时不同往日了呀。抛开她自己不说,如今府里可住着姜家姐弟呢,不论他们是野还是假野,姜殳的蛮横却实在很,她真要有个好歹。天知道会闹出甚么大动静来。不论是谁想要动手,总要惦量惦量吧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位新姨奶奶……”李氏的嘴角掠过一抹温柔的苦笑,“倒真像当年的我,锋芒毕露的自以为精明能干,让她吃点苦头。也就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。只但愿她莫要傻到去贪图甚么情爱,不然……”她顿了一顿。眸底浮显出森冷的悲伤,“可有大苦头等着她呢,一个不好就要送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原先我看着她帮忙管事,都顺当的很。怎么接管过来,反闹出这么些错漏了,就是没有咱们添乱,我看她也难过。”

    明慧的话令李氏冷了神色,低斥道:“这样的糊涂话,你也说得出口。帮忙能和主事一样么?”

    李氏站起身走到窗边,将眸光投刘氏的院子,“这么多年来了,她到底是着急了一回,咱们的大奶奶还真是有些个本事呢!她也不想想,刘如君总归是小户人家出身,且不说咱们府里的事情千头万绪的理不清,盘根错节的关系就够人头痛了。当初那一位接手的时候,说声恼就要动板子。就连方婆子也让她撵了出去。这才收服了那些管事媳妇。可如今这一位……”

    李氏的嘴角撒出一串冷笑,“一个姨奶奶罢了,虽得太太、老太太欢喜,到底不是正经主子。再加上老大有心给她没脸。那些媳妇面上恭敬着,心里可都憋着坏。她要有真本事,也就罢了,偏偏又是个中看不中用的,也难怪人家不把她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李氏话音示落,就听外边丫头报道:“李大姑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主仆二人刚止了话头,就见李茉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前些日子老三病了,如今可好些了?”李茉问得奇怪,李氏听着也纳闷,嘴上却笑道:“早就好了,也不是甚么大事,但劳你挂念着。”

    明慧瞅见李氏的眼色,借了倒茶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甚么大事。”李茉也不用人让,自话自说地在上首坐了,眉眼间透着在李氏看来,份外可笑且幼稚的了然,“我可是听说老三硬生生错过了考科。”

    李氏敛了面上的笑容,垂了眼眸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李茉便自顾自道:“姑妈在府里多年,里边的事比我清楚。老三上边有两位兄长,虽有老太太护着心疼,可断轮不着他来做主的。亏得他争气书念的好,将来出仕了连带着姑妈也能扬眉吐气……”

    姑妈?

    李氏听着心里直冷笑,这可是头一回打从她口里听到这个称呼。不过一年的光景,这爆丫头也有会了两面三刀了,只是不知她到底算盘着甚么。

    “姑娘有话不妨直说。”李氏抬了冷淡的眸子,打断了她漫无边际的闲扯。

    李茉到底年岁还小,被李氏那么一打断,脸上不免露出微恼的神色,语气便也冷了下来,“我的意思是,将来老三出仕了,使钱的地方多了。老太太在还好若是不在了,这府里能帮着他么。就凭着每月的月钱,并年底份例,又能支撑多久呢?姑妈总是要早做准备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甚么赚钱的法子?”刘氏眸光轻转,噙着淡如月色的浅笑,看着李茉。

    李茉没想到她会这般直直地问了出来,紧张地起身瞅了瞅窗外,“前些年姑妈不是拿着使着茂大哥在外头放印子钱么,前些日子茂大哥找着些路子了。姑妈手上若是有闲钱,那利钱也不用我多说的。”

    李氏有些愕然地瞅着李茉,怎么也想不明白,印子钱的事,她怎么就敢直接说出口来。

    李茉见她直瞅着自己不做声,不免有些急了,“姑妈你放心,茂大哥的路子是千妥万妥的。再则说了,你就是不为自己想着,也要替老三想一想啊!”

    被她急声催了两句,李氏醒过了神,微笑着道:“多劳姑娘记着我,姑娘是不知道,自打姨奶奶当家,吃穿用度的份例不是这里少了就是那里短了,许多东西都要自己拿钱补贴。所以,实在是不敢说有甚么闲钱。”

    李茉愕然地盯着李氏,她本以为自己一提,李氏就会满口应承下来。所以,这个状况实在是在她的意料之外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