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35、刘如君出招了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8:3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姑妈这是不信我么!”瞅着李氏微微笑的样子,李茉也不是傻子,冷怒的语气里满是质问。

    李氏依旧笑着,“姑娘想到哪里去了,就如姑娘所说,咱们终是带着亲,我不信姑娘,却去信谁来。实在是手里不方便,总之多谢姑娘记挂着我了。老太太那里怕是要找姑娘了,我就不虚留了。”

    李茉瞪眼咬牙地站起来,冲着李氏重重地哼了一声,摔帘而去。她前脚出了门,明慧后脚就跟了进来,眼角瞅着李茉的背影,嘴上问道:“姨娘,她好好的怎么想起了这一出来了?”

    李氏笑叹了两声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李茂的为人,李氏早先便看得透透的,贪小、逐利、阴损,这还都罢了,偏又是个没能耐的,信了他只怕老本都要陪净了。

    再说徐渐清和江蒲,送了人出门正要回转,就见涂善急走过来,压着声音禀道:“大爷,京里有信来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愧疚地看向江蒲,“不然,我陪着你把先用过了点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江蒲淡淡地笑着,眉眼间满是温柔,“你有事只管忙你的去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握了握江蒲的手,柔声道:“我争取回来陪你吃晌午饭。”说完,他便急步而去。

    江蒲一回身就见桑珠的两道眸光还追着已然远去的身影,不由笑了起来,“看来是该拣个时候和静之说一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!”桑珠跺脚不依道,脸上满是娇羞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之前她对涂善,也真没甚么别的心思,只是被江蒲打趣过几回后,不自觉地留心起他来了。这会子有几日不见,乍一见到。竟生出几分思念来了。

    “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这有甚么不好意思的。”江蒲说着,又故意问道:“你只说你愿不愿意,这是你一辈子的大事,总要你自己愿意的才好。”

    桑珠连脖子根都红了,低着个头,喃喃道:“奴婢只凭奶奶做主就是了。”她话还没说完,人就跑得没影了。

    素来稳重的桑珠难得有这样的小女儿样,江蒲忍不住冲着她的背影高声笑道:“这么大的事,你全托在我身上。我怎么当得起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奶奶,你就放过桑珠姐姐吧。看她脸红就这么有意思么!”

    梅官端着点心从小茶房出来,丢了个冷眼过去解救了桑珠。

    江蒲闻着香,走到梅官面前,看了看小漆盘,上边是一碟子红枣糕。一碟金灿灿的椰丝包,再有一盅黄澄澄的撇了油的。鸡皮酸笋汤。江蒲撇了撇嘴,“怎么又是这几样呢?天天的吃,也不嫌腻歪。”

    “适才老太太不是说,着姨奶奶备杏仁露么。”梅官搁了小漆盘,滴溜溜地转着乌黑的眼睛珠子。

    江蒲明白她的心思,这些日子刘如君忍气吞声的服小做低,让众人挑不出一点毛病。因此梅官几个心里都憋着气,好容易有了这么个事,她还不走去张扬张扬。

    若是纯以女人的立场,江蒲还真是有些同情刘如君。早晚两回在门首罚半个时辰的站,还要受众人的冷眼。真难为她一点怨言都没有。

    有时候想想。也会在心里劝自己,女人何苦为难女人。可她也明白。自己若不为难她,只怕她就要为难自己了。迫从于环境,真的是件很可悲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去是去,可别太过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的叹息声还没完,梅官人就已经出去了,听着还叫了金仆姑一起。

    “太太,姨奶奶到底年青,又没经过这些事,有些个不妥当也是难免的。”

    陈婆子瞅着刘氏歇气的空档,赶紧的劝道,她知道刘氏好容易才扶了她上来,哪里会轻易舍掉。今朝这一顿训也是为了敲打敲打她。所以,她才不失时机的唱起了白脸。

    刘氏训了一通,心里气顺了许多,叹息着缓了脸色,亲手去扶起哭得白了脸的刘如君,“我也知道你委屈,可在这府里的谁不委屈?就是老太太也还有不顺心的事呢。老大那边,我找个机会说说,你自己呢也用点心思。那些管事的媳妇婆子,你不好管束,就报去给你奶奶。一则也和她亲近亲近,二来那些个婆子也有个惧怕。”

    刘氏到这会才明白了自己急于求成了,江蒲不比王篆香,尽管只当了几个月家,可也不是自己想换就能换的了。只靠着刘如君一个人,实在是难支撑起来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暂且靠她一她。以后的日子,且瞧着吧!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也别掉眼泪珠子了。”看着刘如君的悲凄的样子,刘氏不免有些个心烦,一边起身一边道:“赶紧着人去理账是正经。再拖下去,越发难弄了。对了,还有一件事,你差人去买些杏仁露回来,你帐上不方便,就到我那里拿钱去,这事赶紧办,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听着心下虽有些诧异,可才被刘氏训了一顿,也不敢多问甚么,只满口的应承了下来。

    直待送走了刘氏,她才咬着牙道:“天天牛乳喝着还不足,又生出这么回子事来!”

    她这里抱怨未了,就见梅官和金仆姑走了来,虽行了礼,脸上却没有半点恭敬,“奶奶说想弄些杏仁露吃,劳烦姨奶奶差人到外头买一些来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心上的火气压了又压,软声问道:“奶奶不是天天吃着牛乳么,好好的,怎么又想起来吃杏仁露了?”

    梅官眸色一横还不及开言,金仆姑就冷哼道:“叫你准备着就准备着,哪有这么多话问呢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和姨奶奶说话的!”宝琪立起两道细眉,摆着大丫头的架子教训起来,“论起来咱们姨奶奶也不比奶奶差甚么,都一样是主子的,你怎么就敢这般不敬重。你莫仗着你们姑娘,就一点规矩都不要了。真告到太太面前,就是奶奶也护你不住。”

    金仆姑梗着脖子,冲她直嚷中,“你去告,你去告,看看太太会怎么罚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也是在太太跟前服侍了多年的,讲起规矩来应当比咱们还知道才是,怎么也敢这么信口胡说。”梅官比金仆姑斯文了许多,然说出的话却是冰冷而尖利,她睨了眼宝琪,盯着刘如君冷笑道:“甚么叫跟奶奶差不多?谁跟奶奶差不多?我若是没有记错,奶奶可是说过的,进了这个门就要守她的规矩。甚么贵妾平妻的,奶奶赏你的脸面,咱们称呼一声姨奶奶,奶奶不高兴了,莫说是姨娘了,就是称一声姑娘太太也难有二话!”

    金仆姑却是得意地笑着,“就是,给你几颜色还真开起染坊来了,真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宝琪刹白着脸,还待要争几句,却被刘如君拽住了手,“知道了,你们回去告诉奶奶,我明朝就差人去买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这样忍气吞声,梅官倒不好再说甚么,冷嗤着笑了声,胡乱地行了礼拉着金仆姑径自而去。

    “姨奶奶。”看着二人的背影出了门帘,宝琪忍不住报怨道:“她们这般无礼,姨奶奶就是不告到太太面前,也该到奶奶面前说道说道,任由她们这样下去,往后谁还把姨奶奶看在眼里?”

    刘如君咧出一抹冷笑,“自打我了进了这个门,就没人把我看在眼里了!想人的敬重要自己争去,可不是靠着背后告状。”

    被刘氏训了一顿,刘如君多少有些醒过神来。想要再府站稳脚,想要丈夫的爱怜,都只能靠自己去争。没谁会帮着自己!

    “你去告诉厨房,炖个山药红枣鸡汤。赶晚一定给我送来!”

    刘如君话题太过跳跃,宝琪一时没反应过来,只站着怔忡,“姨奶奶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赶紧去呀!”刘如君冷眼一横,“都甚么时候了,再不炖不上可不入味了。”

    宝琪这才答应着,抽身而去。

    刘如君攥紧了拳头,两道冷眸直瞅着墙角边梅花几上黄灿灿的佛手。

    江蒲你等着,你手里的,不论是人还是权,我总会一样样的夺过来的。

    徐渐清虽说赶回来陪妻子吃晌午,可终究还是爽约了。他刚听完京里的消息,二门外的小厮就走来报说,柳三娘差人来请他赴宴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要紧的事,柳三娘鲜少找上门来的。徐渐清只好让人传话进去,让江蒲自己吃饭。

    而他这一出门,再回来已是黄昏时分。甚至还飘着细细的丝雨,越发添了几分仲秋的萧瑟与凉意。

    他抬脚进了门,就见江蒲坐在趴在几上和连山玩棋,文煜由赵显媳妇看着,在屋里到处乱走。再扫了眼外头的小桌,不由蹙了眉,“怎么还不吃饭?”

    江蒲丢下了棋,“在等你呢。还说陪吃晌午饭……”她话音未落,就有小丫头报道:“姨奶奶给奶奶请安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她了。”江蒲想也不想地道:“她也累了一日,让她回去歇着,不用到我这里立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却道:“姨奶奶说,知道奶奶胃口不好,炖了盅山药红枣的鸡汤,看合不合奶奶的胃口。”

    听了小丫头的话,夫妻俩互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刘如君,沉寂了小半个月,终于按耐不住出招了!

    徐渐清一掀袍子,在榻上坐了,吩咐道:“叫她进来吧!”

    ps:这几天老妈一直发低烧,所以小樗实在是很没心情,更新就断了两天。明天小樗还要陪老妈去医院做检查,但愿能查出发烧的原故,不然无缘无故的低烧,小樗真的很害怕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