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37、下马威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8:4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刘如君进屋落坐,丫头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端了杯绿茶上来。

    茶是好茶,这屋里想寻出粗茶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只是时序过了仲秋,府里日常所用,早换上温和的白茶。况且刘如君早饭还未用,实不宜喝这绿茶,按说该上些滋补的汤品才是。

    瑛儿嘟着嘴正要报怨,被刘如君暗暗的拽了下,方不服气的瘪了嘴。

    小丫头们奉了茶,或玩去了,或去看炉子烧水,或洒扫院子,丢了她主仆二人在屋里傻等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才见梅官从里屋出来,也不瞅她二人,直叫人去端热水来。待那丫头端了水来,刘如君站了起来,要去接丫头手上的水盆子。

    “姨奶奶这是做甚么呢?”梅官冷着眸色拦阻。

    刘如君不以为意,笑盈盈地道:“既然我在这里,自然该服侍奶奶的。”

    尽管昨晚上丈夫宿在了自己院里,可他也不过是为了向太太交待,对自己根本没有半点情份。

    至于江蒲,这些时日以来,看着好似受冷落。可谁也不是傻子,真是受冷落,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来的?

    她是正房奶奶,又怀着孩子,谁也越不过她去。自己只有先坐稳了姨奶奶的位置,才能缓图其他。

    梅官却没给她献殷勤的机会,用身子拦了,自己接过了铜水盆,冷嗤道:“怎么敢劳烦姨奶奶,用宝琪姐姐的话说,姨奶奶和奶奶也差不多呢。”说着,丢下声冷笑,转身进了里间。

    刘如君面色不改地在椅子上坐了,瑛儿嘟着小嘴。只不敢做声。

    丫头们进进出出了好几回,江蒲才从里间走了出来。刘如君忙忙起身行礼,“奶奶安好。”

    江蒲说了声,“起来吧。”却正眼都不看她一眼,径自在上首坐了,早有小丫头端了热腾腾红枣蜜茶。

    瑛儿闻着香甜的味道,两弯柳叶眉便皱了起来,小脸上满是忿忿之色。

    江蒲看在眼里,不由往刘如君瞥去,见她低眉顺眼地站在一边。略有些泛白的秀气脸庞,竟带淡淡的温柔。江蒲心下不由纳闷。昨晚上徐渐清到底对她做了甚么?以至于她今朝的形为,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!

    只稍稍细想了下昨晚,江蒲的胸口就泛起一阵阵的恶心,她侧了头拿帕子掩嘴,干呕了两声。不等桑珠反应过来。刘如君已端了水到她面前,“奶奶。漱漱口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捂着胸口诧异地瞅了她一眼,推开了杯子,拧着眉头,不悦地问道:“这都甚么时候了,怎么还不见心漪人呀?仗着大爷宠她,越发地没有规矩了。去,传她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答应着还没转身。心漪便摇摇地走了进来,款款地行礼,“婢妾给奶奶见礼,姨奶奶安好。”

    江蒲自顾自小口小口地抿着红枣蜜茶,也不叫起。任由心漪在堂上屈膝躬身。

    刘如君瞅了瞅江蒲,又看看心漪。端着笑脸上前扶起了她,极亲热地道:“姐姐快请起来,这我可怎么敢当呢。姐姐服侍大爷时日最久,往后我若有不到的地方,姐姐千万多提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君。”江蒲不轻不重地放了手里的盖盅,“你好歹是太太指过来的正经侧室,总要自己尊重些。平日里姊姊妹妹的也就罢了。今朝是她正经给你见礼的日子,你怎么也这般着。叫人看了去,谁还把你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刘如君硬生生地收回扶在心漪胳膊上的手,低垂着头,讷讷道:“奶奶教训的是,妾身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多一眼都不看她,敛了眉眼,淡淡地道:“今朝一来,是让心漪过来正式行个礼。二来,也是我有几句话吩咐你们。心漪啊,如今我身子重,如君呢即要替我管着府里大小事情,况且又是新来,往后大爷那边你要多上些心……”话音未落,她皱了眉就是一阵干呕。

    旁人都以为她是孕吐,可她清楚这不关怀孕的事,自己根本是被适才的话恶心到了。真没想到有朝一日,竟能从自己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,还真是世事无常啊!

    待立在旁的桑珠、梅官又是倒水,又是替她顺气。江蒲抱着痰盒,把眼睛都呕了红了。借着这机会,她着实掉了几滴泪,方渐渐止了恶心。

    喘息了一阵,漱过了口,才又抬了头,缓缓道:“至于院子里的事,虽然我也管了一阵,可多是涂嬷嬷过问。你们也就不用操心了。再来就是,我出身将门素来看重规矩。你们即进了我这院门,说不得就要照我的规矩来,若是错了一点,莫要怪我不留情面了。”她说着话,两道冷冷的眸光却直盯刘如君。

    而她二人只得齐声应是。

    江蒲接着又道:“一则,我不论你们私底下姊姊妹妹的,在我面前一律不照着正经的称呼来。二么,我身子重经不起吵闹,所以你们都给我悄静些,莫要闹出甚么动静来。三则……”她拖长了音调,冰冷的眸光在二人面上缓缓扫过,语气冷厉,“我最恨人背后嘀咕,有甚么不顺心、不忿的,你们只管来和我说,只要合规矩,我绝不为难你们。千万莫要仗着大爷、太太胡乱嚼舌根,叫我听见了是不依的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虽是垂首听训,嘴角的冷笑却怎么也掩不住。这些话不就是说给自己听的么。江蒲明面上好似压着心漪,让她来给自己见礼。却又把大爷往她那边推。

    倒真是打得好算盘,心漪到底不过是个没生养的姨娘,且不说她能不能生养。就算将来养下了一儿半女,有自己在侧室在上边压着,她这世人也只能是姨娘了。

    而自己呢一个侧室,没个孩子傍身,在这府里永远也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只是她心底尽管万分恼怒,嘴上也只有应声的份。如今的江蒲,莫说自己一个侧室,就是太太也要让她三分呢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时候也不早了。”江蒲歪了身子,手肘撑在扶手上,揉着眉心,一边又挥手打发她二人,“你们都回吧。往后适初一、十五过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答应着,退了出去。一前一后行出了内院的月亮门,刘如君昨晚被折腾了大半宿。再则早起到这会,除了两口茶水,甚么也没吃。出了屋子被辰光一照,不由得两眼发黑,身子一晃,险些栽倒。

    “姨奶奶。”瑛儿扶着她,哽声道:“到石凳那边坐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心漪在后边瞧着,拿不准她是真是假。所以只当没瞧见,径自往自己的西小院行去,却被刘如君叫住,“姐姐。我实在晕得厉害,可容我过去歇一会么?”

    心漪站住脚,回过身一脸恭敬冷漠地道:“姨奶奶这般称呼,婢妾可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这是说甚么话。”刘如君秀气的脸庞,在日光下更显得苍白,“咱们这辈子都要在一个屋檐下住着,彼此亲近些也有个帮扶不是。”她一边说,一边撑着石桌站了起来,走近心漪身边,发冷的手握住了她,“姐姐是府里的老人了,有甚么不知道的。之前我顶着表姑娘的名头,可谁不知道我只是太太的远亲。如今进了这道院门,太太、奶奶抬举我一些,我还有个姨奶奶的名号。若是不待见我,只怕我连姐姐都及不上呢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她就拿了帕子抹泪。想起昨晚上和今晨的委屈,眼泪还真是哗啦啦地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心漪正想找甚么借口离开,不想恰碰见连山从院子里出来,往江蒲那边请安,把她们瞧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大早起的,谁给姨奶奶气受了,在这里擦眼抹泪的。告诉了我,我替姨奶奶出气!”

    江蒲和连山这姑侄俩,细论起来,刘如君要更怕连山一些。在她看来,姜连山根本就是个混世魔王。规矩、礼法在她眼中狗屁都不值。她打了你就打了你,谁还能把她怎么着!

    想当初,她姐弟二人初来乍到,把李茉主仆俩个打了个臭死。最后,反倒是她们委屈了,一句“咱们回京就是了”连太太都要好言陪不是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自己是绝对绝对惹不起的。

    当下换了笑容道:“大姑娘看差了,我是被风迷了眼,哪里抹眼泪呢。”

    “甚么你呀我的!”金仆姑一手叉腰,一手就指着她的鼻子问道:“姨奶奶还当自己做表姑娘那会儿呢?别忘了如今可是侧室,说好听了是姨奶奶,直白些就是小老婆。咱们姑娘可是正经的主子,姨奶奶怎么就敢我呀我的起来!”

    金仆姑的嗓门本来就大,况且她又加重了几分语调,院中洒扫的小丫头,都听得分明,虽不敢大声笑,却都捂着嘴在旁边“吃吃”地偷笑。

    刘如君面上红一阵,白一阵,眸中的怒色怎么也压不住。

    自刘如君进门,连山就等着拿她的短处,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机会,这会见了她眸色,哪里还会放过,登时放下脸来,厉声喝问,“怎么,你还不服气?”

    刘如君再恼,也还有自知之明。低下头,忍了又忍,“婢妾不敢。”

    然而她即被连山逮着了错处,哪里还会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“不敢?那么心里到底是不服的!”连山不悦地皱起眉头,艳丽无方的面容浮起骇人的狠厉:“仆姑,你还记得当初咱们在宫里,是怎么收服那些不服的人的么?”

    “婢子记得!”金仆姑瞅着刘如君,笑的得意。

    刘如君还没反应过来,“啪”一声响,她脸上已挨了一记耳光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