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39、孕吐(上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8:5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刘氏歪在榻上哀叹着女儿的苦命,圆香就坐在脚榻上,有一下没一下的捶着。小丫头们见刘氏心情不好,也都老老实实地呆着,不敢胡乱说笑。

    “太太,太太……”

    屋外传来的急呼,把丫头们惊了一跳,向里头偷瞅了一眼,便忙揭了帘子出去,见梅官提着裙子小跑着进来,她们赶紧摆手道:“姐姐悄声些,太太今朝心里不痛快呢。”

    梅官推开她们,径自往里去,“咱们奶奶才是真的不痛快呢。”

    刘氏听见响动,脸色阴沉地睁开了眼,极度不悦地问道:“闹甚么呢?”

    还不等丫头们回话,梅官冲了进来扑通跪在了刘氏脚边,九月的天气,发鬓都挂着汗珠,大眼睛里水气蒙蒙,泪珠子随时要掉了下来,“太太,快去看看咱们奶奶吧,早起就呕到现在,脸都腊白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噌地坐直了身子,“昨日不都好好的么,怎么突然就……”

    梅官半哭半哽地道:“奴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早起姨娘和姨奶奶来过后,奶奶就吐个不止了。”她不愧是唱戏的出身,看似无意的焦急,果然让刘氏变了脸色,倏地站了起来,“那请大夫了没有?”

    梅官兀自跪在地上抹眼泪,抽噎地道:“涂嬷嬷叫人去请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梅官说完,刘氏就急急地出了屋子,跪在原地的梅官,偷偷地调皮一笑,拧着裙摆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听见丫头的传报,连山起身迎了出去,委屈巴巴地唤了一声,“姨婆。“

    “莫哭莫哭。没事的。”刘氏虽然宽慰着连山,可紧皱的头没有半丝的松动,脚下更是半步不认字地了碧纱橱。见了江蒲发白的脸色,她心中再没有半分猜疑。

    江蒲这回是真真正正的怀了身孕,就这么些日子看来,她绝不是会拿孩子来冒险的人。况且,拿嫡子构陷刘如君,除非她脑子进水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……”江蒲欠身行礼,被刘氏摁了下去,“你快躺着吧。”说着又掉头。瞪着桑珠厉声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给我细细的说来。”

    桑珠站在榻前。低垂着头,缓缓说道:“因着昨夜里,大爷往姨奶奶院里歇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说到一半,江蒲又“哇”地一声干呕了起来,她面青目赤样子。着实是吓着刘氏了,她肚子里的孩子若是有个好歹。老大这边可就丢了一张牌了。

    “赶紧倒杯清水来。”刘氏一面给江蒲顺气,一面急声催促小丫头,“还呆站着做甚么,去瞧大夫来了没有!”

    在一片忙乱中,涂氏领着陈大夫赶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小的给夫人、少夫人见礼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大夫还慢斯条理的行礼,刘氏已急声道:“罢了罢了,你快瞧瞧她吧。好好的怎么就吐成这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陈大夫答应着,上前诊脉。

    不想他越诊脸上神色越是凝重,看得一屋子的人都跟着沉了脸色。连山她们是担心陈大夫照实了说,而刘氏且以为胎儿危急。

    只有江蒲依旧是那副憔悴的样了,“陈大夫。有话你不妨直说,我受得住。”

    陈大夫抬眸看向江蒲的眸子。虽是泪光盈盈,却带着迫人的浅笑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多虑了,不过是稍有些动了胎气……”他直瞅着江蒲的眸子,语气略顿了一下,“若少夫人不放心,小的就干两贴药,吃个一两日。”

    是药三分毒,江蒲怎么敢顺便乱吃呢。只是当着刘氏的面,倒不好推辞,反正药熬起来了,刘氏也不会盯着自己吃。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大夫了。”江蒲收回了手,眼眸中暗含笑意。

    陈大夫进出徐府也不是一年两年了,这深宅大院里的招数,他闭着眼都能说出一二分来。

    小徐大人新进又纳了一房侧室,少夫人闹这一出,其用意不言自明。旧年自己即帮了少夫人一回,那么也就只有继续帮下去。

    整个金陵谁人不知,徐家这位大奶奶娘家的靠山硬撑,真要得罪了她……

    陈大夫悄悄地瞅了眼立在旁边,美艳绝伦的姜连山,心下微叹,姜家姐弟的跋扈,金陵城无人不知。

    自己若是说出半个“不”字来,只怕后半晌姜家那小子就能带着他的家将,还有那条壮如牛犊的大黑狗,把自己的铺子砸个稀烂!

    “少夫人言重了,吃药还是其次,可再不要动气了。”他一边说,一写打开药箱,取了纸笔写方子。话说得点到为止。

    刘氏原就阴沉的脸色越发暗了三分,宽慰了江蒲几句,便随着大夫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刚出了江蒲的院子,她就厉声吩咐身后的婆子,“去,把如君给我叫来!”

    婆子知道刘氏动了真怒,应了声,飞快地跑了。圆香跟在身边,也不敢则声,只跟着她急步行去。

    刘如君顶着半边红肿的脸回到院里,使了小丫头去厨房拿冰块,过了半晌小丫头回来说:“厨里的嬷嬷说了,天气凉了,没有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甚么话!”宝琪听了气得脸色铁青,“这会若是老太太、太太要,她们也说没有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。”刘如君好脾气地劝止,“你们往井里打些水来,用帕子敷也是一样的。”她可不想把自己挨巴掌的事,闹到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虽然,那会有许多丫头看着,用不了三日自己挨巴掌的事,就传遍府里上下,可自己若是往大里闹,岂不是更叫人笑话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,吃亏是福。

    自己老老实实地受些委屈,且不说看在旁人眼里如何,至少太太那边就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宝琪自小长在刘氏身边,从没受过甚么委屈,听得刘如君这般说,又急又恼,“姨奶奶说得倒轻巧,慢说这个时节,就是暑天里,井水也比不得冰块呀。姨奶奶也不瞧瞧肿成甚么样了,不用冰敷,几天都消不下去,难道就躲在屋里不见人么?再说了,那些婆子姨奶奶还不知道么,都是欺软怕硬的主,一回两回的不计较,她们不说姨奶奶性子好,倒把姨奶奶当做好欺负的了。可等着吧,短茶少饭的日子都在那里呢……”

    宝琪正在这里怒其不争的喋喋不休,就见小丫头领着婆子走了进来,垂手禀道:“太太传姨奶奶问话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