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40、孕吐(下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8:5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刘如君听得刘氏传唤自己,惊愕之下,脱口问道,“太太叫我甚么事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刘如君就知道问错了。她在刘氏院中住了近一年,深知这些二等婆子,皆是积年的老人。出了刘氏的院子,谁不敬她们一二分,称一声嬷嬷。

    自己做姑娘时,仗着刘氏看重,又是在跟前,这些婆子对自己还有几分看在眼里。如今这半主半奴的身份,人家未必买帐呢。

    好在那婆子当差多年,最是圆滑通透的。虽然不大看得上刘如君,可面子上的礼数总还是有的,当下恭敬持礼地回道:“老奴不知。”只是言辞间的不耐,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刘如君非但不恼,反笑了笑道:“劳烦嬷嬷走这一趟了。瑛儿去把买办送来的果子给嬷嬷拿些来。”

    那婆子在刘氏院中多年,甚么好东西没见过,区区几个果子自不看在她眼里,“多谢姨奶奶了,只是老奴这些肠胃不好,只怕受不起呢。”

    “嬷嬷吃不了时,待客也好,都是新鲜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瑛儿捧了个硕大的水晶盆出来,上边堆着饱满的柿子,玛瑙似的葡萄,碧绿的青枣,下边压着个黄灿灿的大木瓜。

    “就只这点东西,嬷嬷莫要见笑才好。”刘如君的笑容里,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。

    那婆子心里只管冷笑,小门小户出来的,就是不上台面,这么点东西也亏她拿得出手!大奶奶那边,扬手就是一贯两贯钱的打赏。老婆子瞅了眼提盒,不冷不热地道:“老奴劝姨奶奶还是快些吧,叫太太等久了,总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刘如君倒真不是小气。实在是她拿不出甚么像样的东西来。这会她瞅着老婆子的神色,心底无奈叹了声,知道是打听不出甚么来了,吩咐瑛儿把提盒送过去,自己便带了宝琪随着婆子往刘氏院中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她怎么突然就懂事了,原来还闹得这么一出!”刘氏坐在堂屋的罗汉榻上,铁青着脸咬牙切齿。旁边侍立的丫头,一个个都秉息敛声,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圆香端了一盅枸杞银耳羹上来,小心翼翼地道:“太太。且顺顺气,婢子看姨奶奶也不是那么不知轻重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她还能是谁!”尽管适才事情并没有问得清楚明白。可刘氏就是认定是刘如君造成了江蒲的不适。

    “依着心漪的品性、心机断做不出这样的事来,至于素素……”刘氏拈着洁白如玉的汤匙,有一下没一下地拨着青瓷盅中的银耳羹,冷笑了两声,“你觉着她会拿肚里的孩子来冒险么?”

    因着宝琪的原故。圆香多少有些偏向刘如君,微蹙了两道纤秀的柳叶眉。“可依婢子看来,姨奶奶也不像那般没有头脑的人。昨晚上大爷才在她屋里歇了,何至于今朝早上就闹出这样的事来。这不是招大爷动怒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外边响起刘如君温和的笑声,“姑妈叫我甚么事呢?”

    刘氏兀自铁青着脸,圆香则迎了上去,见跟来的果然是宝琪。便拉了她出去,把里间留给姑侄二人。

    刘如君瞅着刘氏面色,敛了笑容,心里想着今朝并没有甚么让她着怒的事呀。

    “姑妈……”她试探地唤了声,也不敢坐。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刘氏冷笑着,扬手就是一记晌亮的耳光。正打她红肿的脸上。反正都已经肿也就无所谓了,而刘如君则完全被打懵了,半晌回不了神,脑子空白一片。

    刘氏声色俱厉地质问,“你以为你是谁呀?叫你一声奶奶,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?老大在你那里歇了一晚上,你就敢张狂了起来?亏得素素没事,她要有个好歹,谁也保不住你!”

    在刘氏想来,自己这个所谓的侄女,也不至于就傻到真的做甚么手脚,多半是因着昨晚的事张扬了些。素素本就为着这事气恼,自然就动了胎气了。

    半日之内挨了两记耳光,长这么大还真是头一回。如果说第一耳光,刘如君还会觉着委屈愤恼,到这回她只剩下满心苦涩,自己选的路,又怨得谁来!

    “太太是说,婢妾害奶奶动了胎气?”

    刘氏横了她一眼,“你才装糊涂,还不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太!”刘如君猛地跪了下来,两眼含泪,“婢妾就是再糊涂不知事,也不敢做下这样的事来。太太若是不信时,只管唤心漪来问,若从她嘴里说出婢妾一个不好来,婢妾任由太太责罚!”说罢,磕头不止。

    刘氏看她这样,心里不免疑惑了起来,“好了,你先起来。如今你奶奶既然没事,就揭过去吧。只是往后你千万小心在意些。她怀着身子心情本就不好,你再惹着她,小则受气。闹大了,就是我也保你不住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抹着泪起了身,抽抽嗒嗒地站着。刘氏瞅了眼她脸上的红肿,叹了声,吩咐丫头取了冰块来敷。这种打一巴掌,给颗甜枣的事,对刘氏来说就和呼吸一样简单。

    “我适才也是气急。老大、老二不说屋里人,成亲也有这么些年了。到如今,一儿一女都还是庶出。素素再有个好歹,老太太不知要怎样呢!这也还都是其次,只怕姜家那俩孩子闹起来,真是要出人命的呀!”

    刘氏一面亲自给刘如君冰敷,一面话里有话的叹息。

    挨了两记耳光的刘如君,脸上火辣辣地疼,心却像浸在冰窟窿里。难为她眸中还能透出笑意来,“姑妈放心,往后我会越加小心守礼,不叫人家拿捏住把柄。”

    她是疯了才会去谋害江蒲肚子里的孩子!要知道,就算江蒲生不出孩子来,只要她愿意,就是要把自己这个侧室的孩子认做嫡子,也没甚么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再则说了,罗绮的事她虽未亲历,可也风言风语的听了不少!她可不希望自己成为第二个罗绮。

    所以,她夜夜焚香,希望江蒲能平平安安的生下一个嫡子来。她有了嫡子,将来自己怀上了孩子才会安全些。至于嫡庶之分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能求得丈夫的真心,凭着自己的身份,再要有个儿子,想她江蒲也未必能把自己怎样!

    ps:又是二千的一更,小樗真是对不起。老妈虽然不发烧了,可还是乏力的很,一动就出吓死人的汗!每天只能蔫蔫地躺着,小樗要买菜、做饭,而且心情也不大好。

    所以,大家千万见谅吧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