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41、结好心漪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9: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刘氏听说心下好笑,在这府里除非你无欲无求。不然,只怕人家不会让安守本份。

    譬如昨晚上,她真要是守本份。就该老老实实的呆在院子里,哪怕一世都不受老大待见,也不能到主院去献殷勤、招惹。

    不过话也难说,心漪倒是尽量的无声无息了,可照样被老大拿来当棋使。

    想要在府里过得舒心,就得要动动心思。而且还要动得恰到好处,一个不好可就和王篆香一般了!

    当然这话刘氏也不好说出口。再则说了,江蒲如今怀着身子,刘如君还是安安份份的好,倘若闹出点事来,弄不好自己就会失了嫡孙,而刘如君这步棋,也就白白筹谋了。

    这种得不偿失的事,刘氏是绝对、绝对不会让它发生的。

    “你能这么想就好。”刘氏顺着刘如君的话,叹道:“素素的性子虽然倔硬,人倒是好的。只要你心里敬她、重她,也不会刻意地来留难你的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刘氏放了冰块,冰冷的手指掰着她的脸瞅了一阵,微蹙了眉道,“你这脸上的红肿怎样才好呢,等会叫那些媳妇婆子见了,又要在底下嚼舌根了。”

    这会刘氏倒真是有些后悔动手了。刘如君顶着这么张脸出去,丢了她自己的脸面还是其次。主要是那些管事媳妇本就不大放她在眼里,再看了她脸上的红肿,以后越发管束不了。

    刘如君却闪出一抹笑来,“姑妈放心,我已请了心漪姐姐过去帮忙看着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闻言微愕,心里不免对刘如君添了几分欢喜。当初王篆香当家的时候,权柄是牢牢的攥在手里,莫说旁人了。就是自己偶尔问一句,她都一副不甘愿的样子。她也不想一想,自己既能抬她上来,自然也就能压她下去。

    而这刘如君年纪虽小,难为她看事情倒是明白。能有这样的心思,磨练些日子,待养下个孩子来,再有自己在她背后撑着。和素素分庭抗理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想到能治住那个,自己越来越拿捏不住的大儿媳妇。刘氏面上的笑容越发慈和,拉了刘如君在对面坐下。“如此甚好,只怕……”说着,又顿了一顿。

    心漪这颗棋,刘氏已弃了多年。她心里有时也悔,当初怎就挑中了她这么个软性子。安份到一点声音都没有!可如今刘氏却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受了这么些年的冷落,这会又被人树成靶子。而她即没有得意忘形。也不见半分怨懑,依旧还是悄无声息的呆在自己的小院中。

    能这般隐忍,她的心思还真是有些个难猜了。

    只是刘氏的欲言又止的心思,在刘如君看来却是一点也不难猜,她笑了笑道:“我来了这一年多,心漪姐姐虽然不声不响的,可我冷眼看着她心里是个极有成算的。再则说了。余大哥又是买办的总管事,底下那些人总不敢糊弄了她去。最要紧的是,难得她最知本份,绝计不会因着管了点事,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。所以我想着。奶奶养身子的这些日子,就让她帮衬着我。姑妈觉着呢?”

    刘氏听罢。欣喜地盯着刘如君怔了好一会,这的确是一步妙棋。头一件能结好心漪,二则出了事也不用她一个人抗着,三来,她还能在府里搏个贤德的好名声。

    “说起心漪来,当初我也是看她稳重本份,才把她给了你大爷。有她帮你倒是很好,然她这些年来,凡事都不闻不问的,只怕未必就肯呢。”

    心漪的隐忍,刘氏着实有些摸不清底。

    “姑妈多虑了,她这会不就已然帮我在那里看着了么?”刘如君手中的冰包已经开始往下滴水了,她索性就了下来,又用帕子擦了擦手上的水渍,噙着浅笑的双眼直盯着刘氏的眸子,缓缓道:“她就是有些推托,我诚心去求一求,她总不好一推再推的。”

    刘氏看着刘如君似笑非笑的眸色,虽不大清楚她的想法,却也信了她,“你即这么说,且就由你办去吧。只是她要实在不愿,你也别太为难了她。”

    姑侄两个在屋里说着话,外边的丫头婆子依旧悄静无声。宝琪等着外边,不时地走到门帘边,去听里边的动静。适才她听到刘氏赏的那一记耳光,以及怒声厉喝,就要往里边去,亏得圆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会久没听到动静,她又急得团团转,想要揭了帘子偷看,又没这个胆子,便去求圆香,“好姐姐,你替我进去瞧瞧,看里边到底怎样了,怎么这么久也没个声响。”

    圆香拿着紫褐地的缎子,歪在小榻子上给刘氏做抹额,因是秋天,所以上边的纹饰是应季的团菊。宝琪说话时,她正好走完了一根绣线,把细如牛毛的绣花针,往抹额上一别,抬眼笑道:“我说你也太操心了,太太还能把姨奶奶吃了不成?再则,你才跟了姨奶奶几日,就这般向着她了。”

    宝琪却撇了嘴,“姐姐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太太即把我给了姨奶奶,我自是一心向着她的,不然我成个甚么人了!”

    圆香闻言惊得忙捂了她的嘴,走到门帘边侧耳听了听,才回她身边坐下,悄声训道:“你也不是孩子了,也该学得眉高眼低了。你可千万别忘了自己的身份!”

    她自小就跟在刘氏身边,又是个聪明伶俐,刘氏的心思不敢说十分明白,也能估个八九不离十。把宝琪给刘如君,一来是给她长长脸,毕竟新姨奶奶身边,总不能连个体面的丫头都没有。然最主要的还是另一层用意,太太向来是越倚重的人越提防。

    宝琪这话叫太太听了去,此时指不定还能有赏,可是过后呢?说不定甚么时候,就寻个借口把她给害了,轻则拉出去配个小厮,重则不说了害了性命。可就宝琪这样的,打发到庄子上可怎么过呢?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自己见得还少么!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忘了身份了……”宝琪挣了开圆香的手,挑眉不悦道:“太太的恩典我一世也忘不了……”她话说到一半,陈婆子忽地走了进来,见她两人在坐,便笑着问:“太太和姨奶奶在里边?”

    见陈婆子来了,姐妹俩掩了话头,圆香站起身问道:“嬷嬷这会子来,有甚么事么?”

    陈婆子素知圆香是不会轻离了刘氏身边的。而且圆香向来见了她,多半是立时就去回复的。现下这般问,又有宝琪在。陈婆子也是个消息灵通的,早起的事她也听人说了,所以她估摸着刘氏定是里边教训人。

    “也没有甚么事,就是庄子上送了几大蒌子的螃蟹来。姨娘着我来问问。是直接送去大厨房,还是分到各院里去。”

    圆香听罢。便道:“嬷嬷且先请回吧,等姨奶奶出来了,我替嬷嬷问了,再叫小丫头告诉去。”

    陈婆子巴不得一句,回了身正要出去,却听里边刘氏问道:“谁在外边呀?”

    “是陈嬷嬷。”圆香一边应着,一边就挑了缃色地绣竹菊的软帘进了里间。“庄子上送了好些大螃蟹来,姨娘着嬷嬷过来问问,是送到大厨房里,还是分到各院子去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听了蹙眉报怨道:“螃蟹的事我催了几次,再不想着他们竟今朝送来了。”她一面说。一面吩咐陈婆子,“你告诉心漪。让她且挑几个大的给老太太、太太送些去。然后再点剩了多少,留下小半在大厨房里备着请客用,其余的按例送倒各院里去。”

    陈婆子应了,正要退出去,却听刘氏叫住,吩咐道:“这些日子我正吃斋呢,不用送过来了。我那份给李姨娘送去吧,她也怪招人怜的,况且三小子也喜欢。”说罢又向刘如君道:“我这里用斋,就不留你吃饭了。时候不早了,你且正经吃你的去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屈膝一礼,和陈婆子一齐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三人刚出了内院的院门,就见梅官坐在桂荫下和几个老婆子吃茶闲聊,见了刘如君也不行礼,只站起身掸了掸衣襟,便扬长而去。就是那几个婆子也都收拾了东西,各自散了。

    宝琪嘟了嘴,愤愤道:“都是些捧高踩低的势利眼,就知道巴结奶奶。”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在院中多年,深知这些二等婆子的用处。她们虽进不得内院,可是传话送东西总缺不得她们,有些个事向她们打听,虽不能知道的详细,却还是能道出个子卯寅丑来的。

    太太也知道她私下传递消息。因着没甚么大碍,所以也不理论。可是从没人敢像梅官这般,堂而皇之的坐在这里。到底是大奶奶不想遮掩,还是梅官不懂事呢?

    陈婆子觉着前一种可能性要大了多。

    她再听了宝琪的话,她觉着自己应该提点提点这位新姨奶奶。当下沉了脸训宝琪道:“你真真是叫太太惯坏了。如今你即跟了姨奶奶,见着了她们就该规规矩矩地称一声嬷嬷,怎么好这般无礼。你自己招人嫌厌的还就罢了,给姨奶奶招了怨,可怎么是好。”

    宝琪嘟着嘴不服气,刘如君听在耳里,心下颇是感激,毕竟难得有人,像陈婆子这般提点自己。只是人家即教训宝琪,自己倒不好说甚么了。只笑着道:“嬷嬷且去挑几只大螃蟹,算在我的份例上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使得呢!”陈婆子满脸愕然。

    她虽是内府的总管事,身份尊贵。可是螃蟹这物事,到底还只是主子有份,莫说她这样的奴才。就是姨娘那里,还要看数目多少,若少时未必就有呢。

    当然,府里有头脸的管事,自会拿钱到外边买了赏鲜。可一来不如府里的鲜肥,二则这也是个脸面。

    刘如君淡淡地笑道:“也不用瞒嬷嬷,旧年我吃螃蟹倒是闹出个笑话来。那时候我初来乍到的,头一回见那么大的螃蟹,贪嘴多吃了两个,结果直闹了三四天的肚子。今年我哪里还敢再吃呢。”

    陈婆子看着她的笑眸,领会了她的用意,微笑着福了福身,“那老奴可就谢过姨奶奶了。”

    “嬷嬷快去吧,时候也不早了,莫误了晌午饭。”刘如君回了一礼,目送陈婆子去远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