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42、告贷上门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9: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午错的时候,江蒲本在屋里看话本,渐渐的手倦抛书,打起盹来了。桑珠见她睡得沉了,取了床毛毯子给她盖上,拿着针线篮子悄悄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外院正房的廊下,几个小丫头,拿着拨浪喜引文煜走路玩。连山独自坐在廊凳上剥了个橘子,又细细地撕了橘瓣上的白络。

    文煜走到一半,瞅见连山手上的橘子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四肢并用地爬到连山脚下,仰着大脑袋,依依啊啊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甚么呢?”连山弯腰抱起文煜,趁机在他香滑的脸蛋上用力地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不想文煜小拳头一挥,正打在了她的嘴角上,虽不很疼。可看着文煜大眼睛中的小火苗,连山还是露出了惊愕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文煜,你甚么时候学会打人了!”

    桑珠走来正瞧见这情形,笑了起来,“现在咱们的小相公,可不是谁想逗就能逗的,莫说是姑娘了,就是奶奶想亲亲他,也要看他高不高兴呢。”

    文煜在连山怀里闹个不停,小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,“要,要,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爷,你要甚么呢?”连山很用力地抱着,以防小家伙一个不小心,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桑珠看着笑叹了上前,给文煜嘴里塞了个小橘瓣,小家伙终于消停下来了。看他酸得呲牙咧嘴的,也不肯吐出来,连山伸手往他的大脑门上一戳,“没见这么好吃的,都酸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文煜可不理她,吃完了嘴里的,就用他粗胖粉嫩的小手去抓橘子,连山和桑珠自是赶忙拦道:“这么脏的手。也不怕吃坏了肚子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连山又捡了个橘瓣喂给他。小家伙一面酸得咧嘴,一边嘿嘿地笑。

    “人家说酸男辣女,奶奶是不挑嘴瞧不出来,指不定倒要应在他的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桑珠这话说得有些牵强,连山只是笑了笑。其实在她看来,只要姜家还在,姑妈就是没有孩子,徐家也不敢小看了她。更何况如今的文煜,也跟她亲生儿子差不多了。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。实在是没多大利害关系。

    “大嫂子在家么?”

    众人听得声音回头看去,见李茉迈步走了进来。桑珠忙起身笑迎。“李大姑娘今朝怎么得空过来。”说着,让进了堂屋,又赶着叫小丫头倒茶来。

    连山却懒得应付她,抱了文煜带着金仆姑,连招呼都不打的回自己院子去了。而梅官她们四个见了李茉。更是没有好脸色,虽不好说甚么。却也都黑着脸走开了。

    桑珠惟恐李茉不高兴,闹起来吵着自家奶奶可就不好了,“姑娘别往心里去,她们都奶奶惯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多虑了,就该随便些才好。若是立着那么大的规矩,我可就不敢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桑珠微张着嘴,心下满是愕然。李茉这回过来。不似先前那般四处张扬,府里众人几乎都没有感觉到她的存在。所以桑珠对李茉的印象,还停留在骄横上。这会听她言词谦逊,桑珠还真是有些不习惯。她正讪讪地不知哪何接茬,李茉放了茶盅。四下张望了圈,“怎么。大嫂子不在么?”

    “奶奶在里边歇午呢。”桑珠陪笑着问道:“姑娘有甚么事么?”

    李茉微微地拧了眉头,见桑珠没有进去请人的意思,只得又问道:“大嫂子才刚睡下么?”

    桑珠听她只管问自家奶奶,心下便起了些疑惑,面上却还陪笑脸,“若不是甚么要紧的事,姑娘就说给我吧,待奶奶起来了,我再替姑娘转诉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李茉有些迟疑,她知道桑珠是江蒲的绝对心腹,和她说也就等同和江蒲说了,可是自己这件事,实在是不好开口。若是她一口回绝,自己一个主子姑娘,面子怎么过得去。

    然她转念一想,先和桑珠说,就算她回绝了,也还留有余地。若直接去找江蒲,被她回绝了,岂不是成条死路。心下计较定了,又见屋里没人,她便换上温和的笑颜,“前些日子茂大哥寻到条门路放印子钱,是稳赚不赔的。咱们想着,这些年亏得府里上下照顾,有了好事怎好自己独享呢。”

    桑珠听得嘴角直抽搐,这位李大姑娘的脸皮未免也太厚了吧!旧年里,她可是和自家奶奶闹到十分难堪的呀,还吃了金仆姑一顿拳头呢!

    “多谢姑娘惦记着咱们。”尽管她心里甚是鄙夷,可面上的笑容依旧,“可姑娘也知道大奶奶是个不愿管事的,如今她又怀着身子,越发的丢了开来。左右吃穿用度府里都是有份例的,就是想添些甚么,月钱也够了。所以,手里也着实不富裕。”眼瞅着李茉脸色渐沉,桑珠语气直转,“不然,姑娘去问问姜姑娘吧,多了难说,两三百贯总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李茉虽不大精明,可桑珠推拖的话还是能听出来的。让自己和姜连山要去,那不就是送上门让人家笑话么。依着她原先的脾气,早劈头盖脸的骂过去,可现在下却只能忍了又忍。强笑道:“我且先回去,这事姐姐千万帮我转给大嫂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的。”桑珠听说她要走,“不送”两字差点溜出嘴来,脚下直往门外行去。李茉脸皮再厚,人家都摆出了送客的姿态,她也不好久留,和桑珠虚应了两句,便就走了。

    看她的身影出了院门,桑珠这才舒了口气,才一转身,就见梅官站在身后,瞅着院门自己嘀咕,“这李大姑娘倒是跟变了个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桑珠也叹道:“谁说不是呢。只是也没听李家出甚么在事呀,怎么就改了性子了。”

    她两人一边嘀咕纳闷,一边进了内院。见小丫头打了洗脸水进去,知道江蒲起来了,忙揭了帘子进去。

    屋里江蒲才刚漱了口,正坐在妆台前梳头,见桑珠进来了,随口问道:“刚才是谁在外头啊?”

    桑珠还没开口,梅官抢了先,“奶奶再不想到的,竟是李大姑娘呢。”

    “李茉!”江蒲果然惊愕地回转头,“她来做甚么?”

    桑珠接过小丫头手上的象牙梳,把屋里的小丫头都打发了出去,然后走上前,边给江蒲梳头,边把李茉的意思转给了江蒲。

    梅官听罢嘟嘴道:“真真笑死人了,她有好事不念着老太太、李姨娘,倒想起咱们来。说出去谁信呢!”

    江蒲则轻嗤一笑,“亏她说得出口,就李茂那德行,能有甚么门路。前些年老太太托他在外放账,捞惯了好处,如今少了一笔进项,自然是穷疯了。又不好和家里加,就支使着那傻丫头来诳人。”

    桑珠却微蹙了眉,“可是奶奶,虽说茂大爷和李大姑娘是堂兄妹,可到底隔了几层,会不会是李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把心放肚子里吧!”江蒲斜眼看去,“真要是李家遇着甚么难事了,求一求老太太,还有甚么不完的。何至于要这么拐着弯求人。”

    主仆三人正说着话,外边就报,“姨娘来了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