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44、消息(上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9:1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赵元胤话一出口,笑容便僵在了唇边。那个名字,实在不应提起。而江蒲也随之黯了神色,到现在她才知道,人生最可悲的是无奈。

    自己和静之只是想做一对恩爱夫妻,可偏偏,他却要去到别的女人身边。再想起上半晌自己和刘如君说的话,江蒲除了苦笑,不知道自己还能有甚么表情。

    忧伤只在她眉间一转,便换回了笑脸,再难过再悲伤再不忿,又能如何?事情总要继续做下去。江蒲深吸了两口气,收拾起心情,换了个话题笑问道:“怎样,这回上京,事情还顺利吧?”她其实只是随口一问,并没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赵元胤和徐渐清一样,不想江蒲掺和到朝政中,当下笑了笑,避重就轻,“不过是送几丸丹药,有甚么顺是不顺的。圣上用了觉得不错,倒是赏了我不少东西,等收拾出来了,你看喜欢甚么就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江蒲也不同他客气,横睨了眼,故意说道:“都回来了半个月了,还说甚么等收拾出来,显见的不诚心!”说着,哼了声扭过头去。眼角余光扫过湖面,斜斜地夕阳映着破败的残荷,萧条中带着凄美。她登时看住了,眼睛一瞬不瞬。

    赵元胤见她盯着湖面半晌不出声,便顺着她的眸光看去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赵元胤,东西我就不要了。你帮我一个忙如何?”江蒲的眸光依旧盯着湖面,嘴角有淡淡的浅笑。

    赵元胤撇了撇嘴道:“你有那十来个军汉,还用得着我么!”

    “他们再本事也不能进出内院。而你……”江蒲半眯着眼,将他一通打量,“反正府里上下都知道你是个没规矩的,进进出出的没人会说甚么。况且你小白脸的模样。可是深得府里丫头的喜爱,探听起消息来也容易许多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江蒲的眸中透出谄媚讨好的笑,而赵元胤却微蹙了眉峰,心一“你到底要我人做甚么?”他有不好的预感,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江蒲站起来身,掸了掸衣襟,微微眯起的眸子盯着残败的荷叶,眸光中的冷笑透着危险,“你还记得旧年刘如君掉进荷花池的事吧?”

    赵元胤微张了嘴。愕然地看着江蒲。

    连日来都是阴雨绵绵。江蒲懒得见刘如君和心漪,索性免了她们的早晚请安。徐渐清是一直宿在心漪屋里。江蒲心下虽然忿忿,多少有些看戏的心情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刘如君不仅没有半点怨忿,反倒与心漪相处越发和睦。至于府里的大事小情,刘如君且让心漪管了采买。余成海为着自己妹子着想,自然不会有烂竽充数的事。

    然后刘如君又学江蒲提拔了几个识字的小厮。跟在身边专门负责对帐。至于其他,基本照旧规矩来。那些管事的媳妇、婆子若不听使唤。刘如君一个小妾,自然不能动板子打人,好在江蒲手上有一套罚月例的规矩,她只要照办就是。

    一时间,府里诸事倒也井井有条了起来。不得不说,有时候因循守旧也是个不错办法。至少不会再出甚么大的差错了。

    “奶奶长久下去。只怕这府里真要叫姨奶奶当家了。”梅官从刘如君那里,领了杏仁露回来,忍不住担忧道,“我看那些嫂子、嬷嬷们真把她当奶奶一样看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用食指和拇指,从葵口青花碟里拈了一小撮盐炒虾米送进嘴里。眼睛还粘在话本上,“有她当家更好。我倒落得清闲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!”梅官夺了她手里的话本,急道:“老话说,不是东风压了西风,就是西风压了东风。再这么下去,她们可就要压到咱们头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梅官。”江蒲被她着急的神情逗乐了,故意说道:“哪里就这么严重了。况且她们真要喜欢,家就给她们当好了。我呢,现在好好养身子,将来好好养孩子。徐府能住便住不能住时,我自己不还有一处庄子么,不比府里好!”

    说实在的,若不是为了徐渐清,江蒲早就离开徐府这个鬼地方了。所以,她这话倒是半真半假。

    梅官却急得跳脚,只是还不等她开口,连山一溜烟地跑了进来,“姑妈,姑妈,打听出来了,打听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听出来呀!”江蒲挪了挪身子,让出些位置来。

    连山一屁股坐了下来,完全没有美人该有的端庄,“就是李茂的事呀。姑妈,你是不知道。那李茂本事不大,胆子倒是不小。旧年时候,他和瓦肆一个唱曲的歌伎好上了。李老爷子自持门户清白,哪里肯那个女人进门。李茂就在东大门外置了一所小宅子。”

    她啧巴啧巴嘴,接着道:“说起来那女人也算有本事的。竟能哄着李茂,拉了李茉她娘,偷了李家祖产的一处地契,到润丰钱庄借了钱。又托誉诚商行买了一批螃蟹,想运去京里赚一笔,可谁晓得,船走到半道上翻了!”

    连山的美眸里满是幸灾乐祸,江蒲却自己嘀咕道:“就算如此,李茂好赖和徐家沾着亲,不论是钱庄还是商行,总会卖他几分薄面才是呀。”

    “谁叫他这回倒霉。”连山歪着嘴道:“誉诚商行的那艘船,除了捎带些时货外。主要是替监造衙门运各色新瓷、玉器上京。这回一出事,虽不至于抄家,可钱却是要赔的。事情一出来,总督衙的差役立时封了商行,你叫他往哪里讨债去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连山忍不住乐呵出声:“而他借钱的润丰钱庄,背后的东家听说是楚相门下,哪里把他看在眼里。不过到底是给徐家一些脸面,给了他一个月的时间筹钱。时间一过,人家可就要收地了,惊动了李老爷子,打一顿还是轻的,只怕要赶他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啊,难怪李茉连我这里都厚着脸皮来了。”江蒲听了这个消息,不可否认是很高兴。可是没多久又暗暗地愁上了,“算起日子也差不多了,元胤那里又还没消息,看来是拉扯不上刘如君。况且,事情若是如此的话,直拉扯上刘如君也没多大意思,搞不好老太君心里还感激她呢!”

    且不说江蒲拧着眉头犯难,涂嬷嬷走来禀道:“奶奶,赵相公来了,说有事和奶奶说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