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46、雨夜里的风波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9:2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淅淅沥沥的秋雨时断时续地下着,整个世界一片晦暗。逼仄的画廊沿着墙根,蜿蜒曲折。几个粗使婆子正往廊柱下挂灯笼。远远的瞧见刘如君带着丫头走来,忙都垂首侍立。待她们过去后,方才瞅着她们的背影,围成一团小声议论。

    “这位新姨奶奶到底是读人家出来的姑娘,不似罗绮大爷稍抬举她一些,就不知道自己身份了。这么个雨天,她就叫一乘小轿坐了,又有甚么呢!”

    “你也会说罗绮是大爷抬举,这位新姨奶奶可不怎入大爷的眼呢!”

    “大爷不待见又怎样呢!上边有老太太、太太看重,下边的大奶奶又不管事。这府里谁还压得过她去。”

    “要说起来,倒是心漪姑娘不错呢。受了这么些年的冷待,从没有半句报怨。如今得势了也不见有半点的张扬。”

    这些婆子们自以为小声,可经不住刘如君耳朵尖,到底还是听了一两句去。

    瑛儿咬牙忍了又忍,正要回去问着她们,却被刘如君低声喝住,“你做甚么去,难道还要和她们对嘴对舌的质问么?也不怕叫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嘴里训着,脚下的步子不但没停,反倒快了起来。交握在腹前的手,用力到骨节泛白。她拼命压抑着心中的委屈,克制着自己想在雨中狂奔的冲动,沿着画廊一步一步,款款行去。

    自己进了门后,各式各样的流言听得还少么!真要一个个认真计较起来,自己也不用活了。

    况且那几个婆子嘴下也算是留情的,只是戳中了她的痛脚而已。最初的时候,她的确是因为徐府的荣华,而甘愿为妾的。

    可随着时日渐长。也或许是因为她求而不得。总之,她对徐渐清的执念一日比一日加重。因而现在的刘如君,对于老太太、太太的看重和当家权,并不大在意。

    她甚至觉得,只要徐渐清能守在自己身边,她就甚么都能不要。偏偏自己手中所有的东西,都换不来徐渐清。自己甚至不知道怎么讨好徐渐清,从那一晚不难看出,徐渐清不仅不喜欢自己,还带着忿恼。

    一想到起那夜的屈辱。刘如君的心就像拧成的麻花,又冷又疼。恰好此时。她走到了自己院门前,心头的委屈、愤怒,如破笼而出的野兽,再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“砰”一声踹开了半掩的院门,不仅吓到了跟在身边的瑛儿。把出来迎接的宝琪也吓了一大跳,宝琪还不及开口。一道婀娜的身影,摇摇地自正屋走出来,娇声笑道:“姨奶奶怎么这般大的火气,是谁给姨奶奶受受了么?”

    刘如君愕然地看着李茉,怎么也想不明白,她怎么会出现在自己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姑娘真是难得啊!”她飞快的以微笑掩去神色间的震愕,“今朝怎么想着到我这里来坐坐。”

    李茉冷笑了两声。不再和她玩客套,直视着她的眸子,“我来是有事相求,就不知道姨奶奶肯不肯帮忙。”

    李茉在府中求贷的事,除着瞒着老太太。鲜少有不知道的。刘如君听她这么说,心里盘算便开了。借钱给她。钱还是小事,这叫太太知道了,不定怎么想自己。

    好在自己手上也没多少积蓄,推托起来也容易。

    “且先进屋再说吧。”刘如君计较定了,便挽了李茉的胳膊进屋坐了,又叫丫头备了茶点来,一面又佯问李茉,“不知姑娘找我甚么事,莫不是哪个丫头婆子冲撞了姑娘,姑娘告诉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和你拐弯抹角!”李茉冷冷地道:“前些日子,茂大哥接了一笔买卖,本钱上有些不够,想请姨奶奶一百贯钱。姨奶奶放心,将来利钱绝不会少你的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脸上的愕然,比先前看李茉出现在自己院里更明显。

    “姑娘真会说笑,这样的大事姑娘该和太太商量,再不然也该和奶奶说去。我哪里做得了这么大的主呢。”

    这个李茉该不是想钱想疯了吧,开口就是一百贯,难道自己在她里是个傻子不成!

    李茉扯了扯嘴角,拨弄着腰间的同心结,“刘姨奶奶,我劝你趁我好言好语的时候,把事情应下来,这样你我都好。不然闹将起来,我最多像上回那般被赶出府去,而你……”说到这里,李茉两道冰眸直刺刘如君眸底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你到底不比旧年了,顶了天也就是半个主子。吃亏的终究是你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话里的威胁,刘如君也冷了神色,谨慎地挥退了屋里的丫头,“李大姑娘这话是甚么意思?我就不信太太会因着我不肯借钱,就怪罪于我。”

    李茉掩嘴“扑哧”一笑,得意地瞅着刘如君,“我的姨奶奶,你以为我说的是哪一件事呢?老话说,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。这天底下可没有不透风的墙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越听越是心惊,只是旧年那件事,自己明明做得天衣无缝,当时情况混乱,李茉这个傻丫头,不也是以为自己推人入湖了么。怎么事过一年,她又疑心了起来!不对不对,这肯定是她为讹钱,而来诈一诈自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如君又换了笑脸,大着胆子激李茉道:“姑娘有话不妨直说。”

    她就不信李茉能拿着甚么真凭实据!

    “刘姨奶奶。”李茉笑得灿烂,可眸底却透出冰冷来,“你也识文断字的,难道竟连此一时彼一时的话,都不知道么!旧年没人同你过不去,可是如今呢?大嫂子和大哥哥好像都不大待见你呀!”

    刘如君不敢置信地盯着李茉。不,这个莽丫头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的。她背后一定有人!

    更让刘如君心惊的是,李茉的话说到了点子上。如果这会李茉闹将起来,江蒲肯定会紧揪住不放,就算最后不了了之,自己才刚刚站稳脚,经不住这样的折腾。

    更何况。万一事情闹到不可收拾,自己的下场只怕不会比罗绮、王篆香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那么,自己就只能受她胁迫么?且慢说咽不下这口气,就是那一百贯钱又到哪里弄去!

    李茉见刘如君脸上青一阵,白一阵的,也不再多说甚么,笑着起身道:“我也不催姨奶奶,后日再来。只是介时我若看不到钱……”她停在刘如君身边,俯下头,轻呵笑道:“若说了甚么话。惊了姨奶奶,我这里先给姨奶奶赔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言毕。扫了一眼刘如君青灰的脸色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刘如君呆坐在椅子上,好半晌都没回过神来。直到宝琪奉茶进来,“姨奶奶,且先润润嗓子吧。”她才定了心神。

    李茉背后的人。猜都不用猜,定是江蒲无疑。可她为甚么要这么做呢?是了。一百贯钱,自己除了挪用府里的,哪里又筹得出来呢!

    到时她再把这件事捅破了,可不就能重新拿回掌家权了。当初,她可不就是这么对付王篆香的么!

    可若自己不借钱给李茉,她便把旧年的事情翻出来。虽说是天衣无缝,可真要细察。未必就查不出。介时自己的下场,一样不会好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自己是进退无路了!

    只是江蒲,你未免也太小看人了。我刘如君岂是你,这般容易攥在手心里的!

    宝琪瞅着刘如君面上的阴森的冷笑。心下发冷,正想退出去。却听刘如君吩咐道:“宝琪,拿了伞,随我去太太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宝琪愣了下,劝阻道:“这会雨也大,天也晚了。况且就姨奶奶的身份,这么个时候过去,只怕招人闲话,倒不如明朝早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你去就去,哪里那么闲话!”刘如君瞪直了眼怒喝,把宝琪吓得一哆嗦,她可从没见过刘如君这般要吃人的样子,连忙答应着,就去拿伞和琉璃灯了。

    一整天的雨都细若牛毛,到了傍晚却大了起来,连寒风也呼呼的,夹着雨点吹在人脸上,像冰一样。

    圆香见刘如君这会走来,心下颇是纳闷,府里的规矩,姨奶奶是没有资格给太太请安的。况且这会太太也还在老太太屋里呢。

    只是刘如君不比别个,圆香一边笑着接了进屋,一边倒了滚烫茶给刘如君暖手。

    “姨奶奶,这会过来是有甚么急事么?”

    刘如君到这会才想起,刘氏还在老太太屋里,不免怨自己心急,笑了笑道:“是我突然想起件事没回太太,怕明朝又混忘了,所以才赶了过来。姐姐不用管我,自去吃饭就是了。我在这里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圆香听了这话,倒是信了真,笑着道:“姨奶奶不妨告诉婢子,等太太回来了,婢子替姨奶奶回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不劳烦姐姐了,都是些家常琐碎的话,也说不清楚。左右我没事,等一等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圆香听到这里,哪有不起疑心的。只是刘如君这么说,她也不好多问,只道:“那婢子去给姨奶奶,拿些热的吃食来。”就着,递给宝琪一记眼神,二人退了出来。圆香才低声问道:“你们姨奶奶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呢!见过李大姑娘后就不对劲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大姑娘。”圆香没想着这事竟是由李茉而起,正待要细问,老太太屋里的一个小丫头跑了来道:“圆香姐姐,老太太屋里唱新曲呢,太太叫你拿件氅衣去,怕夜里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圆香一面应下,一面就去开箱笼,又笑问道:“不年不节的,老太太怎么这般好的兴致,想起听新曲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小丫头道:“是李姨娘说去看三相公时,路过流桐院,听她们学了新曲,很是清雅,老太太才来了兴致。”

    圆香用油布毡包了氅衣交给小丫头,与宝琪互视了一眼,叹息着挑帘进了纱橱,还不等她开口,刘如君就道:“既然太太在那边听戏了,我就先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太太回来,婢子一定回太太。”圆香恭恭敬敬地送了刘如君出门,看着渐隐于雨夜的身影,重重一叹,这府里就没有个消停日子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