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51、重回田庄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9:4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刘氏一口气松了还没到底,屋里炸响姜殳如雷的吼声,“我要回京,我要回京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便是“砰”一声巨响,就看姜殳的房门被喘掉了一扇,而别一扇则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尔后,姜殳就如一阵风似的冲了出来,他头上缠着白色的绷带,脸色铁青,身后跟着一溜的丫头、婆子。他见徐渐清也在,愣了片刻,猛然狰狞着朝他冲了过去,“徐渐清你欺人太甚了……”

    涂善见势不对,一步抢上拦了下来。然姜殳年纪虽小,可力气却大,挣扎起来活似一头受困的小猛兽,满脸的凶像吓得丫头、婆子们齐齐退后。

    刘氏头一回见姜殳发狂的样子,也真是惊着了。可她到底是经历过风浪的,眨眼的工夫就镇定了下来,摆起长辈的架子训斥道:“殳儿,你做甚么!真是越发没样子了,好歹是你姑父,你怎么敢不直呼其名!”

    姜殳睁圆着两眼,瞪着是徐渐清,“姑父,他可曾有半点顾念着姑妈?今朝是姑妈生辰,他明明在家休沐却又不过来,这也就罢了。竟放任那女人到姑妈面前放肆张狂,把姑妈气得去了田庄,他们也就称心如意了。”他一双眸子恨恨地在众人面上扫了一圈,咬牙道:“你们莫以为姜家没人了,娘虽顾不得咱们。可圣上却是再三说过,一定护着咱们的。我这就回京去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挣扎着就要往外冲。

    徐渐清听着姜殳的叫嚷,心底微笑,姜家这两姐弟倒真是人小鬼大。居然比自己想得还周全,他们不仅回来了,还逮着刘如君做法。姜殳这么一闹。刘氏是再难说叫素素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愣着做甚么,还不去把小公爷拉住!”刘氏又气又急,她倒不是怕姜殳回京告状,只是不敢让他离了自己眼前。

    几个有气力的粗使仆妇,和听到声音进来的小厮,大着胆子上前,帮着涂善去拉姜殳。姜殳身手灵活,眼瞅着有人上来,用力挣开了涂善,绕着院墙一通乱跑。引得众人在后边追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刹时间院子里乱成了一团,刘氏站在那里。补小厮撞到了好几次。徐渐清一面扶着刘氏,一面气急地怒喝,“姜殳,你给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可是姜殳哪里听他的,连山站在刘氏身边。见闹得差不多了,方才出声喝道:“姜殳。你再闹我可就写信告诉娘亲了!待姑妈回来,看不捶死你!”

    姜殳缓缓停了下来,脸上还满是不服气,嘟着嘴嘀咕,“分明是他们欺负咱们,还不准闹了。这徐府比宫里的规矩还大哟!”

    “姜殳,你不用开口闭口就宫里如何。”连山绝艳的脸庞一片冰冷。斜瞅了刘氏一眼,“这里是徐府,圣上远在京城,可顾不上你呢!”

    刘氏本要教训两句,可连山都说得他们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。还能说甚么。惹急了他们,直要冲出府去。就府里这些小厮,可拦不住呢。最终,刘氏只得叹息了声,吩咐涂氏,“扶小公爷回屋歇着去吧。”

    姜殳再不愿意,在连山的直直眸光下,也只有老实听话。看姜殳进了屋,刘氏冷冷地扫了徐渐清一眼,“去堂屋,我有话问你!”

    徐渐清垂首应了,跟着刘氏进了正院的堂屋。

    刘氏冷脸落坐,瞪着徐渐清问道:“说说,到底怎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今朝在外边有事,回来就听素素去田庄了。不然母亲叫了心漪,如君过来问问。”徐渐清垂首回话,语气不疾不缓。

    江蒲气甚么,刘氏心知肚明,她只是想把事情推到徐渐清头上。不想,他一句话就推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!”连山冷哼着道:“人家身子可洋舒服呢,为了这么点小事,再累着了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刘氏横眼看去,见连山红了眼圈,不得柔声安慰道:“何苦说这样的气话,她们到底是怎么得罪了你们了。告诉了姨婆,定教训她们的!”

    连山张了张嘴,话还没出口,眼泪倒先掉了下来,“今朝姑妈生辰,姨奶奶明面上来贺寿,实则是记恨着姑妈在她大喜那日得知有孕,抢了她的风头。所以,她故作出反呕的样子,还说甚么吃坏了肚子。当人都是睁眼瞎么,不就是想叫姑妈给她请大夫,好恶心恶心姑妈么!”

    连山孩子气般的心直口快,把刘氏所有的话箸堵在心底,她只能笑笑说,“这孩子竟说些傻话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傻话!”连山不依不饶,“我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的,姨婆若是不信,只管叫了李姑姑,小三叔来问。说起来,连小三叔都受不了她呢,听她一说完,抬脚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到底在宫里呆过,小小年纪就这么难缠。刘氏心底感叹着,面团似的脸皮慈爱地笑着:“好了好了,不气了。我等会就去教训她。”说着,叉开了话,“殳儿他是怎么摔的呀?”

    “本来咱们跟着姑妈去田庄,可一出了城门,殳儿就闹着要回京。赵叔去拦,追赶的时候,不小心就摔了下来。”连山话没说完,又抹起了眼泪,“殳儿要有个三长两短,可怎么办呢!”

    刘氏心下疑惑,嘴上中能软言安慰,尔后又向徐渐清道:“你媳妇就让她在田庄上住一段,她们走得急,你让涂氏再看看,可有甚么拉下的给她送去。她怀着身子,可不能有闪失。就是你,也该常去看看。最好劝你媳妇,早些回来。我也能放心。”

    刘氏说一句,徐渐清应一声。

    他心下真是松了口气,有刘氏这句话,自己就能常往素素那边跑了,在田庄住着,也好透口气。

    徐渐清眸底的闪动的异样,刘氏看在眼里。不过没放在心上,近两年来,他不知怎地迷上了素素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素素不听自己的话。不然,他还不被自己死死地攥在手心里。只是他们也清楚,想要在徐府呆下去,就非得靠着自己。

    尤其是徐渐清,没有自己,他绝坐不上家主的位置!就像当家人一样,素素做得再好,自己一句话,她就得乖乖地把家权交出来,没有半点商量余地。

    江蒲一年多的努力。自己一句话就全部抹掉,刘氏对此很是得意呢。如今她又搬去了田庄。等她回来,估计也只剩个大奶奶的空名头了。

    当刘氏得意非凡的时候,江蒲带着文煜和赵元胤在田庄门前下了车。

    赵元胤四下一眺,但见远处青山如黛,左近却是小桥流水。炊烟袅袅,旁边的大树下。站着几个小鬼直瞅着他们,这景像直若一副水墨山水画。

    “姜老将军不仅打战有一套,啧啧,连挑庄子都那么有眼光,住在这里可不要成了神仙!”

    江蒲与桑珠互视着一笑,梅官就如只出笼的小鸟,蹦跳着去敲门。

    “桑嬷嬷。开门呀,奶奶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大会工夫,大门吱吖一声开了,出来个老汉,就着门下的灯笼。往江蒲面上一瞧,就要跪下来。“姑奶奶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叔快起来。”江蒲一面说,兰官已扶了他起来。

    桑珠笑道:“老叔去告诉我爹娘一声,先着厨房做了吃的来吧。”

    老汉连声应着,敞开了大门,接了江蒲进去,急步如飞的往里去,嘴里还喊着,“姑奶奶回来了,姑奶奶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文煜长那么大头一回离开徐府到陌生的地方,先还很兴奋,这会天色渐晚,他未免有些害怕起来,紧紧地牵着江蒲的手,碰得不肯别人碰。

    桑家老夫妻听得声音,急步迎了出来,见着江蒲就要行礼,江蒲及时扶住二人道:“嬷嬷,桑叔莫要如此。”

    桑嬷嬷瞧着江蒲微凸的小腹,欢喜得直掉眼泪,“姑奶奶总算熬出头了,将来看他们还有甚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瞧见紧挨在江蒲腰下的文煜,摸了摸他的小脸蛋:“这就是小相公吧,跟姑爷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似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文煜不是江蒲亲生,可自小养在她身边,桑家老夫妻俩自然也就拿他当正经小相公来看待。

    “文煜啊,娘亲是怎么教你的呀。”江蒲弯下腰,摸着文煜的杩子盖。

    “婆婆好,公公好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睁着溜圆的大眼睛,虽带着戒备生疏。小嘴里说出的话,脆生生的,哄的桑珠家老夫妻,乐呵地直合不拢嘴,“这可怎么敢当呢。快快快,到屋里坐。”

    桑嬷嬷一面说,一面大声吩咐厨房做了吃的送来。

    赵元胤跟在后边,四下打量着,缓缓进了院子,忽地声道:“给我收拾间屋子吧,这么好的地方,不住两日我可不舍得走!”

    听见声音,桑家老夫妻俩才注意到这个漂亮到过分的年青人。看他的装扮也不像是清客相公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,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桑嬷嬷看向江蒲的眸子,有着深深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他呀。”江蒲回头笑看赵元胤,“不过是个无家可归的家伙,跟来蹭吃蹭喝,随便给他收拾间小柴房给他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桑珠、梅官几个都捂着嘴偷笑,桑老夫妻俩却是一头雾水。赵元胤不服地叫道:“我好心送你过来,怎么反倒成蹭吃蹭喝的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也不理他,牵着文煜径自进了屋。

    到底是桑珠厚道,笑着向父母解释道:“这位赵相公是姑爷的至交好友,姑父亲自托他送姑奶奶回来的。他素来喜崇欢玩笑,你们只别听他的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桑珠啊,怎么连你也这么说呢!”赵元胤摆出超可怜的样子,却被梅官啐道:“亏得还是位相公,一点儿也不尊重,桑珠姐姐,咱们走,别理他!”

    赵元胤怔了怔,冲着二人的背影叫道:“我说梅丫头,你年纪小也就算了,怎么心眼也这么小呢。我不过开了一两回玩笑,值得这么记恨么!”他本还待再说,却感觉到院子里的大小丫头都怔怔地瞅着自己,他摸了摸鼻子,讪讪的避开了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