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53、林素云生产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9:5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刘如君眼瞅着徐孜需从堂屋出来,目送他出了院门,方回椅子坐下,才吃了口蜜柚茶,圆香就走来相请,“姨奶奶,太太叫了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笑着应了,挽了圆香的胳膊一起走去正堂。

    刘氏歪在偏厅的暖榻上,和陈婆子说着甚么,见她来了止了话头,问道:“利钱这么快就收上来了?”

    “年关近了,姑奶奶那边肯定是急等着用钱的。婢妾着人催了一催,虽没有完全收上来,却也有大半了。”刘如君一面说,一面从袖子里摸出本小账册,交到刘氏眼前。

    刘氏接过来随便翻了两页,向陈婆子道:“家里送节礼的船还有几日才动身,咱们等不得。你着人把这一笔先送了去,告诉姑奶奶,且先使着,送节礼时再补上。”

    陈氏领命应声退去,刘氏这才转向刘如君,和蔼拉她在身边坐下,“难为你这么想着,站着做甚么,快坐吧。你还怀着身子呢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斜插着在暖榻边坐下,挺直着腰身比站着都累,脸上堆出笑来,“我不过是白动动嘴,又不费甚么力的。”她踌躇着要不要试探一二,可看着刘氏弥勒佛似的笑脸,所有心眼都摁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能急,不能急啊!

    姑侄俩你来我往的说着闲话,听得外边一阵脚步响,高升媳妇急急地走了进来,喘着气笑道:“太太,咱们姨娘总算要生了!”

    刘如君早在高升媳妇进来那会站了起来,听了这话,眸中光芒轻闪。二房到底又要添丁了,只不知是男是女。其实男女都已不碍了。二房想要翻身,不说绝无可能,但也绝不是一个庶子能改变的。

    刘氏听罢。先念了声佛,才问高升媳妇:“可有去大夫?素云她晚了这么些日子,万一有个好歹,有大夫在也好安心些个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放心,已经着人去请了。产婆看着也说问题不大。”高升媳妇是真的高兴,嘴角的浅笑怎么也掩不住。

    刘氏点头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说着又吩咐圆香道:“你吩咐厨房多备些滋补的汤品,再替我去老二那边守着,有事赶紧来回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圆香屈膝行礼,随高升媳妇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刘氏合眼笑着。且看着吧。命好的话还能是个儿子,命不好命。一个女儿能抵多大的用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氏才记起一直养在小院里的小孙女,吩咐婆子把她领来,带着一起往老太君屋里去了。

    刘氏进屋的时候,老太君刚听到消息。见媳妇来了,连声问道:“你听说了么?素云那丫头总算有消息了!”

    “听说了。媳妇这不是给老太太道喜来了。老太太又要添重孙了。”刘氏满脸堆笑地福了一福,果然哄得老太君喜笑颜开,眼角的笑纹都挤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林素云是李太君身边的丫头,在徐渐明身边多年,一直悄静无声,如今总算要给徐府添丁了。一则是老太太面上好看,二来添丁么。总是好事。

    因此,老太君的高兴比着刘氏诸人真实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碧瑶啊,你过去瞧瞧。”老太君侧了头向李氏道:“老二那边除了高升媳妇,再没上得台面的婆子,素云又是晚产了这么些日子。你过去守着我也放心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氏笑盈盈地应了,“我这就过去替老太君守重孙子去!”她退了几步。在转身时,冷冷地扫了一眼刘氏,浅笑而去。

    刘氏拿帕子拭了拭嘴角,趁机挡去嘴角的冷笑。这李氏发疯了么,最多是一个二房的庶子,她在乐甚么祸!

    待李氏到林素云房门外,见心漪、圆香都等在外边,脸上的焦急的神色不似做伪,“没想着素云丫头竟有这般好的人缘呀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回头,纷纷见礼,“姨娘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笑了笑,“老太君不放心,着我来看看。”说着,她一边挽袖子,一边就进屋帮忙去了。

    日头一点点西移,屋子里不时传出林素云低呼声,和产婆急促的语调。还有就是一盆接一盆端出来的血水。心漪看的是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林素云本是良家女,因家道没落,才被卖进徐府。来的时候年方十二岁。因自小读过两句书,举止大方,长得又斯文干净,且做得一手好针线,被老太君一眼看中,留在了身边。

    那会心漪还只是个负责洒扫的小丫头,虽说她是家生子,可她娘老子都留在京里看房子,兄长又不曾跟得哪位相公,不过是二门外守门的小厮。

    府里捧高踩低是惯例,所以,心漪那会可受了不少欺负。

    还记得那是个秋日的清晨,她在园中扫落叶,一群大丫头嬉笑着,挽了小竹篮来园中采菊花。

    她们一个个遍体绫罗,钏钿耀目。心漪站在远处,看得入了迷,十来岁的女孩子,谁不爱美呢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早饭过后没一会,她就被管事嬷嬷叫了出去。原来,有个大丫头丢了一只金钏,一口咬定是她偷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府中规矩大,就是小丫头也不好随意动手。可是折磨人的法子,多了去了。譬如叫人站在过道的墙边上,不给吃不给喝。过道里的穿堂风呼呼的,又是晚秋天气,莫说小姑娘了,就是小伙子站上半日,也要冻得哆嗦。

    浸入骨髓的冰冷,心漪到这会还记得。那日傍晚,若非素云路过,只怕自己就要死在了那条过道了。

    林素云不仅放了自己回去,还从老太太的茶房里端来热腾腾的蛋花红枣粥。次日又请嬷嬷在园中再找了一遍,果然在一处草丛里,找到了那只金钏,事情这才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后来,因着二人性情相投,林素云得闲时,也教她些字词。或是得了甚么好的东西,总留着给她。二人不是姊妹,亲胜姊妹。

    因着林素云的教导,自己才被太太看上,指到大爷屋里。后来自己又被逼成了通房丫头,太太与太君的不合,她看在眼里记在心上。

    为了避嫌,她渐渐地疏远了林素云。可没想到,过了没多久,老太太就把林素云指给了二爷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两人近在咫尺,却远在天涯。

    以心漪的身份,她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。可她实在是担心,生孩子本就是生死一线的事,况且林素云又晚了近十日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没办法在院中坐等,过来虽帮不得忙,心下至少能舒服些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已是掌灯时分,可屋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心漪急得在廊在上乱转,几次想揭帘子进去,都硬生生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冷风森寒,夜色寂籁。

    屋里突然传来素云一声惨叫,紧接着“哇”一道啼哭,众人终究松了口气下来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