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54、徐府的潜在危机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0: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小樗终于二更了!

    “恭喜老太太、太太。林姨娘生了位姑娘,母女平安。”李氏领着圆香,大步进屋,冲着婆媳二人福了福身,向来冷清的面上,喜气盈盈。

    老太君听得是个女儿,脸上的欢喜先就淡了七分,又小声嘀咕,“真是不争气,又是个丫头片子!”

    刘氏就坐在她手边,听得分明。圆眸中飞快闪过一抹兴灾乐祸。

    当初他费尽心思谋害文煜,不仅没害着,反倒把自己的嫡子赔了进去。如今,想要个庶子都不能。看来连老天都不肯那孽种!

    敛了眸底的得意,刘氏问圆香道:“红鸡蛋准备下了么?厨房里可炖了细细的肉粥?还有洗三朝的物事都备齐了么?临时慌乱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放心。”圆香笑回道:“姨奶奶估摸着就这两日,东西早就备下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听点点头,还不及开口,就听老太君道:“老二屋里,如今就素云一个人。她又要顾着孩子,又要照看老二。况且又到年节了,把老二媳妇接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刘氏断没想老太君会突然提起这事来,愣了一会,才笑道:“老太太说的是,媳妇明朝就差人接去。”她嘴里应着,眼眸却瞥向李氏。

    感觉到刘氏的眸光,李氏向她微微一笑。刘氏两细细弯弯的新月眉不禁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她想做甚么?

    难道是想趁着江蒲不在,从如君手上夺权么?若真存了这个念头,那她真是犯糊涂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等在书房里的徐孜需父子俩,也得了消息,听说生了个女儿。徐渐明不过掠了抹极淡的苦笑。徐孜需却是一声长叹,但看着儿子有些晦暗的脸色,不忍心多说甚么,只是劝道:“你还年轻着,不着急的。多挑几个好生养的丫头放在屋里,还怕养不下儿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放心。儿子心里有数的。”徐渐明嘴上说得轻松,心底却是一阵阵发苦,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,年纪轻轻的,却是一年不如一年。

    徐家当家的位置。自己早就不做妄想了。只是看着那女人,过得顺心如意。自己心头就像有千万根针在扎一般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都拜自己的好兄长所赐,那一年若非他从阻挠,自己早就握了真凭实证在手,就算不能拿她怎样,至少也能食不知味。睡不安寝。可如今……

    徐渐明越想越恨,只是在父亲面前不好说甚么。徐孜需见儿子脸色不好。只当他是累了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时候也不早了,歇着去吧。我也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送爹爹。”徐渐明边应下,边就起身送父亲出门。

    当他转回自己屋门前,见高升等在那里,他脚下一顿。把丫头都打发了,才压低了声音,不悦道:“你怎么这会进来!”

    高升紧跟在徐渐明身后,从靴筒里摸出一卷扎得很紧的银票,“这是上回的分红。一共是三万贯。再则掌柜的叫小的问问二爷,年底的买卖要怎么做!”

    徐渐明接过银票看了一眼。又丢给了高升,“明朝你拿我的名帖去总督府,请大人到乘风楼赴宴。再让掌柜的转告平井,让他交几个啰喽出来,顺带着告诉他,今年的贡船不准动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高升的眉心一跳。

    早先几年,二爷还只是帮着藏一藏赃物,后来给他们通风报信。而近一二年来,因着有郡王驻守,贡船多有兵船护送,下不得手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标便改成过往的商船,或者是沿海防守松懈的小村镇。而所有的消息都是二爷送出去的,有些行动甚至是二爷直接布置的。

    如今二爷说放贡船过去,年底时候,又没有商船,只怕又有村镇要遭秧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高升迟疑了一会,方忧心道:“倘或他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徐渐明进了屋,撩了袍摆坐下,斜挑起嘴角,“你告诉他,想要往后过得舒服,就要忍得这一时。郡王前脚走,后脚贡船被劫。圣上定要动雷霆大怒。总督大人为了自己,定会全力剿贼。况且他不比郡王有诸多顾忌,不求有功但求无过。他若能素清了江南的倭贼,不仅是奇功一件,说不定还上名臣录。又不是走投无路,何苦去招惹他呢!平井也不糊涂,听了这话,自然知道轻重。”

    高升一一记下,答应着退了出去,在房门口站住脚,回头瞅了一眼映着灯火的窗户,心下一叹,跺脚去了。

    徐渐明合眼躺在里间的榻上,推演着脑海中的棋局,如今圣上将水兵交给总督,又令徐府协助。总督是个平庸之徒,能拿好处又不出大事,他不会不答应。自己一则可以从中图利,二来么,也能在圣上面前露个。

    介时再到京里疏通疏通,徐家的名头还是值几分薄面的,况且自己也不想谋甚么实职,只要能到京里谋个虚差,他相信凭着自己的本事,入六部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内府监造的位置,徐渐清想要就给他吧。自己可不稀罕!

    就在徐渐明想像着自己美好明天的时候,一道黑影闪入了徐渐清的院中,悄无声息地没入书房。

    “爷。”胡不归站在灯下,垂头束手,“二爷那边又差人去誉诚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死活的东西!”徐渐清将手中的书卷往桌案上一丢,刹青着脸色,负着手在屋里打转。

    涂善在他身边多年,他的心思,总能猜着几分。他与二爷谈不上甚么兄弟情。可在外人眼中,总是一家人,二爷若是事败,他少不得跟着倒霉。

    因此,涂善想了想道:“爷,不然小的去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徐渐清果断地拦下,冷笑着坐下,摇曳的烛火照在他脸上,明明灭灭,“他的事情,郡王早就一清二楚。我现在去拦,岂不是叫郡王生疑,你们只管给我盯着他,一举一动都报上京去,介时郡王要怎么处置他,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何尝不想把这事压下来,这可是个天大的把柄。有朝一日,郡王想除掉自己,只需把此事抖了开来,徐家就等着灭门吧!真不知徐渐明是怎么想的,他自己找死就罢,偏还要拉上全家人!

    唯今之计,只有向郡王坦诚示忠,这样才可能保住徐家!再来就是徐渐敏,她若是本事些,生下世子,徐家就能更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如此被动,徐渐清心底实在是不踏实,有甚么办法能化被动为主动呢。毕竟圣心难测,自己可不想让人拿着把柄过一辈子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