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58、言传身教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0:2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刘氏等人听说江蒲生了个儿子,心下一则以喜,一则以忧。千盼万盼的嫡孙,怎么就在这个关头来到世上!

    徐渐清满心的欢喜,却尽数压在心底。面上平静如常。只吩咐涂善守在小院里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他多虑了,有了早产的事,姜家的家将是日夜守在院门口。李氏和心漪深知嫡孙的重要,如今府中又没有人,她们自是打起十二分的小心,唯恐出了甚么差错,自己要担干系。

    刘如君虽是心怀忿懑,依旧每日忍气吞声地过来问安,又吩咐厨房做各式补品。

    而最令江蒲高兴的是,因着刘氏不在府中,儿子的奶娘云氏是从自己陪嫁的田庄挑上来。她男人是贺卞,是漠北军出身。在战场上伤了脚,不得已解甲。

    老将军爱恤属下,给了点本钱让他做些小生意。然他自幼从军,又是独身一人,自不愿离开姜府。恰好老将军给女儿置办嫁妆,他便过到江南替姑娘守起了田庄。

    如今娶妻生子,又置办了几亩薄田,与一般的庄户人家没有多大的区别了。他媳妇上个月刚好生了个女儿,听说家姑奶奶要给小相公找乳娘,他自是赶紧找着桑婆子,毛遂自荐。

    儿子有这样一个奶娘,江蒲也就能放心调养身子了,她生产时着实是伤了些元气。

    而就在她将养身子这一个月里,朝堂上风云变幻。

    楚相搬出先帝遗诏,率群臣拥立皇三子继位。就在天下以为大局将定之时,皇后却在豫章王帮助下,定死楚家假传圣命的大罪。又拿出铁证,证实太子之死、皇五子之残,皆是楚妃在背后主导。甚至连先帝也极有可能是被楚妃所害。

    楚家走投无路,率虎贲军逼宫,谁想漠北军两千铁骑等候多时,虎贲军固然骁勇,可与百战余生的漠北铁骑相比,简直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片刻工夫便斩了楚家长子,生擒了楚晋才。赫赫扬扬近百年的楚家,不过月余,便就家破人亡了。

    楚妃被赐白绫一丈,皇三子贬为庶人。流放岭南。至于皇后,为了替夫君、儿子祈福。长住京郊妙莲庵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事情,被困在屋里的江蒲,是一点都不知道。在小家伙快满月时,终于守完了二十七日的丧,刘氏等人终于回到了府里。

    “你快瞧瞧囡囡去吧。小猫这里有我和涂嬷嬷呢。”头上抹着宽抹额的江蒲,一面给儿子尿布。一面催云氏回去。

    云氏拿了小家伙换下的尿布丢进铜盆里,“不急的,囡囡那里有赵嫂子看着,没事的。等我给小相公洗了尿布再去不迟。”

    贺家四口自搬进了徐府,小丫头许是因换了地方,有些个不适应,总是哭闹就。而云氏对江蒲母子真是尽心尽力。开先几日。因江蒲睡在床上,顾不上儿子。

    云氏便日夜守在小家伙身边,女儿全丢给丈夫,饿了就吃米汤,几日的工夫小丫头就瘦了一圈。江蒲听说了。哪里过意的去,再三再四地逼着云氏把女儿抱进内院。两个孩子放在一起带。

    “嫂子就赶紧过去吧!不然咱们奶奶又要过意不去了,至于小相公的尿布,我亲自去洗,嫂子总放心了吧。”桑珠夺了云氏手中的铜盆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江蒲也道:“是啊,你再不去,囡囡可要饿急了。”

    做娘的哪有不心疼自己孩子的,听得江蒲主仆这么说,云氏福了福身,急急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江蒲又用小汤匙喂儿子喝了几口水,然后轻轻地抱起儿子,让他软软的小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,另一只手则轻轻地拍着他的背,直到小家伙打出了嗝,才把他放回摇篮里,盖好小被子,让梅官摇着哄他睡觉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后,江蒲也有些乏了,正说去歇一下。却见文煜委屈巴巴地站在纱橱边,泪汪汪的大眼睛,直直地瞅着自己。小脸上满是受伤的表情。

    江蒲看得万分心酸、愧疚,冲他招手唤道:“煜儿,到娘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句话却把小家伙惹毛了,他青着脸,大声叫道:“你不是我娘亲!我没有娘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跟你娘亲说话的!”刚好徐渐清挑帘进来,听得这话,登时大怒,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。文煜仰着脸,看着父亲,吓得哭都不敢哭,只委曲地抿着嘴,小脸儿又青又白。

    “你做甚么呀。”江蒲心疼了半边,忙把文煜护在身后,冲徐渐清嚷道:“他才能多大,你就下这样的重手。打坏了怎么办!”她一面说,一面回身蹲了下来,捧着文煜的小脸,“煜儿啊,给娘亲看看,打着哪儿了!”

    江蒲的温柔瞬时引爆了小家伙的委屈,他扯着嗓子,放声大哭,“娘亲坏人,坏人,有弟弟就不要煜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他这么哭,江蒲心都碎了,猛地把他抱进怀里,一起掉眼泪,“是是是,娘亲坏。这些日子只顾着弟弟,把煜儿都忘了,娘亲对不起煜儿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见一大一小两个抱在一起痛哭,即觉得好笑,心底又暖暖的。这世上有几个嫡母会把庶子当做亲生一般?谁的好心里,没藏着谋算和心机。能做到素素这样,百里无一。

    “你娘俩个哭够了没有呀!”徐渐清拽起来江蒲,轻嗔道:“你才刚生了孩子,就这么哭,也不怕伤了眼睛。”尔后又低下眸子,教训大儿子道:“爹爹是怎么告诉你的,做兄长要如何呀?你看看你,在弟弟面前哭鼻子,也不怕他笑话你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家,只要你真心待他,不用多说甚么,他自然就信任你。

    和江蒲抱着哭了一阵,又听父亲软了语调,小家伙的委屈登时烟消云散,只抽噎着反驳,“弟弟还小,还不会笑话人!”

    “咱们煜儿怎么就那么、那么、那么聪明呢!”江蒲惊愕地瞅着文煜,眼眸里差点没冒星星了。

    徐渐清笑着摇了摇头,“再这么下去,煜儿都叫你惯坏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横了徐渐清一眼,向文煜道:“你进去帮娘哄弟弟睡觉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和他说再多要心疼弟弟的话,都不如让他参于行动中来。况且他这个年纪的孩子,正是模仿大人的时候,让他做些力所能及的事,能让他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院中所有人都转着小东西打转。文煜被撇在一旁,又再听了些丫头婆子们私底下的议论,难免让他觉得自己被抛弃了。

    听了江蒲的话,他即觉得自己被母亲需要,且也有兄长的自觉。小孩子么,多是喜欢被人当做大人来对待的。

    当下他挺了挺小胸脯,响亮地应了声,迈着欢快的步子往纱橱里跑去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