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59、圣旨到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0:2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哄走了文煜,江蒲才在徐渐清的对面坐下来,挑了眉问道:“怎么怕我教坏你儿子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甚么呢!”徐渐清冷眸一斜,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张笺纸,“我是来问问你,看用哪个名字好,总不能一直小猫儿小猫儿地叫着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拿起笺纸,扫了眼排成两排的名字,冷淡的眸光投徐渐清,“这些名字都是你父亲拟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喜欢的么?”徐渐清以问作答。

    江蒲眼珠往笺纸瞟去,“那倒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成了。”徐渐清笑笑,道:“父亲毕竟是两榜进士出身,学问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这些个名字,一看就知道是有学问的。只是我也不指望咱儿子考甚么状元,咱们就老实点,行二就叫老二吧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纳闷笺纸怎么会有这样粗俗的名字,顺着江蒲纤细的手指看去,却原来是“文仲”二字,不由笑道:“下一胎最好是个女儿,就能叫文淑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一眼横过去,才要回驳,外边小丫头道:“太太来了。”

    夫妻二人换了个眼神,接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母亲安好。”

    刘氏连忙扶起儿媳妇,“你出来做甚么,老大你也是怎不拦着你媳妇。”

    江蒲瞅了眼跟在刘氏身后的刘如君,便明白了刘氏的意思。不过她可不打算给刘氏这个面子,刚阴沉下脸,还不及开口,忽听徐渐清冷声质问道:“谁准你进这道门的?你且等着,忙过了这一段,咱们再细细的算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!”刘氏蹙眉喝道。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徐渐清竟这般不可自己脸面。

    之前刘氏一直操心着京里的事,也没精力、神气回护刘如君。前几日豫章王在朝臣的三请四请下,继位登基,大赦天下。虽还没有册封后宫,但渐敏身为侧妃,皇妃是跑不了的中。

    想着不久的将来自己就是皇妃亲母,她不仅松了口气,心下颇是得意,尤其是昨日京里有消息传来。皇妃已怀了龙种。她越发觉得得意洋洋起来。

    正宫无子,渐敏若是生下皇嗣。那份尊贵不言而喻。很有可能就是太子呢。

    所以她今朝带了刘如君过来,明面上是让刘如君给江蒲赔礼,实际是上耀武扬威来了。

    然而徐渐清的反应,令她震愕得连气恼都忘了!

    愕然只在江蒲面上停留了一瞬,立时就明白。他们大事得成,再不用看刘氏的脸色了。心下痛快得真想大喊一声。再看刘氏那愕然的神情,不免有些同情,谋算了一辈子,明明是输得彻底,却以为自己握操胜券。

    “奶奶,婢妾下回再也不敢了。还请奶奶千万宽恕婢妾这一回。”刘如君跪在江蒲脚边磕头。

    既然不用再看刘氏的脸色,江蒲哪里还会放过刘如君。“再也不敢了?我看你的胆子倒是大得很啊,当日我是怎么交待你的,你怎么就敢进了我的门!”

    “素素。”刘氏总算从震愕中回过了神,冷肃着脸,“是我带了她来给你赔不是的。这样也进不得你的门么?”

    徐渐清夫妻俩还没开口,忽听身后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道。“不要吵,弟弟在睡觉呢。”话音未落,文煜就挑了帘子出来。

    小家伙才看了一会孩子,就摆小大人的样儿,教训起人来了。他刚出了房门,正看见跪在地上,半截高的刘如君,二话不说,上前推道:“坏人,滚开!”

    “文煜。”江蒲连忙把儿子拉了回来,严肃地道:“你从哪里学来的!以后不准再说!”

    她的儿子,应该是正直、友善、阳光的,与那些肮脏没有半点瓜葛。

    小家伙纳闷地问道:“为甚么不可以说,我听好多人都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刘氏已经气得头顶冒烟了,指着文煜颤声道:“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,长辈说话,他一个小人儿也敢插嘴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辈说话,他就只能做应声虫么!”

    “你!”刘氏怒极而笑,“甚么叫上梁不正下梁歪,今朝我算是见识了。你了不起,生了个嫡子,是徐家大功臣,连我这个母亲都不放在眼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说哪里话。”徐渐清拦在中间,不阴不阳地劝道:“素素只是觉得男孩子要有些主见,尤其他又是长子,更应如此,不然人云亦云的,岂不叫人唬弄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刘氏一开口,徐渐清又抢断道:“至于如君,实在是这些日子儿子忙,素素又坐月子没顾得上。倒叫母亲操心了。母亲放心,我素素心里有数的。”说着,他便向刘如君道:“既然你来赔不是了,姑念着你怀着孩子,也就罢了,只在你自己院里好生将养吧,不要出来四处乱晃,孩子有个好歹,你担得起么!”

    江蒲揽着儿子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,“好了,你也跪着了,这就回屋歇着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结果,是刘如君怎么也没有料到,她只得膝行到刘氏脚下,哭求道:“太太替婢妾求个情吧,婢妾真的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十数年多,没受过大气的刘氏,被向来言听计从的儿子这般反驳,气得除了发抖,都没有第二个反应了,过得好一会,才道:“好好好,你长本事了,我且看你能得意到怎样!”

    “儿子送母亲。”刘氏还没转身,徐渐清的“送”字已然出口,配上他噙在唇边有浅笑,刘氏眼前一黑,险些没气晕过去,她半倒在圆香怀里,指着徐渐清,只是哆嗦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多年勾心斗角的经验,让她隐隐觉得自己大势已去。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,自己到底哪里输了,他们夫妻敢这般嚣张,就因为准皇后是素素嫂子的表姐?

    “京里来了圣意,老爷请太太、大爷,大奶奶过去接旨。”一个小厮气喘吁吁地跑来禀告。

    听到“接旨”二字,刘氏心头突突直跳,新帝登基不及一月,就有旨意会传来?不是大喜就是大悲!

    然而此时没时间给她多想,急急地回屋按品大妆,然后便往正堂赶去。

    她一进门,就见上首坐着个身着浅绿官袍,留着山羊须的礼官。

    虽说那人只是礼部从六品的承旨,可他奉皇命而来,手握圣旨,那就是钦差。

    刘氏屈膝见礼,“大人安好。”

    那位承旨大人,斜了徐孜需一眼,问道:“徐大人,府中人可到齐了?”

    徐孜需忙回道:“到齐了,到齐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承旨大人在左耳边拱了拱手,“圣躬安。”

    一屋子人,连忙跪下山呼万岁。

    承旨大人缓缓展开圣旨,抑扬顿挫地念道:“奉天承运,皇帝敕曰……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