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60、徐家倒了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0:3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承旨念完开篇,话声一顿,冷笑的眸光扫过徐家众人的头顶,继续念道:“大臣有奉公之典,彰德垂范。朝庭有赏罚之律,教束治世。尔监造府典薄徐渐明,食君之禄不思报效,反内敛私财而外结倭贼。依律当论以斩刑。姑念其父兄性义行良,实国之典范。朕实不忍伤忠臣之心,故特旨恩赦。贬徐渐明为庶人,流放滇蜀,即日起身。徐氏父子即夺官职,合家进京。钦哉!”

    在承旨念到“论以斩刑”时,徐孜需、徐渐明父子俩就汗湿了衣衫。强忍着惊恐,待承旨念完,徐孜需方磕头喊冤:“这定是旁人栽赃陷害,大人容待些时日,待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徐老先前请起来吧。”承旨将圣旨奉上香案,扶起徐孜需,“拒下官所知,二公子的事……”他眸光朝徐渐清一瞥,“实是大公子奏于圣上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吃惊的不仅是除孜需,堂上诸人无不震愕。刘氏更是惨白了脸色以,难怪他一反常态,原来他竟是新帝的心腹。本事啊,这么多年,竟瞒过了自己去。

    “圣上一则是顾念着徐家的名声,二则徐娘娘身怀龙种,圣上也不想她太过忧虑。还望徐老体察圣意的好,事情闹大了,徐家吃亏,连带着徐娘娘也要受累。”

    徐孜需一双怒眸直盯着大儿子,如果可以他真想扑上去把他撕烂。老二自幼体弱,流放滇蜀不等于是要了他的命么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对于父亲的怒眸,徐渐清视而不见,走上前掏出个鼓鼓的荷包,“我二弟自幼体弱,滇蜀又远在千里之外。还请大人宽容数日,让咱们好准备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来假好心!”惊怒过头的徐渐明这才回过神,苍白着脸冲上前,朝徐渐清脸上挥过拳去。

    “渐明。”徐孜需拦下二儿子,怒瞪着徐渐清。他心下再怒,也明白如今的徐府,已容不得自己说话了。二儿子流放已成定局,可是他的妻女还要随老大上京。

    惹恼了老大,就自己这把老骨头,可护不到他们周全。再说眼下的情形。大儿子撒手不管的话,老二岂非要立时被带走。

    这一走。是生离,亦是死别。自是能拖得一日是一日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大人。”江蒲虽不知徐渐清要为老二说情,可当着人前,她自是要帮着自己男人的。赔笑着上前,“你就容咱们一些时日吧。咱们决不会叫大人为难的。”说着,从手上褪下了个金钏。

    她来接旨,身上的装扮可都是一定要求的。

    朝庭上下,谁人不知徐家大奶奶是姜家的姑娘,这一回新帝登基,姜家居功至伟,他区区一个承旨。哪里敢得罪江蒲。

    忙笑着接下,“少夫人言重了,左右旨意上没说定日子,那就晚一两日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了。”江蒲福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!”承旨冲他夫妻二人拱了拱手,带了随从而去。

    徐府众人自是尾随其后。将钦差送出大门。徐渐清一只脚刚迈二门,徐渐明像颗炮弹似的冲了上来。被涂善一只手拦了下来,他只能扯着嗓子大喊,“徐渐清,你为甚么要这样害我!害我也就算了,还把全家都陷于这样的境地,你到底是何居心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冷眼视瞪了会,哼了声,转身回院子,懒得理他。徐渐明虽冲不上前,却不依不饶的怒骂,“徐渐清,你记得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徐孜需拉着二儿子,老泪纵横地看着大儿子,“他好歹是你兄弟,你为甚么这般容他不下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被这道圣旨吓得不轻,整个人都没精神,也懒得看他们父子闹,唉了声,带了李氏回院子。

    至于刘氏和王篆香,则是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徐渐清走了几步,猛地停下了脚步,冲徐渐明嚷道:“你真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聪明人啊!实话告诉你,你勾结倭贼的事,圣上在豫章时就查得一清二楚了。他只是不想和徐家闹翻脸,才隐忍不发。你若有点脑子,收敛一点,或者还能过去。偏偏你又不知死活,捞点利钱也就罢了,居然还去贿赂京中官员,你叫圣上心里怎么想?若不是我主动上奏,等到圣上下旨。只怕咱们家都要给你赔葬了!”

    徐渐明完全懵了,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……”嘶声大吼,“你胡说,定是你告得秘,却说甚么圣上早就知晓,这绝不可能,我行事极为隐秘……”

    徐渐清怒极而笑,“可能也罢,不可能也罢。我都劝你赶紧回屋收拾行李吧,从这里到滇蜀,可不是一般的远。”言毕,拂袖而去,跟疯子有甚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江蒲落在后边,冲他鄙夷一笑,快步跟上了徐渐清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刘氏听得心惊胆颤,徐渐清他到底甚么时候投向了新帝?自己竟是一点不知!

    傍晚时分,李太君的屋里,丫头们都忙着翻箱倒柜的收拾东西。刘如君坐在堂屋上,核算府里的财物。老太君经过这一日的折腾,到现在还歪在床上,刘氏做为儿媳妇只得陪在身边。况且今朝给她的冲击也不少。

    徐家在金陵住了近二十年,值钱的东西真是不少。刘如君看着哪一样都不舍得丢下。毕竟,徐渐敏正是要使钱的时候。而进了京,印子钱是不能再放了,也就指着这点家当支撑些日子。

    江蒲跚跚来迟,进内堂行了礼出来,这会不论李太君还是刘氏都没时间挑她的毛病。

    “连这个都要装箱带走?”江蒲将一套青瓷茶盅从箱笼中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丫头怯怯地回道:“这是老太太最喜欢的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笑了笑,把茶盅丢回箱子,瞅着刘如君:“要我说,咱们还是轻装简行的好。虽说圣上不与咱们计较,咱们也要知道些轻重。倘若将府都装箱带走,那得要多少辆车?咱们待罪进京,又不是上京赴任。弄得那么张扬,朝中臣工会怎么想?圣上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刘如君可不敢擅自做主,正要说进去问刘氏,站在江蒲肩下的梅官,已冲丫头们喝道:“你们奶奶的话么,还不赶紧把不打紧的东西挑出来!误了进京的时辰,你们谁当得起!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