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62、定远候突袭徐家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0:4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徐家京里的老宅,前后三进院子,带着东跨院和西廊房,垂花门外还有一条倒座。虽不如金陵的官邸,倒也够一家人住。

    本来主院应该是老太君住的,可是刘氏口口声声怕委屈了老太君,把她的丫头都带了来。主院的屋子实在不够住。老太太只好住在二进院里,西北角有道小门与后院相通,后边那一排罩房恰好给丫头们住。

    东跨院与主院之间以东西穿堂相联,并依着主院的院墙,也分三进。头一进院子大些,后边还有小小三间正房并东厢房。虽然刘如君没有跟来,心漪还是把三间正房留给了刘如君。

    王篆香则带着秋雁、林素云住在后一进院子。

    最后一进院子除三间南房外,还有一条朝东的屋子,江蒲便用来充做库房和厨房。

    家下人等都安排在西廊房里。至于小厮,则住在垂花门外的做倒座里。

    徐孜需他非要和李氏挤在老太君的东厢里,谁劝也不听,众人也只得由着他去了。而西厢住的是老三徐渐止,跟他上京的,除了个跟出门的小厮,就只得采萍一人。

    至于姜家姐弟,京里本就建有将军府,当然现下已改定远候府了。况且他们母亲也还在京,自然是搬回了候府去了。

    家里安顿好了,接下来就是走亲戚。

    依着江蒲她定是先往姜家去的,可是规矩在那里,她只能跟着刘氏先往刘家见礼。

    那不仅是徐渐清的外祖父家,同时也是她的外祖父家,尽管她完全没有半点印象。

    去过刘家后金陵又传了信来,说刘如君生了个大胖小子,江蒲又要安排接人的事情。尔后宫里又差人来请。好容易应付了过去,徐孜需又病了。

    他本就有了年纪,连翻打击下身体已大是亏损,又长途跋涉的,再加上京里时气不好,终究是病倒了。家里每日延医请药的,江蒲也不好走开,一拖就进了五月。

    江蒲想着反正端午节有回娘家避午的习俗,也就不差这两日了。

    再说刘如君惟恐夜长梦多,连月子都等不得。养过十日后,就带着儿子起身进京了。一行人紧赶慢赶。终于在端午前赶到京城。

    所以,听说刘如君已经在门前下车了,着实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怎么来得这么快?算日子她才刚出了月子呀,怎么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还没疑惑完,刘如君已抱着儿子款款地走了进来。脸上有微微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婢妾见过老太太、太太、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把孩子抱来给我瞧瞧。”李太君见着重孙,不免有些激动。虽然身边重孙、重孙女都有。可都不像这个孙儿,才一出生就跑了上千里路,才见到曾祖母。

    况且不在身边的孩子,总让老人多了些期待。

    刘如君笑着应了,把儿子抱给了老太太。坐在一边王篆香,瞟了眼江蒲,却见她脸上没甚么情绪。

    如今的王篆香已是心如古井。之前。她还怨恨徐渐明,现在连这份怨恨也都没有了,只求余生安稳就好。所以,现在她是坚定地站在江蒲这边。

    一则是因为江蒲是徐家的现下的当家人。二来,在田庄上那些日子。也让她明白,在这个家里。也只有江蒲才容得下曾经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怎么也不提前招呼一声呀。”出乎意料的是,刘氏对刘如君到来颇有微词,“你奶奶天天事忙,哪得工夫来安顿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放心。”江蒲微笑着道:“也没甚么要安顿的,屋子早就收拾了出来,人搬进去就成了。”她眼眸一抬,瞟向刘如君,“不过,这里不比金陵,屋舍狭小要委屈人和咱们挤在一个院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折煞婢妾了……”刘如君笑言轻启,忽听得院中有人高声骂道,“素素,你个臭丫头,来京里这么些日子了也不说看看我去。才能几年不见,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!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纳罕,不知来者是谁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阵脚步响,就见一个身量高挑,戎装雄服,英气逼人的女子昂阔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江蒲一时间没反映过来,直待看见她身后的连山,才惊呼起身,“大嫂子,你怎么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还认得我是你嫂子!”姜夫人往江蒲额头狠命一戳,“你自己说说,来京多少日子了,也不家去!真真是翅膀硬了,不把我这个嫂子看在眼里了。”

    姜朴母亲早亡,长嫂如母,她几乎是这位嫂子拉拨长大的。

    “哪能呢?实在是才刚搬了来,家里事多脱不开身子。”江蒲边说边领着嫂子,见过了两位长辈。

    只是她这位娘家嫂子,不比寻常官眷。她头上不仅顶着镇北大将军的官衔,还是圣上亲封的定远候。

    再则她戎武出身,本来就不拘小节,又听说小姑子在婆家受了许多气。对徐家的两个老婆子,哪里能有好眼色。只因不想江蒲难做,才略微点头示意。然后冷峻的眸光直接转向刘如君,“你就是那个小妾?”

    姜夫人身为统兵大将,一记眸光,就能令三军寂然,敌将胆寒。

    刘如君这么个娇滴滴的女儿家,哪里受得住,早是跪伏在地,浑身发颤,“婢妾、婢妾、婢妾,见过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就是因为你,素素才早产了,险些闹出一尸两命?”平淡的语气,却把屋里众人都吓得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凭她的身份,立时斩了刘如君,也无人能奈她何!

    刘如君抖衣而颤,“婢妾,婢妾,婢妾……”她现在甚么也说不出来,浆糊似的脑子里,只有一件事情是清楚明白的,旧年大捷,她献上了六万个肃慎人头!

    “哟,这孩子是谁的呀。长得怪招人爱的。”她一面说,一面就去抱老太太怀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老太太有心要拦,可哪里拦得住。

    见儿子在她手上,刘如君心跳都停了,碰头有声地悲求,“婢妾任由大将军处置,只求大将军放过这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姜夫人逗孩子的手停了下来,小麦色的脸上登时罩了寒霜,一双胜过刀锋的利眸直直地盯在刘如君面上。一字一字地逼问道:“你说甚么?”

    “婢妾,婢妾……”刘如君哭得梨花带泪。下半句话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到外头跪着去!”刘氏忽冲刘如君怒声喝道。

    可惜,她这招苦肉计。在姜夫人面前根本就不管用。

    “本将军问话,岂容旁人多言!”她的雷霆之喝,差点没把李太君给吓昏过去。

    刘氏的脸上青一阵,白一阵,又气又怕。

    “娘亲。这里又不军营,你吼甚么呢!”

    听得女儿的轻嗔。她佯作恍然,“看我这糊涂性子,姨婆你可千万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刘氏气得心口都痛了,可面上却还是笑着,“将军哪里话来呢。”她一面说,一面试探着去接孙子,小家伙在她手上。实在是吓人。

    姜氏顺势把孩子还给了她,拉着江蒲的手,旁若无人地道:“咱们家里从来没有妾这一说,所以我也教不了你甚么。然我想着做主母,和为将也差不多。无非是要下边人听话。想要他们听话,最最打紧的就是要立得起威。威重尔后令行。所以。我给你带了两个侍婢来,都是我的亲卫,留在你身边,也是帮个手!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屋里诸人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最为出彩的是刘氏和刘如君,一个震愕到睁大了眼,一个则被吓得唇色发白。

    就连江蒲也觉出乎意料,亏她想得出来,居然给小姑子找了两打手。

    “大妞、二妞还不进来拜见姑奶奶。”

    伴着响脆而又奇怪的的答应声,走进来两个身形高大,高鼻深目的女子。

    江蒲看了甚是惊诧,这不是混血儿么?而且明显是亚欧混血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孩子都是命苦的,生母是肃慎打西边强掳来的胡人,一落地就是奴隶,打起战来,就成了军妓。我看见她们时,都不成人形了。没想到养好了身子,这么好看。这一二年,她们跟着我也学得些拳脚工夫,只是留这么两个尤物在军营,那些兵油子还不天天围着她们打转。因此,我想来想去,交给你最合适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敢情嫂子是把麻烦推给我呀!”江蒲取笑着道,看向两个女孩子的眸光满是怜悯,看她们的年纪大不过十七八岁,却受尽了人间的苦难。

    两个姑娘跟在姜夫人身边,话都能听明白了。所以江蒲话音一落,她们就跪了下来,“枯那那,不要干窝门走。”

    她们的发音奇怪得不得了,江蒲怎么也听不明白,只好向姜夫人求救道:“她们到底说甚么呀?”

    姜夫人哈哈一笑,“她们求你不要赶她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江蒲受了刘氏几年的气,这会不免生出几分报复之心,故意看向刘氏,“母亲以为如何?”她口中问着,眼眸里却满是得意。

    刘氏看得分明,强忍着怒气,笑道:“如今家里都是你一个人在操劳,多两个帮手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妞、二妞,你们还不谢过太太。”姜夫人一句话,两个高大的姑娘就冲刘氏“咚咚咚”嗑起了头来,嘴里的话自然是听不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说了这么久的话,怎么不见我那嫡亲的外甥呀!”

    姜夫人这话,真是戳到了刘如君的心坎上,可是她跪在地上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文仲这会该是小睡醒了,不然嫂子跟我过去瞧瞧?”

    出了口恶气,江蒲便不想再在这里看她们变幻不定的神色了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小孩子家的都娇贵,走来走去受了暑气就不好了。”姜夫人一面说,一面携了江蒲的手往外走。

    刘如君听得她们出去了,才在刘氏的示意下,扶着腿站起身,不想姜夫人突然又转了回来,“那个小妾,怎么一点眼色都没有。你们奶奶走了,你还不跟来服侍!”

    “婢妾这就来。”刘如君一个字都不敢多说,低垂着头,赶忙跟了上

    去。

    ps:关于女将军,大家可以去查查秦良玉。她的官衔老多老长了,不特别指出,还真以为是男人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