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64、伸手要钱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0:5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这么大一笔钱,刘氏能使的地方,只有一个。她今朝开了头,这往后如何是好啊!

    江蒲心下犯着难,一时间也没有好的办法,到时候再见机行事吧!

    次日清晨请安的时候,江蒲还没开口问钱的事,刘氏就先已开口道:“昨日后半晌,娘娘差人管我要些钱周转,我就在帐上先支了五千,高升媳妇和你说了没有?”

    拿钱给女儿的事,刘氏是不大想在家里说的。可如今钱都在江蒲手上,自己一时又找不到生利钱的办法,不从公中拿,又使甚么呢。

    不过,江蒲还没开口,李太君就心疼得不行了,很是不悦地道:“五千贯!她把钱当炒豆吃呢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端午节近了么,娘娘打赏宫婢内侍,哪一样不用钱的。”刘氏陪笑地道。

    李太君听了越发地恼了,“照你这么说,往后逢年过节,这钱就少不了?我劝你也不要太偏心了,渐敏固然是你亲生的,可老三总是徐家的骨肉,也要称你一声母亲,将来为官做宰了,诰命少不了你的。你怎么就一点不替他想,过个一二年,他也该说亲事了,你把钱全抖抖光,叫他怎么办!”

    刘氏早已站了起身,“娘娘也是一时周转不过来,哪里能长久如此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微蹙了眉头,不知刘氏打得甚么算盘。甚么叫一时周转不灵,这怎么可能呢!

    争宠也罢,自保也好,在徐渐敏那个位置上,除非她手握实权,不然这钱她就得一直使下去,不要越来越多就是万幸。哪里还指望会少下来呢!

    刘氏这话糊弄得过一时,却瞒不得一世。可她为甚么要这么说?

    江蒲满腹疑虑,可李太君却是信了,“即这么说,这一回就罢了。再有下次,我可不依的。”

    “媳妇省的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横了眼媳妇,微恼地起身回里间去了。江蒲、王篆香则跟在刘氏身后,出了二院。

    一行人从东首小门出来,江蒲妯娌俩正要告辞回自己院了,刘氏却唤住江蒲道:“素素。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江蒲心下一叹,她果然还有后招。只是自己心下再不愿。也只得应声跟了去。

    婆媳二人在堂屋坐定,小丫头奉了茶来,刘氏就撵了众人下去,向江蒲道:“娘娘在宫里,使钱的地方极多。咱们也就这点家底,使完了。不说娘娘失了依靠,就是咱们的日子也没过。所以,你问问你嫂子,可有甚么生利钱的法子!”

    江蒲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,刘氏这也无耻的太过了吧!

    生利钱的法子,能有甚么法子?无非就是放印子钱,除此一项外。有哪宗买卖能来钱又快又多!况且徐家这样的人家,也不可能正儿巴紧的做生意去呀。

    更可气的是,她即想得好处,又想把自己摘干净。她当自己是傻的么,把姜家拉进。自己脑子又没进水。

    “太太这可是为难着我了,媳妇算帐都是算不清的。哪里还知道买卖的事,真要做起来,只怕咱们家要赔个精光呢!”

    刘氏听说,冷了神色,“依你的意思,就让娘娘在宫中自生自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江蒲陪笑道:“媳妇是想着,舅舅家现有两位表兄在户部任职,他们的门路总比咱们多。就是我嫂子那里,太太昨日也见了,问她行军打仗那不是问题,问她生利钱的法子。罢了,太太是不知道,说出来笑死人,候府里如今当家的竟是连山那孩子呢!”

    刘氏何曾不想依靠娘家,可是几个侄子多年没见了,情份上早疏远了,这么私密的事交给他们,又不好监管,她哪里能放得下心呢。

    江蒲这话虽是推拖之辞,可也有几分道理。就是刘氏迟疑的时候。

    江蒲又道:“不是媳妇不肯用心,太太只想,不论做甚么买卖,总没有媳妇出去的道理。咱们跟上京来的,要说精明能干,也就余成海还行。可全拖给他,天长日久的,谁又说得清。当日的李茂还是自家骨肉呢,又怎么样呢?”她一双清亮如水的眸子,直直地落在刘氏面上,微凉的语气令刘氏一颤。

    是了,自己只想着把事情全推到她身上,却忘了,这也等于是将自己的把柄交到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当日她整倒王篆香的,凭的不就是一纸借据么!

    刘氏脸色变了几变,“确是我欠考虑了,你且回吧,待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江蒲微笑着行礼退下,行至穿堂前,站住脚冲正房冷冷一哼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出了穿堂,走没有两步,就见李氏等在自己门口。

    “奶奶安好。”

    江蒲愣了会,堆了笑道:“姨娘怎么有工夫过来坐呢。”一面说,一面携了她的手,进院子去。

    两人在堂屋里坐了,梅官奉了茶上来,李氏的眼眸在她面上一掠,垂了下来,江蒲知李氏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便吩咐梅官退下,尔后才道,“姨娘有话不妨直说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性情阴沉的李氏,江蒲始终没甚么好感。所以,尽管她帮了自己好几次,可江蒲对她总是不冷不热的。

    听了江蒲冷冰冰的语气,李氏也不恼,微笑着道:“奶奶可知道,早在金陵时,太太就放印子钱补给娘娘了。”说着,挑了眉凑到江蒲面前,故弄玄虚的地问道:“奶奶知道是谁替太太做这事的么?”

    江蒲将可能的人选在心里过了一遍,猜了个大概,偏是故做不解,“还有这事,我真是一点风都没听到呢。”

    李氏冷了笑颜,“奶奶这么个聪明人,何苦装糊涂。说起来也是我多事,凭着奶奶的手段,又有娘家相助,甚么事能难得住奶奶。”说着,竟起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姨娘慢走,我就不送了。”江蒲坐着送道。

    李氏站住脚,回头瞪了一眼,愤愤而去。守在门外的梅官,瞅着她急急而去的身影,进来问江蒲道:“姨娘是怎么了?我看她气得不轻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嗤笑了声,放下手中的茶盏。

    李氏气愤是有一些的。然而更多的是不想和自己挨得太近了。她之所以告诉自己刘如君的事,不过是怕自己应承了刘氏,到时候一点家底,都叫自己和刘氏给折腾到各自手里,让老三吃了亏。

    把事情交给刘如君,三方对峙立,老三至少不会吃亏了。本来做娘亲的替儿子着想,也无可厚非,只是这个李氏,她分明是有办法,推给刘如君的,可就是要藏着掖着。她即不坦诚,自己少不得防着她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,把刘如君推上去,的确是个不错的办法。而且这个人选,估计刘氏听了,也会很高兴的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