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66、夜游(上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1: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把事情丢给了刘如君,府里的事,又有心漪、桑珠、涂氏三人操心,江蒲的日子登时悠游了起来。夫妻二人时或携子出游,时或在家中陪儿子游戏,日子倒也甜蜜有趣。

    不想这日,徐渐清被几个相公邀了去,说是到左近游历。可依着江蒲看来,只怕这后头另有用意,因此她也不好拦阻。

    徐渐清出了门,江蒲就觉得没意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值盛夏,虽已是起更时候,可是天色还是亮堂堂的,天边的晚霞如一团火般,烧红了大半边的天空。

    江蒲歪在院中槐树下的凉榻上,摇着团扇,看两个儿子洗澡。身边小几上放着一水晶缸的冰块,冰块上还堆着葡萄、荔枝、西瓜等时鲜果子。

    赵显媳妇因是寡妇,所以她两个孩子都跟着她住在院中的倒座里。这会小丫头一双水葡萄似的大眼睛,直勾勾地瞅着水晶缸里的果子。

    江蒲看得好笑,招手把她叫到近前,叉了一大块起沙的西瓜给她,“拿着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怯怯地拿了,小嘴甜甜地谢过。听得江蒲捧着她的小脸,香了两口。

    “小妹!”赵胜从外边提了热水回来,见自家妹子又吃上,一声怒喝,不仅把自家妹子的西瓜给吓掉了,连带着江蒲也吓了一掉。

    赵显媳妇也回了头,急步上前教训把儿子拉到一边教训道:“当着奶奶的面,你怎么敢大呼小叫的!”

    江蒲看着他们一家人,不禁头痛,“赵嫂子,这都是怨你,成日家说些有的没的。才弄得赵胜这般拘紧。你即能心疼文煜,我怎么就不能爱惜他兄妹了!”

    赵显媳妇听得热泪盈眶,“奶奶这般纵着他们,将来只怕连尊卑都不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甚么尊卑。”江蒲将眼一横,“两个好好的孩子,你硬让他们矮人半截做甚么!”她一面说,一面又问文煜:“上半晌舅妈送了你好些零嘴玩具,你有没有分给哥哥姐姐们呢?”

    文煜到底是小孩子家,姜家送来的零嘴又都是漠北新奇的玩意儿,他难免有些个舍不得。

    可私藏好东西。这实在是违背江蒲素来的教导,所以听得江蒲问。文煜的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惧色。倒还是老实地摇了摇头,垂了脑袋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江蒲如何不知小孩子的心思,再见他有些愧责之情,不但没有训责。反而抚着他的脑袋,“那还不领哥哥姐姐们玩去。难不成往后你以后都一个人玩么?”

    小家伙在田庄住了小半年,回府后又有云家的孩子做伴,让他一个人,还真不习惯。这会被江蒲这么一吓,他连忙就去拉赵家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奶奶……”赵显媳妇无奈地叹息,“这到底是不妥当。”

    江蒲一面吩咐梅官给孩子们送些水果,一面笑向赵显媳妇道:“我倒有件事要和你说。赵胜也有八九岁的年纪了,总不好成日里这么荒费废着。我之前托了贺大哥打听,听说东家大街坊的山水学馆很是不错。过两日咱们准备些束修,送两个孩子过去。成不成材的倒不要紧,小孩子家总不好这么玩混着。”

    儿子在兄长家里。能不缺吃穿,不受苛待。赵显媳妇就知足了,哪里还想上学的事。跟着徐家进京后,她更不敢想这样的事了,只是想着,如今吃住都在徐家。每个月又有三贯钱的月例,待儿子大了,回庄子置份田产,将来也有个指望。

    现下听得江蒲这般为自己打算,禁不住热泪直滚,不顾江蒲的拦阻,跪下磕头:“奶奶的大恩,我这一世也报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快起来,快起来。”江蒲叫了桑珠过来,硬拽起了赵显媳妇,故意道:“我也只是替你打听了学馆,束修的事,你自己想办法的。我断没有又出力又出钱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赵显媳妇一面抹泪,一面又哭又笑道:“奶奶偏爱说这样的小气话,我在徐家这么几年,手里也有些钱,不劳奶奶费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江蒲说着,听外头隐隐传来喧闹之声,知道夜市开市了。

    金陵的夜市江蒲也逛过,与前世的繁华不遑多让。因着她本性好静,再兼后来事忙,也就没了兴致。

    京城的夜市,因着徐渐清不喜热闹,懒待去。她做人妻子的,总不好丢了丈夫独自出门。

    所以她只得耳闻,还未曾一见。

    这会听了这喧哗之声,难免有些心动,况且徐渐清不在家,长夜无聊,正好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此时徐家大门已闭,从正门出去难免又要惊动人。虽说不怕甚么,但江蒲可不想的老太太的念叨,因此她带了两个胡姬,悄悄地出了角门。

    夜市中茶肆林立,小贩云集,行人比肩接踵。更有酒馆瓦肆灯幌高挑,犹如飞萤,里边丝弦管乐之调,畅怀痛饮之音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江蒲主仆三人,随着人流,且行且赏。不时地停下来,听一段说书,看一段杂耍。只是人实在是太多了,逛了小半个个时辰后,江蒲就觉得眼晕头昏,身上汗湿黏腻,心下不免有些后悔出门。

    她们好容易从闹市中走了出来,正打算去凭一乘凉轿。抬眸却见河堤边停着一艘张灯结彩的画舫,里边丝竹隐隐,琴音淡雅。二楼的亭阁更是雪纱轻漾,看着就让人觉得清静凉爽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咱们上去凉快凉快再回去。”江蒲一面说,一面就提了捃摆小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本来江蒲图方便,出门多是穿胡服,可这些日子看惯了两个胡姬穿胡服的飒爽样子,她实在是不好意在她们面前穿。

    所以她今朝出门,还是家常衣饰,上边是月白色半臂,下边系一条湖色绫裙。头上挽着随云髻,只簪着根素银钗。虽不及两个胡姬美艳,却也灵动清逸,颇有些书卷气。

    三人一登了画肪,引来无数男子的眸光。当然主要是看江蒲身后那两名美姬。

    江蒲看舫上坐的几乎都是男子,便知自己莽撞了。心里暗暗自责,江蒲啊江蒲,你真真是糊涂,画舫等于声色场所,你不知道么?怎么还会跑了上来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