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68、又见面了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1:1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闻声回头,竟和那男子异口同声地惊呼,“是你!”而且还同时露出鄙夷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认得?”旁边的柳三娘,很是惊愕地笑着。

    江蒲横睨了那男子一眼,“说不上认得,就是旧年在留云庵碰过一面。”

    不错,眼前这个男子,就是江蒲当日在留云庵,碰上的那个气质豪勇的男子。他两个人不仅争了几句,江蒲还拉了刘如君背黑锅。这会子碰上他,江蒲只能自认倒霉。但愿,柳三娘没把自己的身告诉给他!

    可惜世事哪里能尽如人意!

    “没想到徐夫人换了裙装,倒有几分女子的纤秀。”男子负手而立,笑谑地打量着江蒲,“少夫人不仅工于诗词,连辩才也如此了得啊!不过,夫人好像漏掉了定远候的私心,或者夫人也觉着她确藏了私心?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与静之相熟,连柳三娘也甚是相厚,肯定是帝党一派了。可为甚么却咬着姜家不放?或者,根本就是皇帝要找姜家的不自在?

    江蒲冷嗤了声,“我看相公也不是无知无识之辈,无私显见私这句话都不知道么?”

    男子闻言一愕,旋即朗声笑道:“依夫人的意思,有私心倒是好事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丢了记白眼过去,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。没有私,哪来的公!”言毕,江蒲上前拉了柳三娘的手,“得空我再来看你,这会不早了,我且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柳三娘开口,江蒲瞪了那男子一眼,提了裙摆下楼而去。那男子却从后边赶上来,“我送夫人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江蒲头也不回,答得甚是爽快。

    那男子却笑赖地跟着,“听说夫人,蒙着眼都能射中铜钱的眼,箭术能练到如此地步的,连男子也没几个。又工于诗文,‘诗万言,酒千觞。几曾着眼看候王’真是天资旷远。今晚又见识了夫的辩才,不让于张仪。如此允文允武。倒算得一代奇女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被他念叨的不胜其烦,猛地站住脚。竹筒倒豆子似的道:“不过都是些游戏之作,有甚么新奇的?漠北的姑娘,哪一个上不得马,挽不得弓?至于说甚么诗文、辩长,我实告诉你。在漠北时我字都识不得几个,实是嫁入徐家。深宅大院的太过无聊,才拿来消谴。奇女子?要我说就一个花瓶罢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刚毅的双唇微张着,眸中满是惊诧。江蒲看在眼里,嗤笑了一声,“不过,像你这样的男人,也就会欣赏花瓶罢了。我嫂子那样真正的奇女子。在你们眼中,却是牝鸡司晨!”

    说完,江蒲提高了裙摆,小跑而去。

    男子目送她的背影远去,嘴边浅笑微漾。就如水中的月色。

    “还说不是奇女子,这想法还不够奇怪么!”

    江蒲回到家中。天已近三更,匆匆洗漱过,也就睡下了。躺在床上,心潮却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自己的事情,那个男人怎么知道的那祥细!那首鹧鸪天,静之虽是看过,可依他的性子应该不会外传才是。还有射箭的事情,自己若是没有记错,也就那一回罢了。

    如果静之没有说,不是赵元胤就是柳三娘。

    不过就自己对三娘的了解,她应该不是那种大嘴巴。那么只有赵元胤了。两人既然能聊这无聊的闲天,关系肯定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娘滴!

    江蒲烦躁地翻了个身,那男人到底是谁呀!

    京城地处北方,一进了七月,两场雨一下,暑热的天气便散了不少。至少江蒲晚上能睡得安稳了。

    这日江蒲一觉醒来,窗外已是阳光灿烂。刘如君、心漪早在外边相候,听得江蒲起身,忙进屋服侍她梳洗了。

    江蒲尽管不待见刘如君,可是屋子就这么大,前后院住着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实在避无可避。江蒲索性就让她一日两次过来请安,至少自己还能使唤使唤她。虽然这有些恶趣味!

    她这里才刚洗漱了,还没出院门,就见圆香走了来禀道:“宫里来了车子接大奶奶……”圆香话说到一半,眼眸往江蒲身上一扫,笑道:“奶奶还是换件鲜艳的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却拉着圆香问道:“不是,宫里好好的怎么会来车子接我呀?太太也一起么?”

    虽然刚进京的时候,皇后和徐渐敏都意思意思地接她们进宫吃了两顿饭,可自己也只是随行,人家来接的是李太君。这会怎么直接点自己的名了!

    “奶奶还是赶紧换衣服吧。”圆香挣开了手,“内侍已经在太太的堂屋里等着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还纳闷着,桑珠、梅官早推了她回屋,二人手巧,只片刻工夫,江蒲头上就挽起了飞天髻,簪上了七宝流珠凤钗,身上是脂胭红的齐胸襦裙,外头罩了浅胡色的薄纱衣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这样么?”江蒲扶了扶发髻,可怜兮兮地看赂桑珠、梅官二人,希望她们能把自己的头发放下。

    然而二人压根就不理她,桑珠拿了东珠耳钉给她带上,梅官则翻出一条金镶宝石的项链套到她脖颈上。接着两人又同时往铜镜里看了一眼,齐声道:“好了。”话音未落,就把江蒲给架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刘氏陪着内侍坐在堂屋,她怎么也想不到,宫里会来人接江蒲,而且从他话里透出的意思,这还是圣上的意思。刘氏还想再套问些话,江蒲已盛妆丽服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内侍起身道:“想必这位就是大少夫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给内侍大人见礼了。”

    俗话说,宰相门前七品官,何况还是宫里来的。更不要说,如今的徐家,根本就是平民一个。

    所以江蒲这礼,行得是十足十。

    “夫人快快请起,咱家可不敢当。”内侍倒也不托大,还了一礼,扶了江蒲起身,“圣上在南苑设宴赏荷,一时间想起来夫人来,所以差咱们过来相请。是这就动身,还是再等一会?”

    皇帝!

    这下江蒲是完全糊涂了,皇帝怎么会想到见自己?不过,这会不是疑惑的时候,内侍嘴里虽问着,可眸中的不耐已是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江蒲垂首道:“请大人头前带路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