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70、惨烈真相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1:2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笨蛋小樗昨天上传了却忘了点发布!

    皇帝听得江蒲认错,掩嘴借着咳嗽挡去了笑意。皇后在旁边看得分明,心下微微冷笑。面上依旧是端庄的样子,微笑着正要说甚么。

    一个小内侍领着几名一品大员,急急赶过了来。

    众人定睛看去,乃是尚书令、大司马、枢密院事等三名重臣。他们可是朝庭的轴心,同时晋见皇帝,定是有大事发生。众人神色疑惑地让开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尚书令俞博乃三朝元老,清流一派。新帝登基后,废丞相设尚书省,他是尚书令最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因此短短数月,他便成了众臣之首。这会他引着一干臣工,跪在皇帝面前,双手奉上了封书信,苍白的胡须颤抖着,叩首泣拜,“现有肃慎勾结定远候的国书在此,臣请圣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江蒲急昏了头,厉声喝断,“姜家绝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嫂子。”徐渐敏拉住险些冲上前的江蒲,摇头示意不可。

    姜夫人亦走到她身边,握着她的手,挑衅地盯着尚书令皱成核桃似的脸,缓缓道:“别急,让人家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俞博怒瞪的了姜氏一眼,继续道:“通敌判国,论罪当夷三族,姑念姜氏数代戍边,于国有大功。臣请圣上网开一面,姜氏三口只论以斩型。”

    内侍将书信奉给了皇帝,皇后则领着众人退去。只有江蒲站着不动。

    “嫂子……”徐渐敏拉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皇帝抬眸看向她,“你还是跟着皇后去歇一歇的好。”

    姜氏亦向她微微笑道:“素素,你跟着皇后娘娘去吧,咱们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!”江蒲终究只是个寻常女子,不似姜氏沙场浴血,现下她已是手足俱冷。泪如雨下,“嫂子,你不要每一次都把我丢开,我是嫁了人,可总还是姜家的女儿。”说着,她用力的抹了把泪,愤然地瞪着众臣,“我倒要听听看,在他们口中,姜家到底是如何通敌叛国的!”

    江蒲站在这里急斥怒喝。内侍们是惊叹不已。皇帝虽是宽厚,然何曾允一女眷在圣颜、朝臣前如此放肆!

    至于一众朝臣。心里却有些发颤。皇帝能容姜家的女儿在御前如此无礼,显然对姜家还是恩宠有加的。再看定远候这般气定神闲的模样,自己的胜算真的不大啊!

    “好了,这么大的事,咱们且先进殿里坐下来慢慢说。”皇帝袖了肃慎国书。抬脚便往殿内行去。

    众人自是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入殿坐下后,皇帝才悠悠问道。“这封国书,俞大人是送何得来的?”他的语气轻松的好似在问,“你早上吃甚么”一样。

    俞博做了一揖道:“是漠北斥候送来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皇帝斜斜挑了挑嘴角,“漠北斥候?是归谁管的?”

    “是兵部派出去的,皆是京中虎贲军中的精锐之士。”回话的是大司马。

    “噢。”皇帝恍然地点了点头,“我还以为是漠北军的斥候呢!”

    皇帝不紧不慢的语调,让三名重臣心中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枢密院事盯着姜夫人平静的面容道:“先帝派斥候入漠北。为的就是以防万一!”

    “是么。”皇帝笑了起来,“如今‘万一’来了,皇兄却已经成了先帝了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三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!他们三个宦海沉浮了一世,难道这一会竟选错了边!

    从古至今。飞鸟尽而良弓藏。

    像姜家这般手握重兵的有功之臣,焉能不得皇帝猜忌。数月来。他们几翻试探,皇帝也没有说甚么,甚至有时候还是默许的。

    怎么到了这会,却又是这副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虎贲精锐!”皇帝冷了龙颜,将手中的国书奋力掷到他三人面前,“这就是所谓‘精锐’探来的消息!不知道他们可曾像三位爱卿转诉当日连山城破的惨况?”

    三人伏首在地,不敢则声。

    江蒲不自觉地抬了眸子,往上首看去。

    “三位爱卿若没听过,朕倒是知道一些,不妨说给三位听一听。”皇帝冷峻的神色,叫人不敢逼视,“当日姜家父子率三千将士,设伏夹蜂道欲劫肃慎辎重。因杨监军消息有误,正撞在上肃慎主力。三千将士苦战六日,弹尽粮绝,无一生还!最后十人被肃慎剖腹剜心!小将军姜毅突围求援,却被乱箭穿心,肃慎啖其肉,并传首三军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江蒲忍不住痛哭出声,浑身发颤,每一根骨头都在叫嚣着痛疼!姜氏母女一左一右,紧紧地扶着她,眼泪默然而下。

    皇帝看了眼江蒲,眸中的有淡淡的无奈,缓缓走到三人面前,继续道:“姜梗不愧是漠北第一战将!战至最后剩他单人匹马,依旧斩将百余。可惜他自尽未成被肃慎生擒,最终被缚于地,马踏成泥……”

    字字如刀,痛得江蒲胸口要炸开了一般!她已经没有力气哭出声音,只剩了干嚎。颤抖的嘴唇,没有一丝血色。她猜到他们父子定不是寻常战死,可怎么也没想到,竟能惨烈至此!

    三位重臣跪伏于地,背心早汗死一片。

    “圣上,剩下的可由臣来转诉?”

    姜夫人上前一步,语气平淡,却让人心颤不已。

    “是了。”皇帝笑道:“朕毕竟只是耳闻,还是将军来说的好。”言毕,他便回上首坐了。

    姜夫人的厉眸缓缓扫过三人,语气即平且冷,就如月色下的寒潭,“连山关破肃慎入城。首当其初便是姜家,将军府上下百余口无一幸免,自不用说。就连老将军与夫人的尸身,也被吊于城门曝尸,其后锉骨扬灰!城内百姓更是被屠戮待尽,昔日的边关重镇,一夜之间血流成河,尸骨如山。人间炼狱,不过如是。”

    江蒲捂着胸口,眼泪淌下,嘴角却在发笑。好容易才把眸光聚到姜氏挺直的背脊上。忽然间明白她为甚么能提刀上马了,不去饮血,不去拼死,不让身体痛到极至,这样的悲痛绝对能把人凌迟而死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姜氏猛然拔高了声调,逼视着三人,“三位大人还以为我会私通肃慎么?”

    连山关的惨况,把枢密院事吓得溺了!

    大司马到底是行武出身,强撑着颤音,“可是那封国书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司马。”皇帝陡然高声道:“你也是读过兵书的,难道不知道‘反间计’么!肃慎在漠北军手上吃了大亏,想出这种伎量本不足为奇,可笑你们却当做真事来回!还虎贲精锐……”皇帝抖出两声冷笑,“趁早招回来,不要给朕丢人现眼。去吧!”

    三人在殿上抖衣而颤,皇帝又是一地怒斥,“还在这里做甚么,都该做甚么做甚么去!”

    三人连声答应,相互搀扶着退出殿去。

    皇帝行至江蒲面前,微沉着龙颜,“叫你跟着皇后去,你偏……”看着江蒲刹白的面色,恍惚的神情,皇帝的叹了声,咽下了责怪,一面叫喧御医,一面又叫内侍备了小轿,把江蒲送去徐妃处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