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71、忆昔少年时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1:2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御医给江蒲把过脉,说是没有大碍,开了两副宁神汤,给她服了睡下,姜氏母女和徐渐敏才放了心。

    傍晚时候,皇帝又亲自过来看视,倒把徐渐敏吓了一掉,曾几何时,皇帝对人这般上心过。她和姜氏母女一面迎驾,一面说道:“御医说嫂子没有大碍,服了药还睡着,臣妾去唤她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皇帝拦了,转向姜夫人道:“真真是对不住,朕本是想接了少夫人过来玩一日,没想到竟出了这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言重了。”姜夫人垂首道:“圣上能对姜家深信不疑,已是天大的恩典了。”

    姜氏即撑得起漠北的那一片天,又怎会不知皇帝的心思。别的且不说,如果他对姜家从未起过疑心,那帮虎贲军早就招回京了。何至于等到现在!

    还有那三个老家伙,若没有皇帝的默许,他们又怎敢闹出这样的事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姜氏不免有些心寒,这便是丈夫誓死效忠的朝庭,若不是为了漠北的百姓,她真想拉了部从,上山落草,比当甚么狗屁官要来得痛快的多!

    徐渐敏也听出了姜氏语气中的怨嗔,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上来了,这可是在自己宫里,圣上万一动了怒气,自己难免受些连累。

    不想皇帝却柔和了面色,眼眸迷蒙陷于回忆,“那年朕才得一十七岁,还是个没有封爵的皇子。带了小内侍出宫闲逛,被小偷儿摸去了钱袋,还浑然不觉,吃完了饭才发现身上没钱。亏得姜梗替朕会了饭钱,不然朕可要丢人丢到京兆府衙门去了。言谈之间倒是分外相投,畅饮纵谈。何等恣性风发。可惜那一别后,竟无缘再见……”说着,皇帝一声长叹,“若姜将军还在,因还是当年那个意气激昂的少将军,可惜朕却不复当年的心境了!”

    言毕,颓然苦笑了两声,起身而去。

    徐渐敏愣怔着,直待皇帝出了门,才想起来还未相送。忙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姜夫人立在灯下,眼泪静静地淌下。

    皇帝口中的旧事。自己也曾听丈夫说过,谁能想到赞不绝口的豪雄少年,竟是一位心机深沉的皇子!

    “娘亲。”连山在旁边轻唤,挨了上去。

    今日重听父兄的死状,依旧是痛彻心肺。然她长于烽火。自是比江蒲更能承受痛苦。况且现下的姜家,需要彼此互相扶持。

    姜夫人低头温柔地看着女儿。亲了亲她的额头,“过去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防着手握重兵的大将,从古至今无不如此。至少皇帝还没像之前那位,疑心重到那份上。

    如今漠北的形势已渐趋平稳,只要自己找个时机交出兵权,姜家的尊荣富贵一样都不会少!

    “好了。咱们进去看看你姑妈吧。”姜夫人拉了女儿的手,进了内殿,却见江蒲坐在窗下发呆出神。

    “素素。”姜夫人小声轻唤,虽然御医说她没有大碍,可她那副死气沉沉的面色。看着总吓人担心,“娘娘可你备了粥。你要用一点么?”

    江蒲也想和她母女一般坚强些,可她就是做不到!惨烈充斥着她的脑子,整个人完全虚脱,只唤了声“嫂子”眼泪就扑籁籁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她一哭,姜氏母女的眼泪哪里还忍得住,刹时间三个人抱成一团,默然悲泣。

    江蒲到底是做母亲的人,在南苑哭了一晚上,次日一早便找了徐渐敏辞行,毕竟家中还有两个孩子,由不得她放任悲伤。

    然徐渐敏哪里敢轻易应她,待得皇帝早朝毕,请过了圣意,才着人安排车子送她回府。

    凌家的小翁主远远地站着,看江蒲的小轿出了宫门,满脸皆是怨忿,“连我进了宫门,尚且要步行。她一个民妇,凭甚么坐轿子出去!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圣上特允的。”她自己的侍婢在旁解释道:“好像是昨日在殿中受了些伤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也太糊涂了,明明有了姜家通敌的证剧,却还这般容着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翁主,这可是在宫里呢。”侍婢急声劝止,“叫人听了去,不是给皇后娘娘招不是么!”

    凌家的翁主这才跺了脚,忿忿地折身而去。

    再说刘氏,昨晚听得娘娘留江蒲歇了,羞恼气苦百般滋味齐上心头。自己为了她,用了多少心思!可是她却视自己如仇寇,一点情面也不给自己留。倒是一味的与江蒲交好,她眼中心里可还记得自己这个亲娘么!

    刘氏气苦了一晚上,天不亮就起身往小耳室诵经去了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听圆香在外禀道:“太太,姨奶奶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缓缓地睁开眼,算了算日子,苦笑了起来,今朝又是交利钱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我就来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心内的不安,因着昨晚江蒲留宿南苑,越发的浓重了。本来她还觉得,刘氏身后有徐妃在,可照现下看来,徐妃给谁撑腰还二说呢。

    倘若刘氏靠不住,这府里又有谁是自己的依靠?

    老太太?

    慢说她不中用,就是中用,她满心里也只护着老三。

    老爷?

    自打进京以后,他的身子就没好爽利过。如今,况且他眼里心头,也只有二房那两个丫头。

    王篆香?

    她早就摆明了和江蒲一边,只图清静安稳的日子。

    难怪太太说,在这府里只能自己靠自己,旁人总是指不上的。好在如今自己的兄长也走上了仕途,虽只是个七品笔贴式,可假以时日,定能进了尚书省。

    介时看这府中,谁还会小看自己母子。

    刘如君想像着美好的未来,帘笼响处,刘氏缓步走了出来。她忙起身相迎,又上前道,“这是上个月的利钱,太太请过目。”

    刘氏就在她手上看了眼,就示意圆香接了,“有劳你了。待下个月再把帐做来看吧。”之前她还觉得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,可经了昨晚,她忽然发觉,自己只是在白忙乎。因此往日的心,也就淡了三分了。

    “说起帐来。”刘如君笑道:“婢妾倒是随便记了,待整理了出来,就拿来给太太过目。”

    姑侄二人正说着话,忽听得外边吵嚷,刘氏不由蹙眉问道,“外头做甚么那般吵呢?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陈婆子就进来回道:“大奶奶回来了,看样子是病了,还有御医跟着来呢!”

    姑侄二人交换了个眼神,眸中都露出诧异的神色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