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73、小孩子的争执(下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1:3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徐孜需闻声看去,但见江蒲苍白着脸色,在梅官的搀扶下迈出了垂花门,身后除了桑珠,还跟着两个一身戎服的胡姬。

    众家仆见了这阵势都停了手,垂首侍立一旁。

    “还不把他给扶了下来!”

    江蒲一声低喝,众家仆手忙脚乱的就要去扶赵胜,不想却被徐孜需用拐棍拦了,幽暗的双眸直盯着江,“你莫要以为娘家得了势,就能无法无天了,你到底还是徐家的媳妇,我还告得你忤逆……”

    “忤逆?”江蒲投去一抹冷笑,“敢问父亲,媳妇哪里忤逆呢?就为着媳妇拦着不让父亲打死别人家的孩子!”话音一收,眸光登冷,厉声冲家仆喝道:“还愣着做甚么,他要有个好歹,你们有命赔么!”

    一句话倒是提醒了众家仆,赵胜他可不是奴籍,真打出个好歹,自己可赔不起!

    因此上,他们赶忙七手八脚去扶赵胜,王篆香在旁斥道:“都伤成这样了,哪里走得。连着长凳一起抬进去吧!”

    除孜需气白了脸色,偏又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毕竟,赵胜不是徐家的奴才!

    赵显媳妇牵着女儿,随众人而去。

    江蒲没有即刻回去。而是站在原地,冷冷的眸子扫过众人,“这一回就算了,再有下次……”她话声一顿,眸光后掠去。

    两个胡姬“锵”地声拨出了短剑,正斩在垂花门的小石墩上,“砰”一声巨响,震得家仆心坎发颤,再看时两个石墩已裂成了四瓣

    众家仆无不惊变了脸色,额上冷汗直下。

    江蒲自打从南苑回来。心里一直憋着口气,既有人来撩拨她,哪里有不借机发泄的道理。况且她也需要让家下众人看看,到底谁才是这屋子里说话顶用的人!

    不然,自己救得这一次,下一回呢?

    所以,江蒲看着众家仆腊白的脸色,以及大颗而下的汗珠,心下又痛快,又是得意。又将冰冷的眸光移至徐孜需的面上。稍作停留,忽地福了福身道:“夜里风凉。父亲身子还没大好,且先回吧。”她眸光轻轻一扫,便有被胡姬短剑吓得不轻的家仆,半劝半架地把徐孜需给“请”回了院子。

    尽管徐孜需气得浑身打颤,却也无可奈何。他只能瞪着大儿媳妇斥退了家仆,拄了拐。自己一拐一拐地地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赵胜被抬回了东垮院,儿子血淋淋的样子,看得赵显媳妇慌了神,只知道坐在床边抹眼泪。还是桑珠镇定,一面叫人拿棒疮药,一面叫人去请大夫。

    待江蒲回到院中时已上了棒疮药。大夫也已请了来了,诊了脉说并没有大碍。赵显媳妇才渐渐止了泪。院子里直忙到快二更的时候,才给赵胜喂了散热解毒的药下去。

    赵显媳守在一双儿女身旁,默默地淌泪。其他人都回屋子去了,悄静的屋子,门帘的响声特别清楚。赵显媳妇听见声音。忙抹了泪回头,见是江蒲。就要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嫂子坐吧。”江蒲上前两步把赵显媳妇摁了下来,看了看床上的赵胜,又用手试了试他的额头,还好没有发热。尔后拉了赵显媳妇的手,陪在床边坐下,“我是来和嫂子赔不是的……“

    “奶奶这话我可怎么敢当!”赵显媳妇哽咽着打断,“这些年不是奶奶照顾咱们,咱们娘三个早不知穷困成甚么样子了!如今吃饱穿暖了不说,胜小子还能上学念书。如今挨几下板子,莫说像咱们这样的。寻常人家里老子教训儿子也是常有的事。奶奶要这说,咱娘三个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!”说着,赵显媳妇就要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江蒲连忙拽了起来,“赵嫂子你这是做甚么!这世上本来也就是你帮我,我帮你的。且说到底终究是你待文煜真心起的。况且咱们之间,还要这般仔细地算么!”

    想起过往的种种,江蒲不免掉下泪来。这些年来,她打心底把文煜当亲生儿子一般,对文煜上心的赵显媳妇,她自然也当自家人看的。

    不知是痛得厉害,还是被两人吵到了,总之赵胜挪了挪身子。

    江蒲一面抹泪,一面笑道:“看我只管着说话,倒吵着胜小子了。等会让梅官来替嫂子。”她起了身往屋外走去。

    赵显媳妇送道:“不用了。也没甚么事,何苦又累得她没好睡。”

    江蒲在门口站定脚,将脸一沉,“我还不知道你么,今晚上守一夜,明朝依去带文煜。左右梅官也没事,让她替你半晚上,明朝我让她歇一日就是了。好了好了,夜里风凉,你赶紧进去吧。胜小子还受着伤,再吹了风可不好。”她说着话,就把赵显媳妇往屋里推,自己则下石阶回屋去,不时还回头看一两眼,挥手赶赵显媳妇进屋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江蒲还在梳洗,就听云氏报说,“二奶奶领着大姑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微皱了皱眉,吩咐道:“拿些零嘴果子端出去,她难得来我这大伯母院里一次,别叫人说了我小气了。”

    梅官刚才赵显媳妇那边回来,听了这话很是不悦,“奶奶也太好性了,胜小子挨打都是因为她,还拿果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呀,躺你的尸去,在这里胡说甚么。”桑珠捧了果盒,往她额头一戳,“叫人听了去,好像咱们奶奶跟侄女儿计较似的!”

    江蒲在镜中瞅着梅官嘟嘴不忿的样子,不由笑道:“你个傻丫头,也不动动脑子。老二媳妇为甚么这么一大早领了文姝过来?那孩子能吃到一口果子,才叫稀奇呢!”

    梅官这才转怒为喜,“还是奶奶虑得周全,如此一来,也全了咱们的礼数。”

    江蒲闻言只是微微一笑,不是她要算计个孩子。只是礼数、面子上的事情,她不想授人以柄。

    王篆香蹙眉坐在椅子上,文姝则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昨晚上王篆香就差了秋雁来打听。听说赵胜那小子没有大碍,她才松了口气。若是因着一个庶女害自己和江蒲闹出嫌隙来,自己真是亏大了!

    所以她一大清早,连请安都顾不上,就拎了大丫头来请罪。

    桑珠端了果盒子出来,又亲自倒了茶,就伸手去扶文姝,“大姑娘快起来!”

    王篆香冷眼一瞪,那孩子就一动都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正好文煜洗漱了过来,见了文姝。小脸登时黑了,丢开奶嬷嬷。冲上前就去推文姝,“我不准你来,不准你来……”

    赵显媳妇倒是有心去劝,却被桑珠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文煜你做甚么!”

    听得母亲的斥问,文煜老实站定。

    王篆香见江蒲出来了。忙起身道:“大嫂子,真真是对不住。文姝这孩子打小养在太太那边。都宠得不成样子了。如今二爷又不在,我不受老爷太太待见,我也不敢狠教训……”她一边说,一边就抹起了泪。

    江蒲怜悯地扫了那丫头一眼,真真长得小豆芽似的。她自打生下来,就不受重视,养在刘氏那边最多也就是不缺吃喝。如今虽有老爷子爱惜。可他自己都三日好五日病的,哪里顾得这个孙女。不过想起来的时候问两句。

    “弟妹说哪里话来。”江蒲拉起了王篆香落了坐,“小孩子家的,哪有不争吵打闹的。老爷子隔代亲心疼孙女,看得重了些也是常有的事。你还巴巴地当件事陪罪。”她说着。合便像文姝笑道: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文姝瞅了眼王篆香,见她没有反对。才缓缓地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见小丫头站了起来,王篆香又冷冷地道:“给你大妈说说,昨日到底是怎么回事。看看我昨晚上罚可有罚错了!”

    文姝正要开口,江蒲拦道:“罢了,又不是甚么要紧的事,何苦把孩子当犯人来审呢。去吧去吧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也只是摆明自己的立场,听得江蒲真不计较,她自不会深究,当下冲文姝喝道:“这回就算,再有下次,可就不是站墙脚这般简单了,去吧!”

    文姝听得个“去”字,一溜烟地跑走了。

    王篆香指着她的日背影,怨声道:“瞧瞧,这还有一点规矩么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孩子都小,慢慢教就好了。这会可不早了,再不去请安,老太太又要给咱们脸色看了!”

    江蒲携着她手笑着出了屋子,一起往李太君院里行去。妯娌俩一进院门,李氏就迎了上来,递给江蒲一个眼色,意思是老太太可不高兴呢!

    江蒲笑了笑没当回事进了堂屋,见刘氏陪坐在边上,也是阴沉着个脸,心里估摸着应该是为昨晚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果然不等二人行完礼,老太君就怒声问道:“老大媳妇,我听说昨日傍晚你在垂花门外听了刀,且还是当着你父亲的面?徐家如今是落魄了,可也还由不得你胡来。”

    尽管老太君和儿子不大和,可在这件事上,绝对是站在儿子这边的。昨晚她见儿子被家仆那般押进来,心底真是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更何况江蒲能这么对公爹,也就能这么对自己!

    不用李太君唤起,江蒲就自己缓缓站起了身,笑盈盈地看着李太君:“老太太真是多想了,孙媳妇不过是吓一吓那些家仆。他们实在是太像了!赵胜那小子可不是咱们家奴才,父亲病得糊涂,又心疼孙女,也还说得过去。可他们不仅不劝,反倒下死板子,真要有个好歹,难道让父亲偿命去么!”

    “你!”李太君看着她的笑厣,浑身打颤。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你也该私底下教训,你父亲还病着呢,吓出个好歹,又怎样了?”刘氏的质问比着李太君有力多了。

    江蒲依旧还是笑,“这是媳妇迷糊了,不过太太放心,再不会有下回了!昨晚上媳妇说了,再有下回直接拉出去……”她话只说了一半,余下的半句虽没有出口,却让人心胆生寒。

    堂屋里正僵着呢,忽听人报,“大爷回来了!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