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77、淡扫娥眉朝至尊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1:5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徐夫人快快请起。”

    皇帝面容刚毅,很有些行武的气质,即便是嬉笑着也给人冷峻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谢圣上。”江蒲缓缓站了起来,却只低着头站在丈夫身边。

    徐渐敏笑道:“后边小花厅里已摆了酒菜,还请圣上移步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爱妃了。”皇帝携了徐渐敏的手,招呼众人:“走走走,咱们三个好久不曾一起吃酒了,这一顿只当是给元胤饯行了。”

    诸人围桌而坐,徐渐敏不时地打量坐在皇帝身边的那个女子,怎么看怎么眼熟,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!

    江蒲听了皇帝的话,侧身在赵元胤耳边低声问道“元胤你不是才刚来的京城么,怎么又要走呢,去哪里呀?”

    赵元胤苦笑着,不知如何做答,一仰脖子喝尽了杯中的桂花酿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都不想入朝为官。可是这一回,实在是避无可避了。况且,他也需要一个强迫自己离开的理由!

    而江蒲自以为问得小声,可坐在上首的皇帝却听得清晰得很,“定远候没和夫人说么,再过两日他们就要起身回漠北去了,元胤做为护军参将随行。”

    江蒲满脸惊诧,心下说不出是甚么滋味。即有高兴又有不舍。至于赵元胤她相信,不会做出甚么危害姜家的事。可皇帝这么安排,那是摆明了不信任姜家。

    想着姜家付出了这么多,还要受皇帝的忌讳,江蒲不由偷偷地投去一记白眼。谁想被皇帝逮了个正着,“徐夫人的妆容倒是简便,往先听说夫人不好妆扮,朕还不信。没想到果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惟恐皇帝见责,连忙解释道:“圣上,是臣妾让嫂子换了妆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言未了,陪坐在末位的女子除了面纱,清笑道:“我早说了,静之的夫人可不寻常人可比的。”

    姑嫂二人闻言看去,脸上皆露出惊愕的神情,江蒲愕然过后旋即转喜,“三娘,怎么会是你呀!”

    “圣上宣我进宫教授歌舞。听说你来了,特地求圣上带我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江蒲此时已坐到柳三娘身边了。拉着她的手,很是亲热,“我还说过些日子去瞧你的呢,进了宫可就难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何出此言,朕才想说请夫人多进宫来陪陪敏儿。深宫寂寞,有你陪陪她。聊聊家常也好打发日子。”皇帝柔情款款地看向徐渐敏,握住了她的手,

    徐渐敏且娇羞地低了头,一副夫妻情深的样子,“臣妾谢圣上怜恤。”

    柳三娘侧了身子,垂下眼眸,脸上的神色瞬时暗淡。

    江蒲就坐在她身边。自是看得分明,两道恨恨眸光直投了过去!

    徐渐清看在眼里,心下微叹,素素的秉性就是好打不平,尤其是男女之事上。圣上也是的。明知三娘的心意,也让她进了宫。何苦做这个样子给她看,这不是伤人心么!

    赵元胤也感觉到江蒲的不悦的眸光,他知道徐渐清不好开口,故作嬉笑道:“嫂夫人,旧年在欢喜楼你那个谜题可是刁钻,这会有没有好的,也为难为难圣上。免得静之提起,就只笑话我!”

    柳三娘也希望能有事打断他们的亲密,因笑着向江蒲道:“可不是么,往素你最会玩的,今朝怎地这般悄静呢!”

    “是么。”徐渐敏不露痕迹地从皇帝手上抽回了手,跟着众人笑道:“嫂子在家里,闲下来时就歪着吃零嘴,看话本,我倒不知道她还极会玩呢!”

    皇帝也被挑起了兴致,“是了,朕也听说过南方无佛的谜题,也真亏你想得出来。可还有新奇的,也说来给朕朕猜上一猜。”

    江蒲本想安安静静地吃完顿饭也就算了,可现下四双眼睛都盯着自己,推是不推不掉了。只好搜肠刮肚的想。徐渐清见她蹙着眉,有心替她挡一挡,拿了只螃蟹起来,问赵元胤道:“你可还记得那年在乘风楼殳小子呤的螃蟹咏么?”

    “噢,原来殳小子还作诗。”皇帝很是惊诧,“朕可要听听了!

    江蒲笑道:“他哪里会作甚么诗,不过是被逼急了,胡诌了几句。我也是听说了,很不成样子!”

    皇帝却道:“左右他不在,说来一乐么!”

    显然皇帝对姜殳的诗好奇心不是一点两点

    “牡丹堂上坐举杯,闲人诞口盼重阳。贪吃相公应有酒,横行公子却无肠。”赵元胤敲着蟹壳念完,问徐渐清道“我没有记错吧?”

    徐渐清吃了口酒,眸光轻瞟,“一字不差!”

    皇帝微叹道:“我只当殳小子只知枪棒,没想到作起诗来,也还有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甚么样子啊!”赵元胤很是不然道:“不过是照景写实,最可笑的是那会刘文远正吃酒呢,他念出第三句来,可把人呛得不得了!”

    听到“刘文远”这个名字,徐渐敏眸光轻闪。江蒲怨嗔地横了赵元胤一眼,急中生智,想起适才在屏风后换衣衫冒出的句子,便笑着叉开话道:“我想到谜面了,就一句写实的‘淡扫蛾媚朝至尊’打一字。猜不出来,可要罚酒三杯!”

    江蒲也算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,一玩闹起来,眸子都亮了。

    三个男人听罢蹙眉苦思,皆是茫然无绪。而徐渐敏和柳三娘,只略一思忖,便心下了然。

    眼见徐渐敏凑到皇帝耳边,就要通风报信,江蒲一时忘形,呼道:“渐敏不许作弊!”

    “朕就不信咱们还及不上几个女子!”

    “那臣妾就等着圣上的谜底了。”江蒲一面说,一面拣了个团脐的。揭了蟹壳,挑出蟹黄沾了姜醋送进口中,脸上满是知足的样子。

    徐渐敏替皇帝挑了蟹黄在小碟子里,小声的提醒:“圣上还记得前朝的十眉图么?”

    皇帝登时恍然,拍着桌子道:“谜底是‘关’字。上头两点是倒翅眉,至尊么不是天还是甚么!这个谜题,果真是别出心裁!”

    江蒲暗地里撇了撇嘴,违心地赞道:“圣上英明!”心里却想着,真是没意思!出这种刁钻的谜题,不就是为了取笑人么!现下倒好,不仅要给提示,还要夸奖人。

    那还玩甚么,老实吃东西好了!

    然而皇帝正在兴头上,追着江蒲问谜题,江蒲只好把肚子里的脑筋急转弯给拿出来。

    譬如,甚么瓜不能吃?甚么路最窄?借甚么能不还?猜到了皇帝自然高兴,猜不到,听了答案,也是哈哈大笑。本来脑筋急转弯这种谜语,就是个冷笑话,用来活跃气氛。

    众人玩得高兴不知不觉,已到申时。

    坤淑宫里,皇后小息起身,坐在妆台前理妆,问宫婢道:“内府送了今晚上侍寝的堞册来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宫婢迟疑了会,小声回道:“圣上还在延福宫。”

    凌皇后闻言一怔,下一瞬冷笑了两声,“她不愧是徐家的女儿,时机真是看得准啊!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