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78、做客甄府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1:5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钦点的六品郎中,从未有过的四字诰命,位份尊贵的皇妃,即将降临的龙嗣,时常进出宫禁的恩宠。

    一时间徐家炽手可热,风头无两。

    京中官员有心交结,只是徐家离京日久,与众人都谈不上甚么来往。没个由头,找上门去,人也未必见你。何况徐家摆出了一副闭门谢客的作态。

    不过,沉寂总是有人打破的。头一个上门邀约的是-----甄家!谁让人有理由呢。

    当日甄夷简父子在金陵时受了徐家的款待,如今徐家上京,自然是要回请的。

    江蒲接着在云氏那里喝饱奶的儿子,轻拍着让他打奶嗝。眼眸扫过案几上的拜贴,疏淡的眉头拧了个小小结。

    “该来的终究是来了!”

    “奶奶不愿去,就直接回他们就是。如今可是他们奉承咱们!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,府里上下对江蒲都是毕恭毕敬,连带着梅官也受奉承。她难免有些个得意了。

    桑珠给了她一记白眼,劝江蒲道:“奶奶还是去吧,不然人不说奶奶喜静,倒说咱们是小人得势,眼里没人了!”

    江蒲心里也还在迟疑。不去,就如桑珠说的,未免让人觉得徐家孤高自许,在官场上到底还是和光同尘的好。可是去了,到时候东家请、西家请的,这日子还有清静么!

    “不然。”云氏理好了衣服,出主意道:“奶奶就让二奶奶带人去吧,反正贴子上说是请咱们家。老太太、太太去不去得,又轮不着奶奶做主!”

    江蒲苦笑道:“这还不是一样,明摆着打人家的脸。罢了罢了。”她逗着儿子的巴,吩咐梅官道:“你去写个贴子。就说咱们旬休日过去。”又叫桑珠,“你看着备些礼物,头一回上门,总不好空手去的。”

    为了避免自己被甄家人包成了馅,江蒲不得已玩起了人海战术。休沐那日,不仅是李老太君,连林素云母女都跟着一起去了。四五辆大车,倒让甄家惊了下。谁能想到,徐家连妾室都带出门来做客呢!

    众人叙过礼,分了宾主坐下。江蒲便将文仲抱到了身边,又让文煜出去撒丫子疯跑。因此。甄夫人说不得两句话,她不是喝斥文煜,就是哄文仲。

    尽管她嘴里一再说着报歉,可甄夫人也不是没眼色的傻子。随便找了个借口,就转去主桌陪刘氏并李太君去了。

    自己若能拿下了她上边两个长辈。一样可以达成目的。献懿昭睿夫人,诰封再长再得圣宠。终还是徐家的媳妇,况且这事与她又没有多少相干的。

    “旧年我就听说府上的三爷学问顶好,今日一见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”甄夫人一落坐,先就拿眼睛把徐渐止打量了遍,虽然还有些孩子气,然相貌斯文。眉眼秀气。

    她心里盘算着,徐家的势头加上他的才学,明年恩科莫说中状元,进士及第总是跑不了的。虽说是庶出差了些,可就自己这样的人家。权贵子弟瞧不上自己,一般人家自己又不愿低就。

    倒不如徐渐止。只要徐家荣华不倒,他终究是幼弟,总不会不带携他的!

    李太君听见人夸自己的宝贝孙子,笑得合不拢嘴,“不是我太婆说嘴。论起学问来,他真真是不错。可惜着旧年大比之时偏生病,倒是耽误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。”甄夫人顺着话叹道:“咱们老爷听说府上三爷病了,着实感叹了一翻呢。”

    刘氏坐在旁边,剥了个橘子递给李太君,“老三他才能多大的年纪,就是书念的好些,也经不住大家这样夸赞。旧年病了那一场,我倒说是好事。所谓大器晚成,少年得意总不在甚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甄夫人话锋一转,笑道:“到底是太太长着我几岁,看得就是比我远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听在耳里,心下只是好笑。亏得她还是个二品大员的夫人,说起话来竟是这般没脸没皮。难怪江蒲不愿与她们结交了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、太太安好。”甄家的小女儿甄思宜,领着丫头走上来见礼,回身从丫头的手上端了青瓷盖盅上来,隔着盖盅众人就闻到一阵荷叶的香气。

    刘氏并李太君,不由都笑了起来,“这是甚么呀,闻着怪清香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叫莲蓬羹,是宜丫琢磨出来的。”甄夫人揭了盖盅,李太君往前一瞅,但见碧青青的汤碗仿若盛夏的荷塘一般,碧绿荷叶,红艳艳的荷花,香梨雕成的莲蓬里还藏着滚圆的莲子。

    刘氏看得啧舌不已,不由拿眼睛把甄思宜一通打量。

    “难为她怎么想出来的呢!”李太君啧叹着拉了甄思宜的手,着实夸赞了一翻,“才多大点人儿,怎么就生了这么一双巧手!”

    甄思齐只羞涩的低头而笑,甄夫人微笑着道:“老太太莫要这样称赞她,左不过是在家里闲了无聊,才想出这样个玩艺来。又不是她亲手做的,都是厨娘们动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错了!”老太君赞叹道:“咱们家里说起来两个媳妇,可想得出这些精巧的东西来!”

    李太君一直认为自己之所以没有大家长一言九鼎的威信,是因为儿孙们不孝顺,所以她逮着甚么会就要报怨几声。

    可甄夫人怎么肯得罪江蒲呢,讪笑两声,“老太太趁热尝一尝。汤里的莲叶荷花都是可吃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刘氏已吃了一个莲蓬下去,“怎么我吃着莲子里的馅不大一样啊!”

    甄思宜接着话道:“是不一样的。有豆沙的,芝麻的,莲蓉的、桂花的、五仁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!”刘氏放了盖盅,向甄夫人笑赞道:“你们家到底是怎么养出这么个心灵手巧的女儿,把我爱得不行呢!”

    李氏就站在李太君身后,看着这架式,心下不免忐忑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说甄家门第清贵,甄思宜的品性人才也还配得过渐止。可她还指着将来的亲家提携儿子呢。她们这般巴结讨好,显见的是没甚么权势。

    所以这门亲,她是很不愿意的。可自己只是个妾室,这种场合,没有她说话的份。只能拿眼神示意儿子。

    徐渐止本就不耐陪在这里,再听了刘氏和甄夫人的对话,脸上火辣辣的做烧,只是不好离开,接到母亲的眸色,手肘一带,案几上的茶碗登时就盖在了他腿上!

    江蒲因吃着莲子软乎,便用小勺子一个个掏出来,喂给文仲。母子俩吃得正高兴呢,听得上首吵嚷,都回头看去。就见一群婆子围着徐渐止,甄夫人又是陪不是,又是一迭声叫人去拿换洗的衣物。

    李太君关切地看着,直问,“烫着没有哇?”

    “不碍的,不碍的。”徐渐止一面说,一面跟着婆子换衣服去。

    刘如君侧坐在末位,适才的那一幕,她瞧得一清二楚。莲年有鱼的青花汤匙,沿着盖沿一圈圈的搅着,眸底是微微的冷笑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