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79、送别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2: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自从那场酒宴过后,甄家母女与刘氏登时就熟络了起来。只是因着徐家邀约不断,才来往的稍稍少些。至于各府的邀请江蒲基本都去了,就是她嫌烦了,也还有刘氏她们。

    刘家起先还矜持着,毕竟老太君生辰那天,他们后头做得不大好看。看徐家还是比较谦逊的,才下了贴子去请。

    偏偏这日是姜家和赵元胤动身的日子,江蒲夫妻俩自是选择去送行的。刘家诸人没见着他们,是恨在心头,恼在面上。郑氏当着小姑子的面,狠狠地数落了一通。

    刘氏只管陪着笑,不轻不重地再三解释,“连山他们要回漠北去了,夫妻俩总要去送一送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郑氏连带着把姜家也怨怪上了,“不提他们也罢。梗小子不在了,他们哪里还把咱们看在眼里。在京里这么些日子,竟是一回都没来过。是啊,如今人家定远候了,哪里是咱们能比得上的!”

    刘氏只是微微笑着,也不多说甚么。

    京城北郊的十里长亭外,停着一队车马。守在门口的家将仆人,个个都是气度沉凝,杀气隐藏,一望便知是百战余生的勇士。

    “啊嚏!”

    江蒲刚举了杯要敬酒,姜夫人突然连打了个响亮的喷嚏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看不上我,也不用装成这样吧!”这一路上,江蒲都在搞笑作怪,惟恐挑起了离愁别绪。她宁可不着调的傻乐着,也不想泪眼汪汪地送别。

    这一别何时再见,就说不准了。姜夫人也想高高兴兴地吃一顿送别酒。

    “说我看不上你!陛下给我评评理,我在京里这么些日子,她来瞧过我几回?日日只顾着到处吃酒做耍。”

    皇帝摆手笑道:“可别把朕扯进来,就她那张不饶人的嘴。朕可得罪不起!”

    柳三娘也捂嘴笑道:“陛下说起来,我倒想起那晚在花舫上的事。她一个人把那些个书生相公驳得面红耳赤,偏又开不了口,倒真有些女学士的风范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眸光一斜,“你甚么时候又跑出去玩了?还上了花舫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江蒲郁闷地横了柳三娘一眼,若不是两人之间隔着好几个人。她真恨不能一脚踹过去。这孩子也太不厚道了,竟然当着徐渐清的面,把自己夜游画舫的事给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梅官总闹着要出门去看京里的夜市,我被她闹得没办法,才不得已出了门。”江蒲急乱地找了个挡箭牌。可怜梅官站在一边,无辜中枪。端着一脸茫然的样子。若得众人尽皆掩嘴而笑。

    皇帝更是连咳了好几下才止了笑意,“没想到朕封的这个夫人,竟还是这般孩子气的。”

    赵元胤是千万般不舍得离开,可事到如今却已由不得他了。所以自打开席他就自己一个人灌闷酒,这会喝得已有些微醺了。桃花眸越发是迷离媚惑。

    “这算甚么呀!那年在金陵,我还记得是花朝节。咱们一行人上留云庵玩去。她给所有人都雇了软轿,惟独就让我自己上山,你也真做得出来呀!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说。”江蒲不甘示弱地回驳,“你怎么不说原故啊,再没有你得罪刻薄了我,我还要替你雇轿子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赵元胤梗着脖子,毫不相让地道:“要不人怎么说。小人与女子难养,我最多不过是句无心的话,你何至于就玩针对呢!”

    “我针对你!”江蒲睁大了眼睛,拉了柳三娘,“三娘。你说他说的那话可气不气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久以前的事,我可不记得了。”柳三娘见惯了他们拌嘴。可不想被牵扯进去。

    皇帝饶有兴致地看两人拌嘴,又悄声向徐渐清道:“没想到元胤还有这般孩子气的地方。”语气间,颇具深意。

    徐渐清闻言,不由转头看去。皇帝的龙颜微微笑着,眸中有些欲说又止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如今他两个算好些了,往前吵得更厉害。知道的人说他们交情好,不知道还当是兄妹俩吵嘴呢!”徐渐清把“兄妹”二字咬得极重,在座诸人皆听得分明。

    赵元胤身子微微一僵,停了争吵,一仰脖子,又是一杯酒下肚。他知道自己的心思,徐渐清看在眼里,嘴上不说罢了。

    而自己也的确是着紧他这个朋友。他之所以答应跟着去漠北,一则是为了姜家,二来也是想给自己找一个离开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兄妹,哪个像他这样做哥哥的,一点都不让人的!”江蒲撇着嘴轻嗤了声,靠向姜夫人撒娇道:“嫂子,你说是吧!”

    姜夫人有时候真看不懂这个小姑子,旁的事上明明精明的很,怎么在这件事上就糊涂至此呢。

    打心底里说,她是更钟意赵元胤的。至少他身上没背负着一个家族。能自由自在的,素素性子本就喜欢海阔天空,跟了他天南地北的逍遥,是何等的自在。

    若今日徐渐清待素素不好,那么自己拼了命也要为她挣来自由身。可是明眼人都知道,他们夫妻情深,再容不下旁人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赵元胤是哪里不对,怎么就看上了不该看上的人了!

    姜夫人心下怅叹着,嘴里咽了个虾球丸子,借着打趣江蒲敲打赵元胤道:“赵兄弟你去了漠北就知道了,姜家大姑娘是出了名的霸道,莫说咱们了,就是营里的兄弟,她说声恼动手就打人,还许人还手的!说到底都是咱们还是咱们的不是,打小儿起她喜欢甚么,咱们都宠着依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嫂子!”江蒲不依了,“今朝这顿是饯行,又不是专门数落我。”说到这里,她眸子一亮,指着赵元胤道:“当日在这宫里,咱们和圣上可是给你饯过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赵元胤放了筷子,抬眸看向江蒲,冷冷地打断。“让我走开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蒲本想说甚么,却被他眸中的悲伤给吓到了。自己和他不是素来就这样调侃玩笑的么,他怎么好好的就这个样子了。

    赵元胤故意和江蒲拌嘴,无非是想给自己留些回忆。却被徐渐清一句“兄妹”戳中了痛处。而姜夫人的话里话外更是透着江蒲心上的人是徐渐清,让自己死心!

    他心里的苦涩本就快要决堤了,江蒲无心的一句赶人的话,虽明知是玩笑,他还是忍不住露了真情。只是话一说完,他便即后悔,低了头只是灌酒。

    江蒲这会算是看出些端倪来了。凑到徐渐清耳边低声问道:“元胤是不是有甚么不顺心的事呀?”

    她声音再小,可在坐的几人。皆是身怀武艺的,自是听得分明。赵元胤拿杯子的手,苦笑着顿了一顿!

    徐渐清向赵元胤看了一眼,笑道:“野马上了笼头,自然是不痛快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罢恍然。赵元胤洒脱的性子,她也是看在眼里的。如今被绑去漠北做甚么副将,心里苦闷也是能理解的么!想到这里,她不由又向皇帝投去一抹忿忿的眸光!

    都怪他,要不是他,自己好歹也还有个玩伴。

    而赵元胤听了徐渐清的话,只有苦笑的份,这一切都是自作自受!他的悲伤。皇帝看在眼里,心下不忍,起身道:“好了时候也不早了,趁早起身的好的。”

    听皇帝开了口,江蒲拉着嫂子。满心的不舍,瞬时间就红了眼眶。她不想哭。因此眼泪只在眸中打转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千万保重。”

    姜夫人心下虽也不舍,倒还没有落泪,拉着江蒲的手,微微笑道:“你也是。家里谁敢给你气受,就给我写信,看我拿大刀砍他!”

    江蒲被逗得笑了起来,忍在眼眶中的热泪滚滚而下,“是了有嫂子靠着,谁还敢欺负我!”

    姜夫人轻轻拭去江蒲笑容上泪珠,把她的手交到徐渐清掌中,“素素我就拖给你了,千万替我照顾好她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放心。”徐渐清紧紧握住妻子的手,看着她柔情笃定,“我虽不敢说不让素素受委屈,可我定是拼尽全力护着她和孩子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的实话,让姜夫人放了心。他背负着一个家族,素素的委屈是受定了,可只他心里有素素,那些委屈就都能忍过来。

    就如自己一般,嫁给了姜梗,忍了多少不能忍的事。

    在失去丈夫和长子的时候,她多么想不管不顾地,带着一双儿女杀回漠北,扯起反旗,让整个天下来承受她的愤怒与悲伤。用那个疑心病重帝王的人头来祭她生命中至爱的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能。姜家数代忠良,还有丈夫的威名,不能毁在她的手上。她只能狠心留下幼子弱女为质,带着军队杀奔漠北,替夫、子报仇,替帝王守江山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这一切都跟场噩梦似的!

    “嫂子,你不用担心我,我答应你不论怎么样,我都会好好的。”江蒲不知她想起来丈夫和儿子,只是看着她赤红的眸子眼泪就扑籁籁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皇帝看着她姑嫂依依惜别的样子,心下颇有所感,自己生于帝王之家,兄弟姐妹不少,可却多是你死我活的死敌。这样的浓浓亲情,也只能在赵元胤身上感觉到一些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放心戍边,朕自会照管她的。”说完,又向赵元胤道:“你好好帮衬着夫人,等你出息了,朕给你说一门好亲事。绝不比静之的差。”

    赵元胤苦笑着拱手谢道:“那臣,就先谢过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那边厢江蒲已把满脸是泪的连山送上了车,姜夫人并一众家将也都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赵元胤最后看了江蒲一眼,策马随大队而去。

    江蒲目送着众人去远,再忍不住眼泪,哭倒是丈夫怀中。

    皇帝眺目远送,淡淡地道:“不用那么难过,他们总有回来的日子的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纳闷的眸光还不及瞅过去,身后传一阵急促的马蹄声,众人回头看去,一个身着绿袍的内侍,滚下马来,手脚并用的爬到皇帝脚边,哭着禀道:“……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