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80、木薯粉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2: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绿袍内侍自马背上一路滚到皇帝脚边,叩头禀道:“四殿下自延福宫回去后,吐泻不止。皇后娘娘请陛下尽速回宫。”

    “延福宫?老四去延福宫做甚么?”皇帝阴沉下脸,不怒而威。

    江蒲也止了哭声,不安地握住徐渐清的手。延福宫不就是渐敏的宫殿么!

    内侍颤着身子回道:“奴婢,奴婢,奴婢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已被皇帝一脚踹翻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要你们做甚么用!”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柳三娘在旁劝道:“还是先回宫吧。”

    皇帝重重哼了声,甩着袍摆上了双辕马车。柳三娘回身向徐渐清夫妻道:“你们也先回吧,不要太担心了。”说着,也跟了皇帝凳车而去。

    肖贤馆位于上三殿的西侧,只隔道昭德门,历来为皇子居所。今上子嗣诞育的迟,虽已是界而立之年,也还只得四个儿子,最小的老四才得四岁。

    虽然尽皆庶出,可因为没有嫡子。皇帝对庶子也还是看重的,不过现下最令他动怒的倒不是小儿子的吐泄,而是“延福宫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徐渐敏是先帝钦封的侧妃,身份尊贵,她若能诞下皇子,多少能充做嫡子。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出了事!朝堂上才刚安稳了些,后宫又不安宁了!

    皇后、徐渐敏还有皇四子的生母钱氏,都守在屋里。皇后是一脸的担忧,不住唉声叹气。徐渐敏挺着大肚子坐在左首,脸上一派从容。

    钱氏在末座上悄悄地抹着眼泪,她本只是王府家生婢子。生了一儿一女,才被提拔成通房丫头。明年能被同册封为媛,就算是圣上天大的恩典了。

    所以。当着皇后的面。她万般担忧,却也不敢放声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驾到!”

    听得内侍的传禀,众人忙接了出去。徐渐敏也在珍格儿的搀扶下,跟在皇后身后行礼。

    “臣妾恭请陛下圣安。”

    皇帝只扫了众人一眼,也不叫起,径自进屋而去。皇后半蹲着身子,一抹桃红色的裙裾从她眼角掠过,登时冷了眉眼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恰好苏御医诊了脉从里屋出来,被皇帝逮了问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臣,臣……”苏御医年纪老迈。被皇帝疾言厉色的一问,躬着腰只管打颤。就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皇帝本就气急,见了他这个样子,却发添了三分怒火,立了一双剑眉,厉声喝道:“问你话呢。发甚么颤!”

    只是他这么一喝,苏御医吓得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柳三娘及时拦了劝道:“有话慢慢说。”说着扶了苏御医起来。“为人父母的,听说孩子病了难免有些着急,您老别太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柳三娘一翻软语,苏御医才稳了心神,颤颤兢兢地道:“四殿下怕是误食了木薯粉。”

    “木薯粉?”皇帝坐了下来,问道:“那是甚么?”

    苏御医抹了把额头上冷汗,正要开口。皇后进来道:“木薯粉暹罗进贡的,无色无味香,洒在面点上略作点缀,素来就是如些的呀!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说的不错。”苏御医朝皇后略一躬身,“只是用多了难恶心呕吐。四殿下年纪又小……”余下的话,也就不用再多说了。

    “用多了?”皇后蹙了眉。“都说了只是点缀点缀,怎么会多呢,况且也只有糖霜蟹黄包上洒了些,我记得老四也只吃了三两个呀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斜眸看去,面上冷厉的线条,令皇后闭了嘴,徐渐敏却还是一副不卑不亢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去把蟹黄包拿来,再宣了御膳房的人来,朕倒要瞅瞅,那是怎么个多法!”

    众内侍应了,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工夫,掌管御膳的内侍管带杨德成,便急急地走了来,跪了向众人行了礼,就有小黄门端了糖霜蟹黄包来。

    “你瞅瞅这个蟹黄包上到底撒了多少木薯粉?”

    杨德成掌管御膳房,自然知道木薯粉的害处。听得皇帝发问,他圆滚滚的身子,登时出一层冷汗。待他张眼瞅去,心下大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这份糖霜蟹黄包并不是御膳房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皇帝的眸色登时冷了三分,“你肯定。”

    杨德成肯定道:“因着做奶包子的三人是打南方来的,他们习惯在摺子上留个小口子。再则御膳房每做一道膳点,都要登记在册,陛下只管拿了册子来查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眉头皱成了川字,宫里能配小厨房的,除自己也就是坤淑宫和延福宫了。尽管明知是有人设计陷害,皇帝还是不得不把眸光投向徐渐敏,冷声质问道:“这东西可是你宫里做的?”

    徐渐敏缓缓地站了起来,屈膝淡然道:“臣妾不知!”

    “你!”皇帝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,想要替她开脱两句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柳三娘不顾皇后的冷眼,开口道:“事情都还没查清楚,怎好这般质问一宫主位。况且,娘娘怀着身孕,怎么会让小厨房做糖霜蟹黄包!”

    “三娘子这么说,莫不是以为本宫要加害四皇儿吧!”皇后细长的眉梢挑入鬓角,两立冷眸直盯着柳三娘。

    宫里一共三间小厨房,乾泰殿没人敢怀疑,他们也不会做这等事。所以不是延福宫,就是坤淑殿。

    “婢子没这么说。”柳三娘毫不示弱地回视,“只是好奇延福宫怎么会端蟹黄包出来,偏还出了事!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皇帝不耐地斥责,打断了二人的争锋相对,低眸问跪在地上的杨德成,“你瞧瞧,这里头到底搁了多少木薯粉?”

    杨德成连忙应了,拿了包子起来细瞅了瞅,叩头颤声道:“只怕是掺小半在面粉里,而且里里边的蟹黄也不大新鲜。”

    “掺了小半!”皇帝眸色如刀,面上抽搐着冷笑,“这就是朕的后宫,这就是帝国最尊贵的女人!”皇帝一拳捶在案几上,茶盏被震落在地,哐啷一声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皇后、徐渐敏,还有满屋子的人都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皇帝冷凝着眸子,往一妻一妾的面上缓缓拖过,齿缝间似有阴风荡过,“徐妃产期将近,着在延福宫静养。无朕旨意诸人不得出入!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