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85、皇后的架子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2:2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听着乾泰殿传来的,要求贬谪徐渐敏的呼声。凌皇后觉得无比受用,真是好久没这般痛快过了。不过她心里再高兴,面上也只是微微而笑。

    反倒是跟在她身边的凌家小翁主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,“娘娘,看来延福宫那位是撑不到册封了。娘娘也不用担心她肚子里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嫣儿。”皇后猛然投去一记冷眸,冷硬地打断了凌嫣的话,有些事放在心底就好,决不能宣著于口。

    凌嫣却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,“我不也是私底下说说么,况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皇后冷了眸色,“你当宫里是甚么地方,能由得你信口胡言,你若管不住那张嘴,就给我滚出宫去!”

    就在凌嫣嘟嘴低头的时候,一名宫婢进来躬身道:“禀皇后娘娘,昭睿夫人晋见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她,皇后娘娘没工夫见她,让她回去!”凌嫣最恼的就是江蒲了,自己打小苦读才搏了个才女的名声。可她倒好不仅抢了自己的风头,还说诗词一道,不过是打发时间的微末之技!

    宫婢没得皇后的命令,不敢就走,只能躬身候命。

    凌皇后瞪了眼自家侄女,端庄的面上,一片冰冷,“你去告诉她,本宫不想见她。”

    听到皇后直接、毫无掩饰的拒见,江蒲只是微微勾了勾嘴角,眸光投在地上的阴影处,“那么我就在这里等,等到皇后娘娘愿意见我为止。”

    宫婢为难的踌躇了会,终还是转身回殿。

    “要等,那就让她等好了!”皇后不以为然地道:“嫣儿随本宫出去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凌嫣答应着,随皇后出了殿门。

    站立在丹陛上的江蒲听见脚步声,抬了眸子,皇后却对她视若无睹,与她擦肩而过。凌嫣路过她时,得意的嗤了声,而回应她的却是江蒲的淡淡的笑眸。

    不仅是凌嫣。连皇后都因她的浅笑,怔了一下神。不过只有一瞬间而已。下一瞬。皇后就带着一众宫婢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皇后远去的身影,二乔满面怒色,“她们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,至少也该看在将军的面上呀!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表姐罢了。”江蒲垂眸微笑。“好在嫂子本事。 不然我手上还真是无所凭仗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。”坤淑宫的崔尚宫本是皇后的陪房,跟随她多年,处事最是沉稳,她随着皇后的步子且行且劝:“不论怎么说,昭睿夫人总是定远候的小姑子,况且陛下又才封了她夫人的称号。咱们这么把她晾在殿门口,莫说定远候。就是传到陛下耳中,于娘娘也没有甚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说甚么话。”凌嫣巴不得江蒲站死在坤淑殿门口,听得崔氏的话急急驳氏道:“照你的意思,皇后娘娘还要看她们的脸色的不成!”

    “老奴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崔氏躬身稍退了一步。她服侍皇后多年,知道自己的话皇后一定是听进去了的。

    果然皇后顿了脚。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。就算徐渐敏倒了,却不代表徐家会倒,徐渐清陛下还有用呢。更何况,她还有漠北撑腰,自己的确不该这样给她难堪。

    漠北那边倒是鞭长莫及,可是陛下,此时他还需笼络着漠北,叫他知道自己这样给江蒲难堪,心下定是要恼的。

    可是也没有自己急急赶回去的道理。登时不由蹙了眉尖,“那依你又怎样呢。本宫这会回去,岂不叫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大可以再逛一会,由老奴回去请夫人进偏殿相候。陛下在气头上,娘娘也是要自保的,避而不见再正常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挑了嘴角笑笑,瞅着远处随风而落的细碎桂花,深吸了一口微凉的香气,“那就依你说的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崔尚宫应声而去,凌嫣咬着下唇万般不甘,瞅着皇后姑妈冷笑的神色,不敢多说甚么。

    江蒲主仆三人被进了偏殿的小稍间,宫婢们上过茶便就退了出去,撇了她主仆一候就是大半个时辰。眼见得时已近午,依旧还没有人来。

    二乔不免有些焦急,“夫人,她们这是故意耍咱们呢。”

    “也说不上耍咱们,不过是觉着被人堵着门口不好看,换个隐蔽的地方让咱们候着。”江蒲给自己添了些茶水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奶奶,总不是会回事呀。”桑珠微拧着眉担心道,万一皇后就是不见她们,那可怎么办?她们人已经在坤淑殿内,可再没有闹的道理了。

    江蒲轻呷了口茶,气定神闲地笑道:“放心,她一定会见咱们的,不过就是摆摆架子,让咱们多候些时候。”

    皇后能把自己弄进殿来,就说明她还没有得意到发昏,总晾着自己是解释不了问题的。所以,她总会见自己!

    江蒲笃定令二乔与桑珠稍稍缓解了些焦急担忧,她们学江蒲摆出气定神闲的样子,可是眸底还露着一丝急躁。

    当外边的西洋大座钟传来“铛”一声响时,终于有宫婢走来相请,“娘娘,请夫人过去说话。”

    江蒲随着宫婢出门,瞄了眼外边的大座钟,心坎掠过一丝冷怒,自己果然没听错,是一点半了。皇后这谱摆得还真是大啊!

    “娘娘,夫人来了。”随着宫婢的禀报声,皇后不疾不缓地声音从内殿传了出来,“请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宫婢这才打起了帘子,江蒲躬身进去,皇后自榻上坐正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臣妾恭请皇后娘娘万福金安。”

    江蒲躬身行礼,皇后却没有立时叫起,接过宫婢手上的桂圆红枣茶,轻呷了一口,缓缓道:“本宫晾着你,是想你知难而退,谁想你竟然这般不知好歹。你这样闹不仅救不了徐妃,指不定连徐家也要牵扯进来。你们家老二的事才过了多久,朝上多少人等着捉你人的把柄,你还这般没有轻重。本宫知道,你是看着陛下宠信你。可真惹怒了朝上重臣,陛下也未必保得住你们!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。”江蒲抬起微笑的脸庞,直视着皇后,“臣妾的确是为徐娘娘而来,但同时也是为娘娘而来。”

    明亮的笑容,让皇后心下一阵惊颤,脱口问道:“你这甚么意思?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