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87、皇后出马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2:3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老王爷安好。”

    凌皇后闻声回头,但见一个须发花白,脸色红润,穿着赤金蟠龙袍的老者,笑眯眯健步而来。一边走还一边和众臣打招呼,眼见得上了丹陛,颤微微地就要给皇后请安行礼。

    “老皇叔千万莫要如此,可是折煞侄媳妇了。”皇后早一把搀住了恒王,亲亲热热地笑道:“老皇叔久不来宫中走动,想是谁得罪了皇叔,告诉侄媳妇,我替老皇叔教训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想到哪里去了,是臣年纪大了,懒待走动,只在府里偷闲。今朝听说朝臣们在乾泰殿前跪谏,不知出了甚么大事,才来瞧瞧。”恒王说着,转头问跪在月台上的众臣道:“到底是为着甚么事呢,值得这般兴师动众的,有甚么话好好商议着不行么!”

    众臣还不及开口,皇帝已从殿内疾步迎了出来,斥责皇后道:“你怎么把老皇叔也惊动了。老皇叔,快请殿内坐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干皇后娘娘的事,是我自己听得消息,走来瞧瞧,到底是为着甚么呢!”

    恒王是宗室里辈份最高的,他虽不过问朝政,却绝对有资格倚老买老。

    皇帝扫了眼跪在月台上的朝臣,搀了恒王,“老皇叔,咱们到里边慢慢说去。”

    凌皇后目送他们进了殿门,才转身向众臣冷声质问:“你们还跪在这里估甚么?没听清本宫的话么?内宫的事,几时轮到你们来管了!”

    丁伯涛当先跪着,额头上汗珠直掉,也不知是冷汗,还是急的。皇后虽这么说,可自己真要就那么退去,老脸还要不要了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若不臣一个能服众的说法,臣就跪死在这丹陛上。”说完,重重地磕下头去。

    “是了,你们连陛下都不放在眼里。何况本宫。”凌皇后冷凝的眸子往众人头上一扫,“丁阁老要跪死在这里。你们呢?也要一起么?”

    言毕,厉眸一扬。跪在最后边的几个年轻些的言官,悄悄地爬走了。事情一但开了头,往往就一发不可收拾。须臾间。月台上的人便就十去其四。

    凌皇后丢下一记冷笑。转身进殿。

    当乾泰殿大局已定时,一个小黄门避开众人,悄悄地跑进延福宫的西配殿,“娘娘。皇后娘娘去了乾泰殿,大臣们差不多都散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?”说话的是一个廿七八的宫装女子,瓜子脸,柳叶眉,樱桃小嘴,美目流盼,十足十的一个美人。“她怎么又管起这事来了?”

    一个四十来往的婆子,蹙着尖细的两道眉。凑到妇人耳边,“老奴听说,徐家那口子进宫了,想是……”

    美妇斜眸看去,不信道:“她就有那样的本事,说动皇后娘娘?”

    “我的娘娘。”老妇急道:“皇后真要细查起来,可要怎才好呢,咱们也该想个对策才是。”

    美妇咬着下唇,拧着披帛。给自己稳心神道:“东西咱们早就丢了,小厨房里的人杀的杀。赶的赶,皇后再本事也难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还是不安道:“还有那个小丫头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美妇摆手止道:“如今正在风头上,闹出事来反倒惹人主意。且看看再说不迟。”说着,美妇眸子一转,把小黄门招到近前,一翻耳语后,才打发道:“去吧,小心着办。”

    小黄门躬身一礼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美妇站至窗前,朝正殿看去,微微笑道:“王嬷嬷,咱们看看徐娘娘去。”

    王婆子瞅了眼窗外巍峨的宫殿,蹙眉道:“可是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后都去乾泰殿了,徐娘娘的软禁也应该解了。况且人家在鬼门打转,咱们不去瞧瞧,不是显得咱们寡情无义么。就算进不去,在殿外陪着也是好的呀。”话还没说完,她人已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凌皇后像皇帝禀过徐渐敏的情况后,就带了人急急地往延福宫赶,远远看见丹陛下站着一排人,走近一瞧,却是西配殿的张氏。

    这个张氏是皇帝身为皇子时的司寝,是最早跟皇帝的老人。虽然出身不高,却养了两位公主,一位皇子。算是那些侍婢中最有头脸的。

    像她这样的侍婢,都安排在皇城最北边的后三宫。惟独她住在徐渐敏的西配殿,依着这个形势,明年应当能挣上个嫔位。

    皇后虽不把她看在眼里,可看着她花似的面容,到底还是忍不住蹙了眉。想着江蒲的话,好容易压下心头的火气,不冷不淡地问道:“你在这里做甚么?”

    张氏躬身行礼,一面回道:“臣妾听说徐娘娘要生了,过来瞧瞧是不是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凌皇后将她浑身上下打量了一遍,慈和了语气,“既然来了,就一起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坐延福宫的正堂上,看宫婢们进进出出。她却只能干着急,因为按宫里的规矩,她是进不得内寝的。

    “珍格儿,娘娘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夫人别担心,嬷嬷说娘娘一切都好,产道也开了,胎位也正,再有一会就能见着小皇子了。”

    珍格儿虽然忙到鬓发凌乱,小脸上又是汗又是血水,可那笑颜却让江蒲看着安心。

    到底是年轻啊,头胎能那么顺利的可不多。

    江蒲才松手放了珍格儿,就听身后有人问道:“徐妹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江蒲回头看去,却是凌皇后带着西配殿的张氏走了来。江蒲慢腾腾地要行礼,皇后早一步上前,握住她的手,“别多礼了,你只说徐妹妹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一切安好,孩子马上就能出来了!”江蒲盯着凌皇后的眸子一字一字地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凌皇后双手合十念佛,“直是祖宗保佑啊!”

    江蒲懒得看她的虚情假意,便侧过了脸,却扫到张氏的微 笑的眸子。她进宫的次数比较多,也知道这个张氏是住在西配殿的,按理说她过来瞧瞧也是礼数应当。

    可是渐敏现在还担着谋害皇子嫌疑人的身份,皇帝软禁的圣令还未取消。她这个时候跑过来表忠心,未免太过了些吧!

    就在江蒲冷眼打量张氏的时候,内寝传出一道响亮地啼哭。不大会便有婆子出来,凌皇后急声问道:“是皇子还是公主?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