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88、潜龙勿用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2:4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婆子跪在地上,磕头道:“恭喜皇后娘娘,是位小公主。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听得“小公主”三字,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皇后面上的笑容越发真了三分,吩咐外边侍立的小黄门道:“赶紧给陛下报喜去。”又叫人赶着去御膳房备补品,她自己则笑盈盈地进了内寝。

    产婆已将小丫头洗干净裹上了襁褓,皇后抱在怀里,嘴角都要弯到耳后跟去了,“咱们的小公主长得可真是俊,比本宫那三个野丫头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。”张氏也凑上前,轻轻握着豆子大的小手,“小公主一看着就是有福气的人,瞧这小拳头攥得多有劲啊!”

    江蒲站在二人身后,心下笑叹,她两个怕真是乐坏了。尤其是皇后,渐敏生了个女儿,对她的威胁可就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娘娘,小公主的奶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呀。咱们的小公主去吃饭了。”皇后将公主交给宫婢,看着人将屋里的腥污收拾了出去,又给徐渐敏抹了身子,换了垫褥。

    那个去报喜的小黄门回来禀道:“陛上说知道了,朝上事多,就不过来了。凡事还请皇后娘娘多照看些。”

    明知皇帝对渐敏没甚么情份,可听着这话,心里还是忍不住冒火。不管怎么说,这小丫头总是他的亲生女儿,竟连看都不看一眼!是了,他女儿多了去了,不稀罕再多一个。

    “陛下也是的,再怎么忙也该过来瞧瞧啊!”

    “真真是的,这也太委屈徐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凌皇后和张氏心下分明无比得意,脸上却都摆出同情的神色,埋怨皇帝。

    江蒲甚么也不好说,只能低垂着眉眼,掩去眸底的悲愤。

    那边厢,皇后向珍格儿道:“你们娘娘要甚么,只管跟本宫要去。小公主那里你也多费些心。本宫吩咐了御膳房做了鲈鱼羹,你们娘娘醒来。就打发她吃。”说完,她的眸子在内寝扫了一圈。见没甚么事了,“那本宫就先回了,不扰着妹妹歇息了。”说着,又掉头问江蒲道:“素素。你是?”

    “臣妾留下来守一守娘娘吧。”

    皇后点头道:“这也好。你多宽解宽解她,叫她别往心里去,往后日子还长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瞅着皇后起身了,江蒲福身行礼,“臣妾恭送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直待皇后出了内寝,江蒲方缓缓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桑珠,你去宫门处让胡大哥他们先回去,再收拾些洗漱用具来。咱们在宫里多陪陪娘娘两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桑珠应声而去。

    江蒲回转身,就见徐渐敏木然地睁着一双疲惫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你甚么时候醒来的,有没有胃口吃点东西。不然先吃盏松仁蛋皮奶吧。”江蒲快步走到床边坐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,看来老天爷都不帮我呀!”

    江蒲愣了下。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,扶着她靠在藕荷织金缎的大迎枕上,又叫宫婢端了黄澄澄的蛋皮奶来,自己一勺一勺细细地喂给她,把宫婢都打发了出去,才低缓地道:“要我说,老天爷正是帮衬着你呢。你不知道,听见说是位公主,我可是大大地松了口气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木然的眸中。透出几分诧异,“嫂子这话怎么讲?”

    江蒲冷凝了神色。反问道:“生下了皇子,你能护他周全么?只怕到时候连你的性命都要赔进去!”

    徐渐敏微张着惨白的小嘴,她一门心思只想着,有一个儿子就能巩固自己的地位。这一层她真的是从未想过!

    “生下公主,至少皇后对你的敌意没那么重了。而皇帝那边也会冷你一冷,你正好从风口浪尖上下来歇口气。同时也能替你大哥争取些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嫂子……”徐渐敏依旧纠结在自己的思维中,挣脱不开,“我又非正室嫡妻,若没有皇子傍身,将来等着我恐怕就是冷宫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握了她的手,轻轻地替她拭去脸上的泪迹,谆谆劝道:“御花院中那么些参天大树,哪一株不是历经百年才长成的?它们的根系深深扎在泥中,所以才能绿荫蔽日。天下事没有速成之法,都是要一步步慢慢来。你还年轻,陛下为了抬举徐家,不会总冷着你,将来还怕养不下皇子么!就算没有,待你能独撑一片天空时,陛下那么些庶出的皇子,你养一个在身边,也差不了甚么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低了头沉思不语,这些话她从未想过。她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让自己能再进一步。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安稳,总要用别的东西来补偿。

    不然,这漫长的一生,要怎么挨过去!

    而今江蒲的意思却是让她固守原地,或者退后一步!这让她有些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江蒲见她低首不语,稍厉了神色道:“你也是读过书的,竟连《周易》的乾卦都忘了么?”

    徐渐敏抬了眸子,怔怔地瞅着江蒲,嗫嚅着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江蒲盯着她的眸子,压低了声音,“你想要飞龙在天,就得从潜龙做起,隐伏晦养深卧韬光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颤抖且冰冷的手紧紧反握住江蒲,眸中闪烁着恍然大悟的光茫。

    再说徐渐清恒王府回来,等了大半日都没有妻子的消息,正准备往宫门去打听。胡不归等就回来报禀,将宫中诸事一一说给了徐渐清。

    刘氏听得女儿生得个外孙女,眼泪就淌了下来,也不知是悲是喜,饭也不吃,病恹恹地让圆香扶着回屋歇下。

    徐渐清听得这个消息,倒是长舒了口气。看来老天还真是帮着徐渐敏啊!他后又听说江蒲要在宫中留宿几日,自是忙忙地让赵显媳妇和梅官收拾出东西给送去。

    待事情完结,已是起更时候。

    徐渐清回到院中,看视过两个儿子,又哄了文煜睡下。正要回屋去,却见刘如君端了个小漆盘走来。

    “大爷今朝累了一日了,晚饭也没好生吃的。婢妾炖了些黑米细肉粥,最是补气力的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本待接过来就算了,念着今朝刘文远助了自己一臂之力,对刘如君倒不似先前那般声色俱厉,正待要说几句软话打发她。

    奶嬷子跑来禀道:“姨奶奶,快回去瞧瞧吧,小相公哭得厉害呢。”

    “适才都是好好的,我才走开多一会呀!”刘如君一面说,一面将漆盘交到宝琪手上,也不顾徐渐清了,自己急步而去。

    到底是亲生儿子,打他出生,自己就没好好看过他。因此,徐渐清叹了声,跟在刘如君后边也往后院而去,落在后头的宝琪,微微挑起嘴角,跟了上去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