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90、情到深处无怨尤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2:5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徐渐清草草吃过早饭,就赶了去衙门。

    守衙门差役原本一见了徐渐清,就上来牵马坠蹬,可如今却只站着,颔首一礼罢了。徐渐清自不会与他们一般见识,甩鞍下马,进了衙门了。

    衙门里有几个早到的主薄,平常是忙不迭地过来端茶倒水,这会虽不至于冷言冷语,却也是当没看见徐渐清。

    再过得些时候,来了几个职位比着徐渐清高些,或资历比他老些的同僚。

    他们多是与刘昴一般,多年苦读才挣到这个位置上。本来对徐渐清就不大看在眼里,现下岂有不落井下石的。因此,一时间,冷言冷语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而徐渐清也只是笑笑,实在有人问到面前,他也只是装听不懂。众人刻薄了几句,即是无趣,本部堂官又散朝来了。于是便都散开了。

    可惜他们还没得意够,次日一早,就有内侍走来宣徐渐清入宫,理由是小公主洗三。他这个做舅父的自是要出席。

    虽然延福宫的禁令还没消除,可皇后娘娘却在小公主出世的第二日开始准备洗三要用的各式物件。而皇帝也在小公主洗三的前一晚,留宿延福宫。

    宫里哪个不是明眼人,赶着小公主洗三,上上下下谁不来贺喜。一时间,延福宫中群花团景簇,倒把刘氏和李太君,这两个正经主客,都挤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圣驾到!”

    内侍尖锐的传禀声,让原本嘈杂殿堂瞬时悄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徐渐敏抱着女儿,与江蒲换了个眼神,随着凌皇后一起出去迎接圣驾。

    “臣妾恭请陛下圣安。”

    齐齐的娇声软语,让身在其中的江蒲不禁打了个寒颤,她就想不明白,皇帝怎么会受得了。

    “众卿家都请起吧。”皇帝一手扶起了皇后,转眸向江蒲笑道:“这几日倒真是麻烦徐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惭愧。”

    江蒲刚刚站起身,就又低了头下去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。”皇后笑道:“这两日妾身又要查木薯粉的事,又要操心小公主的洗三。徐妹妹这里还真是顾不上。好在有素素帮忙呢。”

    皇帝从徐渐敏怀里抱过女儿,一边逗着。一边问道:“皇后查得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虽还不知是谁做的,但妾身以为决不是徐妹妹所为。”皇后一边说,一边就跪了下来,“还请陛下取消了延福宫的禁令。”

    皇帝只拿手指逗着女儿指甲盖大的小嘴。“后宫的事情。皇后看着办就是了,不用来问过朕。”

    凌皇后听罢,心下喜不自禁。虽说后宫的事,本就当皇后掌理,可有皇帝的御口钦点,在这后宫越发没有人敢置疑自己了。

    江蒲的法子还真是管用。身为皇后,要争的不是陛下的恩宠,而是陛下的敬重与信任。

    而一众宫妃听得皇后替徐渐敏求情,不由有些纳罕。自徐氏进门,主母就是看她不惯的。虽没有大的刁难,可总要找点她的不痛快。进了宫尤其是如此。可这才几日的工夫啊,皇后不但求下了,险些要被丢去冷宫的她,这会还替她求起情来了。

    惟独西配殿的张氏,暗自咬着牙,差点就把手帕子扯成了碎布条。自己费了那么多心思,到头来倒是让皇后拣了巧。

    况且这事要真查了出来,莫说嫔位了,等着自己的就是冷宫了。可是现下偏偏又拿不准皇后的意思。倒叫她一时间毫无对策。

    皇帝抱着女儿,一群妃嫔自是围左近奉承。

    江蒲添了盆。好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,拣了个角落坐下,远远看着跟在皇帝身边的徐渐清。

    适才见到跟在皇帝身边的徐渐清,她才意识到,自己竟有那么想他,也不过才两日没见,眼眸就粘在他身上离不开了。

    “才能几日不见呀,就这么下死眼看。”

    江蒲闻声回头,却是柳三娘端着小酒杯笑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说我!”江蒲睨了她一眼,把眸光移向皇帝,撇了嘴小声道:“他到底有哪里好,值得你这般放低自己。”说着说着,一直压在心底的自由思想就抬了头,“宫里纵有千般万般的好,也只是个金丝的牢笼,哪里抵不上外边自由自在。我看你也不缺钱,自己弄个花舫,沿着河想停哪停哪,想看甚么风景就看甚么风景,何必把自己拘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柳三娘挨着她身边坐下,一双美目一瞬不瞬地盯着皇帝,幽幽说道:“徐府又何尝不是牢笼,你不一样守着不离开。”

    江蒲扯着嘴角苦笑,“我和你不一样,我根本就没有得选。若是可以,父亲和兄长怎会舍得我千里远嫁。而今嫁了,还能怎样?先帝在时,我得和徐家绑在一起。到了如今形势也没有多少改变。唯一不同的是,有了不应有的情罢了。”言毕,低了头任由苦涩布满脸庞。

    若不爱,有朝一日自己或许还能有自由身。现下,这一世就得困在徐府重重的院墙内了。

    “素素。”柳三娘自知失言,放了酒杯握了江蒲的手,满脸愧疚,美目含泪,“我也是无可奈何,所谓情到深处无怨尤。”

    江蒲紧紧反握住柳三娘的手,低叹道:“女人啊,向来就是卑微到尘埃里的。”

    二人在角落里伤感着,那边小公主的洗三仪式已经完了。

    “朕还有些事,皇后替朕好生招呼老太君和刘太太。”

    皇后笑应着,“陛下只管忙去,这里交给妾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跟在皇帝身边,眼眸却是四下乱瞟,适才他还瞧见江蒲,怎么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人影了。

    两日未见,他颇是想念。只是在皇帝跟着,他们夫妻也不好说甚么,也就只能是眉目传情,可偏偏得只见得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的嫂子,你怎么在这里坐着。”徐渐敏到底是妹妹,不用兄长开口,就满场的替他找媳妇了,“大哥就要跟陛下走了,你也赶紧去送送啊!”

    说完,不由分说地拉了江蒲就走。

    徐渐清看到媳妇脸上不由露出淡淡的笑,皇帝本还在与皇后寒喧,瞥见徐渐清的微笑,顺他眸子看去,脸上的笑容登时添了几分温度,“静之总说你好静,朕还不信,今朝看来倒是名不虚传。论起来,你这个舅娘可是主客,反倒躲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江蒲在心底翻了个白眼,难怪他和赵元胤关系,这两货压根就是同一类人-------以调侃取笑江蒲为乐!

    “臣妾精神不济,怕吵闹。倒叫陛下笑话了。”心里对他再不屑,江蒲也得摆出一副恭敬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这么不情不愿的礼,朕可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江蒲又惊又恼,死咬着嘴才忍住没有抬头瞪皇帝!

    柳三娘忍了笑,“陛下快走吧,不然素素就真要恼了。陛下倒罢了,她回去拿静之撒气,可怎么好呢!”

    “就是呢。”皇后也道:“素素向来是个暴脾气,陛下偏还逗她。”

    一众宫妃听得他们的调笑,心下都有了底,这位献懿昭睿夫人,圣眷隆宠,不是自己得罪的起的!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朕不碍着你们玩笑了。”说着掉头向柳三娘道:“你也把你的子弟拉出来让她们开开眼。”

    “婢妾尊命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恭送陛下。”

    在娇语声中,皇帝领着徐渐清出了延福宫,走在路上,自袖由摸出一份奏疏,交到徐渐清手上,嘴里问道:“你觉得这个人如何?可用的么?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