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92、遭心的事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3: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刘如君本是垂头抹泪的装委屈,这会见两个丫头扭打了起来,吃惊之余忙去拉劝。梅官本就不听她的,宝琪倒是想听,却又听不得。一时间,三个人都扯在了一起,分解不开。

    李氏和心漪在旁默不做声,直到涂嬷嬷听了消息赶了过来,她两个才假模假样地上前相劝。

    “上面才能不在多会,你们就反天了!”

    涂婆子先一眼瞪住了梅官,再掉头看向心漪道:“不是我倚老卖老说姨娘的不是。奶奶把家里拖给了姨娘,那是打心里信任姨娘。梅官年轻不知事,姨娘就该着她,哪里能由她闹到这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涂氏如今在府里的地位,颇有些个说一不二。莫说是心漪了,就是王篆香见了她,也要陪三分笑脸。

    所以,屋子里三个人,又是姨娘又是姨奶奶的,竟没有一个人敢驳她的回。

    涂氏虽不大做声,可心里却跟明镜似的。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,也不好多说甚么。当下横了李氏一眼,指着梅官、宝琪训道:“你们也不太像了!来人啊,都拉到二门外关到马厩去,等我回过了奶奶,再论怎么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涂嬷嬷,我看就算了。”刘如君连忙上前求情道:“也不是甚么大事。奶奶回来了正该歇着才是,咱们何苦拿这种小事去烦她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上,说到底是宝琪先动的手,真闹到了江蒲面前,吃亏的怕是自己。况且有示弱人前的机会,她怎么会放过呢!

    涂氏冷眼瞅着刘如君,“姨奶奶是好性,只是大奶奶即托了我,少不得做一回恶人。她们当着那么些人动了手,不回奶奶一句,奶奶若问起来,倒是我的不是了。”言毕,喝令众婆子道:“还愣着做甚么。把她两个给我拉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婆子们还不及动手,就跑来个还没留头的小厮。“太太、奶奶回来了,在门前下车呢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罢,也顾不得这里了。急忙都接了出去,倒是涂氏沉稳。依旧喝令把宝琪、梅官二人拘了。才跟在人后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进了一回宫,李氏算是见识了孙媳的尊贵,自己和儿媳妇不过是沾了她的光。老人家想着,早些年看媳妇的脸色,到了这会还要看起孙媳妇的脸色。心里自然不大好受。

    所以一进了院门,就打发江蒲道:“你在宫里累了这几日了,且回院子歇着去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心里也挂念着两个儿子,也懒待多做虚应,答应了声,就带着桑珠、二乔回院子去了。刚进了穿堂。就见文煜一阵风似的冲自己跑来。

    “娘亲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小身子就扑到她怀里了。

    三日没见儿子。江蒲也想得不行,蹲下身子抱着文煜狠狠亲了两口,才问道:“这几日有没有好好吃饭,好好睡觉,好好玩啊?”

    文煜不满地嘟起嘴,“我又不是仲儿,除了吃就是睡,再不然就是咬手指头玩儿。”

    江蒲笑着揉了揉儿子的大脑袋,“是了。咱们煜儿长大了,能做的事多了。那和娘亲说说。这两日你都做了甚么?”她一面说,一面牵了文煜的手,往小儿子屋里去。

    云氏刚给文仲换了干净尿布,听见人声,回头看去,登时笑了起来,抱了孩子到江蒲面前,“小相公,快瞧瞧,是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文仲睁着一双大眼睛,冲江蒲咧嘴格格一笑,江蒲的眼泪登时就下来了,“娘的小心肝,可想死娘亲了。”抱过儿子,紧搂在怀里,满头满脸的亲了一通。

    尔后坐了,问了云氏一些家里的琐事,直到文仲犯困了,她才恋恋不舍地放下儿子,回屋换衣服去。

    江蒲换了衣服出来,拉着文煜本待好好的和他说会话,却听外边传禀,“姨奶奶、姨娘并小相公来给奶奶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笑颜一沉,认命地道:“叫她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刘如君就已跪在了她面前,叩头泣拜道:“婢妾请奶奶责罚!”

    “无端端地这是做甚么!”

    回来还没和儿子亲热够,就见了糟心的人,听了烦人的话,江蒲的脸色阴沉一片,仿若数九寒冬的冰潭,一阵阵地往外冒着冷气。

    涂氏垂首上前,把适才的事情,一五一十地说给了江蒲。她越听,脸色越是阴沉。赵显媳妇只听了个开头,就识趣地带了文煜回屋。

    “心漪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听涂氏说完,江蒲眸光一晃,扫向心漪。

    不想刘如君抢先开口道,“是婢妾不知轻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江蒲猛然厉声喝断,竖了两撇淡眉,怒睁着眸子,“你的事我慢慢跟你算!这会你给我滚回屋子去,不奉我的令,不准出后院门半步!”

    刘如君登时僵住了,赶紧攥过一根救命稻草,“可是太太那边还要使着婢妾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笑凝了冷眸,盯着刘如君的秀气的面容,令道:“大乔小乔,把小相公抱过来,往后就养在咱们院里!”

    二乔领命,就要去夺孩子。

    刘如君吓得甚么礼数、示弱都顾不得了,飞身过去拦在前头,大眼睛里直淌下泪来。“求奶奶饶过婢妾这一遭吧!”

    桑珠正好端了刚炖好的燕窝上来,江蒲接过来,纤细的指尖拈着青瓷汤匙,轻呷了两口,微笑道:“到底是上贡的,比着咱们家的好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可不就是知道奶奶爱吃么,特特地备了这些。这是我手里拿着的,还有阿胶、肉桂、人参等都还在箱子里,没来得及收拾呢。”

    站了一屋子的人,却只有她主仆的笑语声。

    “等收拾出来了,给二奶奶送些去,尤其是肉桂阿胶,最是暖脾胃滋阴补气的。我看自打进了京,她的气血就不大好。还有这燕窝也赶着送一份去,虽说官中有,到底没有这个好。”

    待得桑珠应了声,江蒲才转向刘如君道:“这一遭我且放着,再有下回。你就莫怨我了!”

    刘如君刹青着脸色,忙不迭地道着谢退了屋子。

    而站在地上的心漪,不免有些心头乱跳。自己当时怎么就糊涂了,这事本不与自己相干,这下倒把自己牵了进来。

    偏偏江蒲又且不发落她,只管小口小口地吃着燕窝,直待漱过了口,丫头又端了红枣糕上来,江蒲吃了两口,嫌着太甜腻推开了。这才缓缓开口向心漪道:“你且先回吧,今朝时候也晚了,我也乏了。到明朝再细细的问。”说着,眸光斜向涂氏,“至于那两个丫头,且让她们在马厩里睡一晚,以做薄惩。”

    听得说细细的问,心漪心头的不安越发重了,只是不敢多问,只能随着涂氏退出了屋子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