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93、绝对权威(上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3: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因着江蒲一句,明朝再细细地问,心漪是惴惴不安的。万般后悔不来,待要到前头赔不是去,又听说大爷在屋里,他们夫妻几日未见,自己这会找了去,不是找不自在么!

    无奈何只好洗洗睡了,在床上翻来覆去的,偏在天快亮时,睡沉了过去,一觉醒来,天已大亮。她赶紧起身,顶着对黑眼,草草梳洗了,便往江蒲屋子来了。

    刚走到窗下,就听得屋里有说笑声,心漪只怕有客,江蒲不便。便站住脚细听了听。却原来是李氏与王篆香。

    她心下的不安,登时缓了三分。

    仔细说起来府里的事,主要还是以李姨娘为主,自己为从。大奶奶心里再不痛快,碍着李姨娘她也不好太过了。

    当下堆了笑脸,缓步进屋。

    “奶奶安好,二奶奶安好。李姨娘好。”

    不想江蒲一见着她,当着众人脸色说沉就沉了下来,将手中的茶盏往案几上重重地一搁,侧过了脸不做声。

    王篆香只是笑着勺燕窝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李氏斜插地坐在末位,垂着头不语,一副心在不焉的样子。

    心漪半屈着身子,也不敢起来。过不大一会两只脚就开始打抖了。花铃儿在后头看着,心里直发急,想要扶一把,又怕叫人看见了。

    就在心漪以为自己要跌倒的时候,江蒲轻幽幽地说了声,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花铃儿连忙伸手去扶,却被心漪推开了去,咬牙忍着酸麻。缓缓站起身,“谢奶奶。”

    江蒲多一眼都不看她,只吩咐二乔道:“去把马厩里的那两个丫头给我带过来,再把当家的嬷嬷、嫂子都请来。”

    二乔领命而去,心漪则惨白了脸色,李氏也微蹙了眉。江蒲之前明明有说有笑的,怎么就变脸就变脸呢!还真是叫人有些猜不准啊!

    而那些管事的媳妇,听得大奶奶传唤。谁敢耽误,因此不大会工夫,江蒲的小院里,就站了好些媳妇婆子了。

    昨日傍晚的事,众人都是知道的,尽管有满肚子的议论,也不敢窃窃私语,所以尽管院中人多。都是悄静地垂首默立。

    小乔领了梅官、宝琪穿过众人,走至江蒲面前,跪了下来,“奶奶、二奶奶安好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,梅官是整整齐齐,宝琪却是蓬头垢面。没办法虽说江蒲发了话,把她俩个关一夜马厩。可架不住,西廊房的那些个婆子媳妇,都上赶着邀梅官家里睡去。

    梅官到底知道些轻重,死活不答应。那些婆子没法子,只好拿了铺盖来给她垫上。一大早起,又端了热水给她洗漱,还有各式的早点。侍候得她跟主子姑娘似的,倒比住在内院舒服。

    “昨日的事情,我已听涂嬷嬷说了大概。只是她毕竟是后来去的,有些情形她也不清楚。所以,我特地请了姨娘来问一问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说着,眸光从地下两个婢子头顶一掠而过。

    李氏有些摸不清江蒲的用意。好在事实上就是宝琪先动的手,所以她拒实以答,并且将每一个细节都说得清楚明白!

    宝琪从小就跟在刘氏身边,被众人捧成成个高傲的性子。跟了刘如君后,又是她院里头等的丫头。虽说刘如君总不大得势,可好歹也当了一阵子家。

    她身为跟前的大丫头,那起小人自是处处买乖讨好。再加上刘如君对她有意的放纵------有些事自己不好出头。让丫头去闹一闹却是个不错的法子。她是越发地不知深浅了。

    进京之后,她也倒收敛了些。可是一来本性如此。二则她也觉着刘如君又是姨奶奶,又养了小相公。身份上就该比人尊贵些。所以昨日才会气急之下动了手!

    因此,当她听得李氏说出自己来,登时梗着脖子叫了起来,“我也不是无缘无故动的手,都是梅官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才说了一半,就被江蒲“啪”拍案声惊断了。江蒲盯着她,吩咐道:“去把姨奶奶叫了来!”

    小乔应声去了,屋子里除了王篆香,个个心里都打着颤。只一会功夫,刘如君就跟到了江蒲跟前。

    “婢妾见过奶奶,二奶奶,二位奶奶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姨娘,你昨日是讨杏仁露去了?”江蒲不轻不重地问道。

    刘如君被她昨日那么一吓,到现在还没缓过来,听得她问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“是婢妾胡涂,还请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叫甚么话!”江蒲语气不重,却透着刺骨的冰冷,“三儿一样也是爷的骨肉,难道我还能苛待了他。”说着,语气一软,“往后短甚么,你只管跟我来要,但凡我有的,总不至于委屈了他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明知她这是空话一句,却也只能叩头谢道:“婢妾谢过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姨奶奶请起来吧。”江蒲伸手虚扶,接着眸光扫向梅官、宝琪二人,吩咐道:“涂嬷嬷,你记着下个月的月例,梅官扣发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涂氏面无表情的应下。

    江蒲又微笑着问刘如君道:“我这般处置,姨奶奶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刘如君刚站了起来,忙束手垂头,“婢妾惶恐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江蒲一面说,一面就盯向宝琪,挑了眉梢,“至于你,按说你是太太派来的,我多少要给太太一些脸面。可是你也太不像了!在内院动手打人,你当这是甚么地方!”

    江蒲陡然拔高了嗓音,不仅屋子里的人,就是外头的婆子媳妇都打了个寒颤,尽皆秉声敛息,只听江蒲又道:“这般不知轻重规矩的丫头,留在姨奶奶身边,一则惹祸,二来也叫太太面上难看。涂嬷嬷,拉她出去打三板子,革一个月有月例,不准再进二门当差!”

    “不!”江蒲话音才落,宝琪就凄历地叫了起来,并陡然立起来,怒瞪着江蒲,“打狗还要看主人,我是太太的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江蒲嘴角冷笑如霜,强硬地打断宝琪的话,两道眸光冰刃似的扎在她狼狈的面上,“大乔,你把太太的这条狗送还给太太,由着太太处置!”

    江蒲的每一个字,屋里屋外的人都听得清楚分明。往后要该坚定地跟在谁身后,众人心里都有了底。

    宝琪知道自己是完了,可依然昂着头,冲江蒲嗤笑了声方转身而去。倒让江蒲在心底赞叹了起来,这倒是个宁折不弯的孩子!

    反倒是刘如君,从头至尾都低着头,一声都不敢响!

    李氏现下的脸上再也绷不住那个无情无绪的面具了,江蒲这般当众驳太太的面子。其实是在敲打自己,从今往后,非友即敌!她再也容不得墙头草了!

    心漪听这会,心下是一片冰冷,奶奶连太太的面子都不留,何况是姨娘。自己真是一子错,满盘皆落索。

    果然发放了宝琪,江蒲冷比霜月的眸光移到了心漪身上,“至于你么……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