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96、一门好亲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3:1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穿着件家常的绿绸花绫小袄,下边散着藕荷缎大洋花夹裤,披散着头发,就着铜脸脸盆,把敷在脸上的牛乳蜂蜜洗下来。

    听得一阵脚步响,伸手拿巾子抹了脸,回头就嗅着了一股酒味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没睡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挑了帘子进来,有些惊愕地问道,身子则往软榻上倒了。

    江蒲横了他一眼,“等着你呢。”把巾子丢给桑珠,吩咐道:“梅官,去把外头的冰糖雪梨端了来。”她说着话,就上前替他换衣服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就不去,折腾到这么晚,明朝还要早起去衙门呢,你也不看着些时候。”江蒲手上不停,嘴里则不自觉地埋怨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徐渐清强打起精神,笑道:“这么点还受不住么。”

    正好桑珠打了热水进来,江蒲拧了热帕子递给他,“这终不是养身之法,偶尔一次,还就罢了,总这个样子身体可怎么受得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笑了笑,把巾子丢了盆里,梅官就端了雪梨到面前来了,他端过来轻呷了一口,舒服到喟叹出声!

    灯光下,他脸色略有些泛青,眉眼间满是疲惫。江蒲心里有再多的念叨,最终化做一声叹息,径自铺褥子去了。

    徐渐清听在耳中,搁了雪梨,凑到江蒲身后,轻轻将她圈入怀中,头耷在她的肩膀上,轻轻地吐着气,“你放心,我心里有分寸的。”

    “屋里还有人呢,你做甚么……”江蒲边说边挣出身子来。回身看去,桑珠、梅官早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徐渐清又上来拉扯,江蒲咬去牙,往他额头上一戳,“都累成甚么样子,还赖皮赖脸的,赶紧歇了吧,明朝他还要起早呢!”

    徐渐清也的确是累了。就势往床上一倒,看着妻子的背影,轻悠悠地问了句,“听说,你把如君给禁足?”

    江蒲才灭了大的琉璃灯,手则僵在了犀角灯旁边。仿似心底的一根刺被人拨了下,一阵惊痛。

    如君,叫得多亲热。

    再怎么不待见。到底是他的女人,而且还是替他生了儿子的女人。从骨子里透出隔不断的亲近。

    妻可以休,可以合离,怨到极处能成陌路。

    而妾,这一生一世,只要他愿意,总是他的所有物。

    江蒲垂眉苦笑,手握着犀角灯,骨节微白,极力用平静的声音问道:“怎么。我罚不得她么?”

    徐渐清累了一日,高床软枕的,就这么会工夫,就有些迷离了,含糊地道:“我不过是听得文远说,才问一句,家里的事自然是你说得算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,他就昏昏睡去,撇得江蒲独对窗外的一弯冷月。

    过得几日,关于木薯粉的事。皇后娘娘交出了结果------四皇子生母尤氏赐死,四皇子养入坤泰殿。

    而延福宫的小公主在办过满月酒后,正式被皇帝授金册,封为豫章公主。皇帝即位前为豫章郡王,如今又把它封给女儿,恩宠之隆重,满朝上下皆是看在眼里。于是乎徐府的门前又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。有过一回的门庭冷落,江蒲放起冷脸也是理所当然,再没有人好意思说甚么的。

    江蒲刚请了安回来。陪文煜吃早饭。

    一个婆子走了来道:“奶奶,甄太太带着姑娘在门首下车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江蒲的笑脸登时冷了三分,放下筷子,冷笑道:“天底下还有这样厚脸皮的!”

    甄家母女已经送了好几回贴子来了,江蒲要不当不知道,要不就说进宫去了,总就是不见她们。没想到她们竟一大早的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桑珠在旁劝道:“奶奶,还是见一见吧。不然也太难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见,怎么不见!”江蒲端起手边的茶盏漱了口,吩咐道:“带了她们往太太院里去,她们爱怎么见怎么见,反正她俩个也冲着老三来的,咱们管不着,也不该管。”

    那婆子也不敢说甚么,只能答应着去了。

    这里江蒲则叫过二乔道:“赶紧着,叫人套了车,咱们也出去好生乐一日。我听说京里有些好地方,咱们都还没好好逛过呢。”

    二乔听得这话,喜不自禁,赶紧应了一溜烟地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娘亲,我也去!”文煜紧紧地攥着她的衣襟,就怕她丢下自己跑了。

    “去,当然去了!”江蒲抱着儿子的脑门亲了一口,吩咐赵氏云氏,“你们去收拾一下,把几个孩子都带上。”

    赵、云二人苦笑着道:“带了那么些孩子,还怎么玩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甚么,撒开让他们疯去就是了,天天地拘在这院里,都要拘傻了。”江蒲一面说,一面就叫了梅官拿胡服。

    而文煜听了这话,则麻溜地下了桌子,往自己屋子跑去。赵显媳妇见了,又是好笑,又是埋怨,“文煜相公,可是教奶奶带野了,听见出门,比甚么都打紧。”话虽这么说,她人却已是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江蒲收全妥当了,临出门时吩咐了个婆子,让她把这事告诉给李氏。

    你不是想看我和刘如君的斗法,我斗给你看了。你自然也娱乐娱乐我呀,没道理你只看戏,不演戏的!

    刘氏焉焉地歪在内屋的软榻上,赵宝瑞家的立在旁边报帐目。忽听得丫头来报说,“甄家太太带着姑娘来了。”她着实愣了下,与陈宝瑞家的互换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这段时日,家里起起落落的,再加上被徐渐清夫妻俩气了几回,而娘家又是那般的让人心寒,丈夫又把自己当仇人似的看。几下相加,刘氏总有些精神不济。

    府里的事她倒是想管,可也要轮得着她管才是。如今她能使得动的,也就是圆香和陈婆子了。

    因此,听得说甄家母女来访,她猛地有些怔忡,脱口:“大奶奶呢?”

    丫头怎么敢说,大奶奶带着相公躲了出去,只能回道:“奶奶早起就出门了,不在府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!”刘氏昏黯的面容上陡然闪过一丝神彩。

    老三自己是攥不到手上的,那么就不能让他过的太舒服得意。如今他也年岁渐大,明年中了进士,再说一门好亲。自己真就不用在这府里立足了。

    早年自己还盘算着把自家侄女说给老三,而今的自己怕是办不到了。况且娘家的所为,也实在太让人心冷了,就是进了门,也未必和自己一条心呢。

    而甄家,当朝二品,名声上好听,又没甚实势。况且据前些日子看来,也是个捧高踩低的。

    他们即不会掏心帮老三,也没的能力帮。

    再则说了,就甄家那丫头,看着虽精明,其实也是个空脑袋,比着王篆香还不如。江蒲显然是看不上她的。

    她进了门,自己稍稍做些小动作,不怕她不向着自己。就算江蒲势大,好赖是三房的正头奶奶,又有老太君在后边撑着,就算扳不过江蒲,给她添些堵也是好的!

    说不准,闹来闹去,江蒲能把李氏也给整倒了呢。想到这里,刘氏的嘴角不禁露出一抹笑来,这样的好亲,还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呢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