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97、厚脸甄家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3:2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雕花大窗下,初冬暖暖的阳光洒了一屋子。

    徐孜需坐在窗下的大案前,将孙女置在膝上,手把手教她描红。如今也只有这个孙女,能稍稍慰藉下他的思子之情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文姝写得对不对呀!”

    小姑娘仰着脑袋,明亮的大眼睛满是讨好。

    徐孜需的病时好坏地拖了一年,整个人形销骨立,鬓须花白,深凹的眸子早没有了旧年的精明气势,只有对小孙女的深深的怜爱。

    “姝儿真是聪明!写得真是好。”

    徐孜需枯枝似的手,轻轻地揉着孙女脑袋,仿似看到年幼儿子,眸中泪光点点。

    李氏端着药盅进来,恰看见这一幕,心下即酸且痛。

    没有了老二,他依旧看不见渐止。在他心上眼里,儿子就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即便徐渐明些累得徐家满门抄斩,依旧还是他心头的宝。而渐止,不论再怎么努力,他是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李氏深吸了一口气,掩了眸中的嫉愤,缓步上前,“老爷,吃药吧。”

    这段日子以来,家中人手少,她又住在一起,所以端茶药送食的这些活都是由李氏来做。

    徐孜需听得声音,也没有抬头,继续把着文姝的手描红,“这里要顿一下,然后往回收。瞧,这不就描满了。”

    受了大半辈子的冷落,李氏早就不把这种无视放在心上了,放下漆盘,端了药在徐孜需身边,轻言软语。“文姝,来,劝爷爷把药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文姝是你叫的!”徐孜需陡然冷了面容,放下笔,怒视着李氏,“我知道你们都不把二房放在眼里,都多嫌着她们。前些日子为着个瓷娃娃,姓赵的那对兄妹。都敢对文姝推搡起来。我教训几下,老二媳妇就上赶着去赔礼了。我老了,也不中用了,老大那边我是管不着了,可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原还慈爱的眸子,现下却是恶狠狠地盯着李氏,“惹急了我,老太太也护你不住!”

    李氏只管垂着头。即不觉得委屈,也不觉得伤心,只是觉得好笑。时到今日,他还做梦呢,自以为虎老余威在。

    若不是陛下有旨,要徐家上下在京,这满院子的人,只怕早就被徐渐清给丢回金陵去了!

    至于,江蒲即得皇妃看重,又有陛下的钦封。还与皇后娘娘沾着亲,娘家嫂子又爵封定远候,领漠北大军。

    莫说京中的官眷,就是宗室内眷,谁不想巴结讨好。

    如今的徐家,早已是牢牢握在他夫妻手中了,不论是谁,都休想翻出他们的手掌心去!

    “爷爷,不生气,不生气。”文姝小大人似的在徐孜需胸口给他顺手。又捧了药盅到他面前,甜笑着哄道:“爷爷吃了药,文姝就给爷爷拿蜜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徐孜需欣慰得眼泪都要出来了,“好孩子,真真跟你爹一样的孝顺。”

    李氏站在旁边,看着他们祖孙情深,眉底是清清浅浅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李姨娘。”

    听见身后有人轻唤。李氏回身看去,一个头挽双环髻的小丫头缩在暖帘后,冲自己招手。

    “甚么事呀?”李氏蹙着眉。一边问,一边出了屋子。抬眸看时,却是江蒲院里的一个传话婆子。李氏不由耐下神色,缓声问道:“嬷嬷过来,可是大奶奶有甚么事吩咐么?”

    那婆子束手回道:“奶奶早起听说,甄家太太和姑娘来了,只是要赶着出门,招呼不了。这会都在太太院里,叫老奴来告诉声姨娘,若是姨娘得空,过去帮衬帮衬太太,太太这些日子,身上也不大爽快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嬷嬷走这趟了。”李氏一面说,一面就使眼色给明慧,让她从屋里拿了几十个钱出来,“几个大钱不值甚么,嬷嬷拿着吃杯浊酒吧。”

    那婆子接过钱,不卑不亢地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明慧凑到李氏身边,瞥嘴不屑道:“亏得甄家还有脸上门,当日是何等的巴结样子,待到咱们家略有些动静,就躲得没了影。大奶奶也是的,自己躲出去也就罢了,偏还叫咱们过去看他们的嘴脸。”

    李氏站在日头下,眸中却是一片清冷。

    江蒲的用意,刘氏的盘算,她心下了然。可现下,自己能做甚么呢?

    如今府里当家的是江蒲,可她摆明了不管这事。而婚姻之事,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。断轮不上自己一个妾室,多说甚么的。

    那么,现下也就只有去求老太太了。虽然在府里她的话早就不算数了,可还是能压着一样没有权柄的刘氏!

    尽管之前,太君对甄家的那个丫头颇有好感。可是徐家稍有些不对,就断了来往,也太让人不齿了。只要自己从旁说道两句,老太太是就绝不会应下这桩婚事

    李氏在打定了算盘,远目往刘氏的院子瞅了一眼,决然转身而去,裙摆划出道凌厉的弧度。

    老太君用过早饭,闲着没事,正在里间打盹。汀兰坐在榻脚上拿着美人锤在那里捶腿。

    徐渐止已中得举了,也不用上学去,每日只在家里温书,以待明年的恩科,这会自是守在祖母身边,给祖母念话本听。

    看见李氏进来,渐止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汀兰也起身笑迎,“姨娘来了,大奶奶头先送了些御用的玉桂茶来,婢子去泡一盏来。”

    李氏笑道:“那可多谢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也睁了眼,问道:“这会你怎么得工夫过来呢?”

    “又没甚么事,就过陪老太太说说话。”李氏一面说,一面就在踏脚上坐了,拿起美人捶捶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太君听到这话,长叹了一声,“到如今,也就你们娘俩儿个,还记得我老太婆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怎么这般说呢。”除渐清放下手,剥了个鲜红的橘子递到老太太面前,“大嫂子是个直性子,做不来哄人的把戏。再则她也事忙,所以难得过来。可但凡有甚么好东西,哪一回漏了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年纪虽不大,可如今府里该巴结着谁,他心里清楚的很。况且,退一步说,大哥大嫂待他素来不差的!自己没道理与他们为难。

    再则说了,自己的前途,还指着大哥帮衬呢!

    “是呢。”李氏也帮着儿子道:“旁的不说,咱们上京,可不就只老太太把丫头、婆子都带来了。大奶奶人手再不够使,也没说来使唤老太太屋里的人呀?”

    李太君本就是个没主见的,许多事情,当时生气过后就忘的。又有李氏母子在耳边吹风,因着江蒲冲撞公爹而生的气恼,也就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毕竟,儿子与自己也不大亲近。至于二房的重孙女儿,她更是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这话倒是,如今府事虽不少了,可宫里娘娘又三五不时的宣她。她自己又有两个孩子带管,还有那么些酒宴,又没有个帮手,还真是有些为难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酒宴,这会太太可不就在陪客么……”

    李氏才刚把话题带到甄家上边,就听外边有人笑道:“老太太,好些日不见了,咱们给您老请安来了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