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98、心灵手巧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3:2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老太君不知来者是谁,李氏却已微蹙了眉头,站了起身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安好。”

    甄家母女满脸堆笑地走了进来,李太君不由往媳妇脸上看去,年纪大了记性就不好,况有一前段日子,老人家着实吃过不少酒宴,哪里能一一记得。

    “那个莲子羹,老太太吃了念念不忘,回来叫厨房做了几回味道总是不对。”

    刘氏这么一提示,李太君可是记起来了。

    人是记不住,可是莲子羹那么精致的吃食,老太太可是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“这么些日子,你们也不来走动走动。”

    甄家母女显然也是有备而来,老太太这么说,她们脸上也没有半点变色,依旧笑着道:“咱们倒是想来,可前些日子府上事多,咱们怎么好来叨扰。”

    甄思宜索性换了话题,“这些日子,我新试了几样小点,也不知道怎样,老太太可帮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我老婆子今朝可是有口福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家么都是喜欢乐闹的,在家里闷了这些日子,好容易来了个可爱讨喜的小姑娘,又会说笑,又会做精致吃食。老人家自然是欢喜的。

    婆子拧了提盒上来,甄思宜揭开盖子,一阵喷香的味道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哎哟,闻着就叫人嘴馋。”李太君伸着脖子,向李氏笑着道:“赶紧着拿出来瞧瞧,是甚么呢。”

    李氏强陪着笑脸,从提盒里端出天青釉描梅、兰、竹、菊四样花碟,上面摆着各种精细的面点。

    甄思宜一样样解说道:“这个是菊花卷,并不是甚么新鲜的吃食。只是里头拌了少许滇南的雾菊,其实不过是取其清香罢了。这用是大头青鱼皮做的羊肉包水晶包,大头青性平味甘,羊肉滋暖,老人家冬日用再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好在东西都做得小,甄思宜挟过来,老太太一口一个也都吃了,又指着另两个碟子问。“那两样呢?”

    “这是鸡油虾饼,软嫩的很,老人家吃着软乎。”甄思宜挟了个,做成小腊梅的虾饼到老太太碟里。老人家瞅了半天,向众人笑道:“哎哟,一个虾饼也做得那么俊,我都舍不得吃了。”

    甄夫人笑道:“老太太喜欢就好,能孝敬孝敬老太太。也是宜丫头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性子直,没甚么机心。可不代表她是傻子,甄夫人把话都挑到这份上了,她还有甚么不明白的!

    因此上,她搁了筷子只管拿眼去打量甄思宜。孩儿家的到底有些脸薄,低垂着头,连耳朵都红了。

    徐渐止在旁边走不掉,也低着头,看不出甚么喜怒来。

    老太太一边瞧,一边寻思着。容貌那是不用说的。就是性情,一时半会的难看出来,不过能有这么双巧手,倒是难得。

    只是徐渐止是她宝贝孙子,他的婚事,老太太可不想急着就定下来。如今家里的情形,她也是知道一二的。

    既然甄家这个二品都来巴结他们,到明年若是考中了状元,甚么样的官家千金不都赶着来了么。

    “甄太太这话,咱们可不敢当。咱们老大还只是六品的郎中。甄太太抬举咱们,才肯来往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是实话实说,可听在甄家母女的耳朵里,心下却是突地一跳,交互了记不安的眼神。

    甄夷简极得先帝赏识,新帝登基,他们一家可是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。明面上看着新帝是与楚家不对付。可朝中上下谁不知道,先帝就是倒在了他的手里。他不过是借着楚家上位罢了。

    好在新帝也没有留难他们,可是近一年来。他们冷眼没有少瞧,冷板凳也是一直坐着。甄夷简倒还罢了,一世人混到了当朝二品,就算没有实权,也尽够了,

    可是甄思齐仕途都还没有起步,就算他考中进士,朝中无人,送礼都没处送去,候补能让你候上一辈子!

    所以甄家夫妇才厚着脸皮,找了那么个借口,死活赖上徐家,实在是他们已无出路了!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甄太太这么说,咱们可当不起。”刘氏惟恐僵住了局面,连忙接过来话来,笑道:“只是老太太喜欢,我少不得厚脸皮开句口。劳烦甄姑娘在府里住几日,把咱们家的厨娘教会了。甄太太以为如何呢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甄夫人的眸子都亮了,“这有甚么不使得的,只怕是宜丫头没规矩,烦着老太太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听着,情不自禁地蹙起了眉头,强忍着没有插话,可心下的焦急却越来越甚。

    甄家的那丫头,长像甜美,又有些哄人的手段,最主要的是刘氏是一力想促成的这门亲事,老太太素来耳朵根子软,真要是点了头,可就回天无力了!

    可是现下,江蒲摆明了不管这事,自己又能求谁去呢!李氏越想越是忧心,满脸的愁云明明白白地摆在脸上,刘氏看在眼里,乐在心头。端起茶盅,轻呷了一口玉桂茶,打心底里透出甘甜来,这舒爽的感觉,许久都没感受过了。

    相对刘、李二人的一悲一喜,江蒲一行人,倒是恣意痛快的很。

    原来江蒲不仅把院子里人的都带上了,就连那十名家将也都一起叫上。十多匹健马,呼啸着出北门,向北郊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原来,前些日子江蒲在宫中听得说,北郊有一座铁网山,方圆近百里地方,最是打围的好去处。当然不是随你甚么时候都能去了,只在秋末冬初的那两旬日子才行。

    不然莫说百里地方,就是千里,依着京中官宦贵族的能力,用不上三年,就能把这个地方打个精光!

    江蒲听了,就记在了心上。今朝刚好赶上这日子,就和两个儿子,出来见识见识。

    他们来得早,所以还没甚么人。挑挑拣拣的选了山坡上的一株银杏树下,正好朝南、避风。梅官和赵家小头,撒着野四下胡跑,采野花,吃野果子,几乎要玩疯了。

    桑珠和两个媳妇,从车里拿出油毡铺了,在周边丢了几个大迎枕。中间儿再放上小几子,摆起各式鲜果点心,再沏上一盏酽酽地玉桂茶,晒着暖暖的小日头。

    江蒲四仰八叉地倒在油毡上,感叹道:“这日子,神仙也不换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真没见过你是这样没规矩的妇人家!”

    一句轻笑,把周边的家将惊得不轻,锵地一声,长刀出鞘,齐声喝问:“甚么人!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