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01、李茉的要挟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3:4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甄思宜住进府没两日,李太君的内侄------李茉的父亲,就带妻儿老小上京来了,说是为了明春的恩科,且也赁下屋子。

    如今徐家屋宇狭小,李太君也没有虚留他们,只把李茉留了下来,安排在自己的西厢住下。

    李家的那位大爷,好些年前就中了举人,这么些年来,早就歇了考科举的念头。如今徐家一上京,他们就跟了来,到底为着甚么,明眼人还有甚么不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着,咱们三爷那木讷性子,倒也成了个香孛孛!”

    江蒲的脚刚迈出李太君的门槛,梅官就忍不住捂嘴偷笑。江蒲笑了笑,没有说甚么。可心底却是乐呵上了。

    李茉的心思,早在金陵就是众人皆知的。自己记得李太君好像还提了那么一提。

    刘氏是嫡母,老头子又没精神管事。徐渐止的婚事,照正规程序应当是由刘氏拍板决定。只是李太君不点头,她也不敢强做主。

    至于李氏,江蒲就想不明白了,她为甚么不喜欢甄思宜,论家世、样貌配徐渐止是绰绰有余的。人好赖是二品官啊!

    不过,这事到底与自己不相干,她们愿意怎么闹就怎么闹,自己乐得看戏。

    而两个姑娘,也都是有城府的,再怎么看彼此不入眼,姐姐妹妹的依旧叫得亲热。

    刘氏心里除了忧烦李茉的事,还愁着印子钱的事。

    按说三日前,刘文远就该把钱交来了。可是陈婆子去了几回,就是碰不到他人。虽说这会并不急着等钱用。可是这么拖着,刘氏怎能不忧心呢。

    再有一点,若是刘文远这条路行不通,自己手上可真没甚么人可用了。

    娘家是指望不上的,就算他们肯帮忙。自己也不敢让他们帮呀!难道交给陈宝瑞两夫妻么?

    不出事就罢,这要是出了事。虽说放印子钱算不得违法,可传了出去。徐家的名声还在其次,渐敏在宫中的日子可就万般的难过了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氏苦涩地挑了挑嘴角。那个女儿。满心里只念着她大嫂子。哪里还记得自己这个娘亲。可不论怎样,那总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自己这个做娘的还能认真和她置气么!

    况且说了,只要有她在。自己总是皇妃的亲母,就算受冷待,徐家就有自己的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李氏立在老太君身边,冷眼打量了刘氏许久,忽地开口问道:“太太莫不是身子不大舒服?婢妾看着怎么脸色不大好呢。”

    淡淡的一句话。把众人都引到了刘氏身上。果见她脸色有些发沉发黯。

    “你身子不痛快,就差人来说一声,何苦干坐在这里陪我这老婆子。如今时气不好。弄出病来可怎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这些日子心情好,虽是埋怨的话。却也带着几分关心。

    刘氏微微笑道:“不过是昨晚上没歇好,哪里就这么娇气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说逞强的话,看你脸色就是不大好。”李太君才不想看媳妇愁眉苦脸的样子,因此打发她道:“你回去歇着吧,实在不行,就叫人去请大夫去。别自己硬挨着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老太太开口赶人了,媳妇只好就先回了。”刘氏打趣着起身。

    “不然,我陪太太……”甄思宜说着就要起来,刘氏拦道:“快不用了,我就是没歇好。一个人静悄悄地打个盹,也就是了。”说着,她人已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李氏的眸光一直跟着她,直待她的身影没于茶褐色的门帘后,方才收了回来。一转眸却见李茉笑盈盈地看着自己,然两人眸光一碰,她又笑着移开了眸光。

    刘氏一回到院中,人登时就软了七分。大半个身子靠着圆香身上,缓缓往屋子行去,又抬了手去揉眉心。

    这几日为着印子钱的事,她就没怎么睡。真真是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只是她刚进了屋子,陈宝瑞家的就急步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太太。”

    见着她,刘氏登时亮了眸子,几步赶上前问道:“你可见着刘大人了,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陈宝瑞家的期期艾艾地道:“刘大人说,他要姨奶奶去。不然,就让咱们另找一个去办事去。”

    刘氏怔忡着神色。软在榻上,过了好一会,才从眉眼间抖出冷笑,“他们还真是兄妹情深啊!”

    “太太。“圆香不安地唤了声,“大奶奶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不得,我只好去卖卖老脸。就不知道抵不抵用。”刘氏一面说,一面冷笑着撑了扶手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然而刚到房门口,却见李茉笑盈盈地走了来,佯做惊愕地道:“太太不是身子不痛快么?这是要往哪里去呢?”

    刘氏的纤细眉尖微不可见地微微一蹙,旋即换了笑脸,“你不在老太太那里,跑过来做甚么呀。”说话间,就使了眼神,让圆香去端茶点来。一面又让了李茉进屋。

    给刘氏见过了礼,李茉便在她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婆子看在眼里,脸色不免沉了下来。她怎么说也是晚辈,哪里有和太太平起平坐的道理。

    刘氏倒没有恼,只是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如今的李茉可不像早些年,行事莽撞,举止任性。就这几日看来,合府上下,谁不赞她情情和顺。就是对自己,太太前、太太后的,一点儿毛病都挑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会突然如此,还真是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刘氏的猜疑还没完,李茉已从袖中摸出本小册子送到刘氏手边,明艳如花的笑颜,仿若初绽的红梅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先前记得账册,本来早该给太太过目了,谁想到府中突生变故,以至于拖到了这会。”

    不仅刘氏,就连陈婆子还有端茶了进来的圆香也都怔怔地盯着小几上的帐册。

    李茉,她这是要挟太太来了!

    “你也真是仔细,多久以前事了,还看它做甚么。再说了,我还能不信你么。”

    姜,终究是老的辣。

    转瞬间,刘氏已堆上了笑脸。

    不过,李茉也非当日吴下阿蒙。纤细如笋的手指,推着账册往刘氏手边逼去。

    “太太还是看一下的好,茂大哥素来是个糊涂人,做事丢三拉四的,虽然我再三核过。可我到底年轻,万一有不到的地方,太太交托一场,我怎么过意的去呢!”

    瞟了眼近在指边的账册,刘氏心头,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,现下连李茉这个丫头都敢逼到自己头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说,我就看看吧。到底是你一翻心血。”刘氏的尤其咬重“一翻心血”四个字,且眼中冷茫直刺入李茉眸底。

    而李茉却只是笑着道:“既是这样,太太且歇着吧。我就不叨挠了。”言毕,福身而去。

    刘氏盯着小几上的账册,眸中差不多要瞪出火来。

    李茉啊李茉,你以为我能被一本小册子吓住么?就凭你这点心思,还想做徐家的三奶奶?真真是痴人说梦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