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04、挣一条活路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3:5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我听老太太前些日子有些咳,刚好府里有新进了些遂川的罗浮果,我就做了些罗浮蜂蜜茶,老太太尝尝看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从李茉手上接过茶盏,向刘氏、王篆香叹道:“你们事忙,有她在我身边吃喝用度都替我想着,我也算是享福了了。”

    甄思宜脚迈进门,正听见这一句,登时三步并两步地赶到老太君面前,“老太太昨日不是说喜欢水晶的虾饺么,我今朝做了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甄姑娘手真巧,一点虾饺也做得这么精致。”李氏上前硬从她手里拿过漆盘,端到老太太面前晃了一下,放在了小几上。

    李太君看着盘里的面点,笑赞道:“真是的,这么些日子,为了我这老婆子,真真是委屈姑娘了。只是这些日子老毛病又犯了,有些咳,好些东西都要忌口。虾饺更是不敢吃了。”

    李茉姑侄俩眸中的得意一闪而过,刘氏低着头吃茶,没去管难堪的甄思宜。

    凭着几样点心,将把李茉从老太太心里挤走,无异于痴人说梦话。又有李氏从旁挑唆,甄思宜见弃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老太太再钟意李茉,自己不点头,这婚事也难成。况且自己手上还有一步妙棋-------徐妃!

    若是宫里传下懿旨,李茉她再本事,也进不了徐家的门。只是如今女儿不大待见自己,就是说了。她也不会搭理。要想她站在自己这边,终还是要把江蒲拉过来。

    刘氏心里盘算着。眸光往江蒲瞅去,见她正小口小口地呷着罗浮蜂蜜茶

    渐止讨媳妇的事。江蒲一点都不想掺和。

    明面上是李茉和甄思宜斗法,实则是刘氏与老太太较着劲。连日来,老太太都是一碗水端平的样子,今朝突然给了甄思宜一个难堪。

    就不知道刘氏会如何反击!

    “素素啊。”

    听得刘氏的轻唤,江蒲搁了茶盏,笑着向刘氏看去。

    “如君要帮着做小公主的衣衫。她带着小三儿做不得事。不带着,心里难免挂念,倒是你劳累几日,替她一替。”

    刘氏话还没说完。刘如君已惨白了脸色,哆嗦着嘴唇,眸含热泪。她要死死掐住自己的胳膊,才能忍着不向刘氏恨瞪去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日子她都关在小后院里,没有出门。可托那两个丫头的福,府里的事情,她也听说了些。刘氏这么做,为的是甚么,她心思转两转,还有甚么不明白的。

    此时。她用得着自己尚且如此。他日若用不着自己了,还不弃如敝履。

    不,自己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就是不为自己,也要为儿子。在这府里,除了自己没有人会真心疼护他。

    众人都说江蒲心怀宽大,待文煜如已出,可她却从江蒲的眸中看到,对自己母子深深的厌恶。

    江蒲斜眸往她面上一瞅,笑着向刘氏道:“媳妇身边有一个文煜兄弟。已经闹得不行了,实在是没精力顾着小三儿。左右有奶娘守着,况且两个院子也离得近,如君走来走去的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把小三儿交给她看护,刘氏是带着示好、巴结的意思。没想到江蒲竟然不领情。她一时间愣怔着不知要说甚么了。

    刘如君听得江蒲这么说,长长地舒了口气,悄悄侧头抹去眼角的泪迹。

    江蒲当然知道刘氏的用意,只是她一想到刘如君母子,心里就恼火,巴不得有多远赶多远,最好能至死不相见,怎么可能答应把她儿子领到自己身边养着。

    李太君看不透媳妇的算盘,李氏却清楚的很。

    如今两方形势相当,谁能拉拢着江蒲,谁就稳抄胜券。只是江蒲岂是那么好拉拢的?尤其是刘氏安排了个刘如君给老大,偏偏又生下个儿子下来。

    眼中钉、肉中刺。

    不外如是了吧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,刘氏为着印子钱的事,还弃不得刘如君。非但弃不得,甚至还得替她说情,让江蒲把她从后院里放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短期内,刘氏是没办法拢住江蒲的。至于自己,想走江蒲这条路,怕也是难的。但是,渐清那条路,未必就走不通!

    这些年看下来,他对渐止多少有些兄弟之情。只要渐止透那些意思,想来徐渐清总不会帮着刘氏。

    李氏心底算盘打得噼啪响,这边刘氏已带了刘如君,告退出去。江蒲和王篆香再略坐了坐,也都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“嫂子为甚么把小三儿带过来呢?”

    妯娌两个走过穿堂,王篆香忍不住问道。在她看来,能把庶子攥在手里,是打击小妾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江蒲闻言一愣,昔日的对手,到如今却是能说体己话的人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江蒲冷了眸色,“看着恶心!”

    王篆香听了不解,“那文煜呢?”

    她对文煜,可真是亲胜母子。

    一时间,往事陡上心头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刚到成为徐家大奶奶那会,真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。她不禁幽幽轻叹,“罗绮怀文煜那会,我和静之还谈不上甚么夫妻之情呢。”

    在江蒲心里,罗绮与其说是徐渐清的妾,倒不如说更像他的前妻。前妻留下的孩子,她没理由不接受、不喜欢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对文煜她多多少少有些愧疚之情。

    只是她这句话,却让王篆香更糊涂了起来。

    刘如君回了趟娘家,就把息钱全都取了回来。

    刘氏点算清楚了,交圆香收了起来,这才蹙了眉劝刘如君道:“素素是你主母,如今几下里得意。你要千万小心伺候着。不然莫说是禁足,她若要赶你出门,我也护不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教训的是。”刘如君低着头,“婢妾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心里记恨着,我让你把小三儿抱给她养的事。”刘氏盯着她重重地叹了声,“说句俗话,我也是为你好!你自己想想,就她如今的势头,要整治你连个理由都不用。偏偏你们又一个院子住着,时时的戳她的眼。哪天惹得她不耐烦,赶你娘俩出门,还不是一句话的事!你不为自己想,也要为孩子想。该低头时服软时莫要硬撑着,于你、于孩子又有甚么好处?”

    刘氏再语重心长,也掩盖不住她的私心。

    刘如君垂首听着,心下不住地冷笑。不错,自己不能坐以待毙!只是自己也就罢了,可孩子呢。自己总要为他挣一条活路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