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05、病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4: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时近年底,江蒲即要准备各处的节礼,又要整理各处庄子送上来的田租单子,在京里住了大半年,各样的帐目也要核对核对。又有南边来了人,回说家庙里的事,并支取来年的香烛用度。

    没法子,当日走得急,许多事情都没有料理清楚。

    再加上徐家现下恩宠正隆,一些人情客往推都推不掉。

    所以连日来,江蒲也是忙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这日江蒲刚送走了一拨客,笑容还僵在脸上,涂婆子就赶着上来回道:“漠北的节礼到了,还等着奶奶问话呢。”

    听得娘家来人,江蒲登时喜上眉梢,急步而去。

    跟着节礼来的是连山的乳娘,金氏。她是姜家世代奴仆,见着了江蒲又是哭又是笑,忙不迭地行礼:“姑奶奶安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金氏的哽咽,江蒲忍不住也泛起了泪花,忙伸手扶了,“嫲嬷快起来。”一面又问,“嫂子,殳儿,连山他们都好么?”

    “将军,小将军和大姑娘都好得很。秋天赵副将带着小将军连破了肃慎几次偷袭。如今将军都不怎管事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着一则以喜,一则以悲。

    先帝,对姜家是即要用且防,一旦漠北平定,卸磨杀驴再所难。

    而今上,办法温和了许多。姜家这么退下,至少能安稳一世,尊荣不减。可到底还是让人心寒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我还等着嫂子回京呢。我也有个地方走动。”这话即是客套,也是安慰自己。姜家入京。皇帝能放心,自己也有个娘家。

    金氏却笑着道:“怕是不能呢。老奴来之前。将军接着道旨意,来年要往金陵去统管水军,负责剿倭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了一愣,“让阿嫂剿倭?”

    “是呢,老奴听说南边又闹得厉害了。陛下都巴不得咱们年前就赶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当日先帝惟恐他坐大,所以把他丢去金陵剿贼。如今他倒是现学现卖。

    倭乱虽重可他们人数有限,常是百十人出没,碰上上个千余人的,就算是大部队了。所以剿倭之任虽重。其实不过是个闲差。

    把姜家放去金陵,他即搏得知人善任的名声,又去了心头一患,这步棋走得真是不错啊!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倭乱从前朝至今,就一直不断。姜家造去金陵,想来能长长久久地呆下去。再加上水军统共就二两万来人,皇帝也就不用猜忌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小将军猎来的几张貂皮,特地给姑奶奶捎来,虽不值甚么。也好给两位小相公做身皮裘。”金氏一面说,一面解开随的大油毡包裹,取出个硕大的油纸包,“这里头是鹿茸、山参和高丽红芝,都是将军亲自备的。姑奶奶留着自己吃也好,就是送人也是极体面的。京里可难买到这样好的呢。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金氏又将个手掌大小的木匣子,推到江蒲面前,打了开来。

    江蒲探目看去,不由一怔。匣子里搁着一大东珠手链。每个珠子都小指头大小,个个都圆润饱满,光华四溢,搭扣则是用赤金点红宝石,做成的一朵小梅花。

    “那些东西也都罢了,嫂子何苦又备这个来,我还缺首饰么。”

    江蒲真有些看不明白了,按说自家嫂子也是个实用主义得,这东珠手串于旁人而言是名贵,可在自己还真是多余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将军备的,是赵副将让我捎带来的。赵副将说,姑奶奶生辰他从未送过一件像样礼,这串珠子就当补全这些年的礼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了,不由笑了起来,“他倒是会打算盘,一串珠子就想打发我了,想得倒好!你回去告诉他,好东西我见得多了,不稀罕这点东西。明年再那么小家子气,他回京时,莫怪我不招呼他!”她边说笑,边就把手串戴了起来,抬着手腕左瞧右瞧。

    越瞧心里越是高兴,毕竟她是真真赵元胤当好友看的。当初他离京里,自己不知怎么得罪了他,真怕他气恼着就不搭理自己了。

    金婆子笑笑不做声,这串珠子是赵副将亲自打捞上来,托漠北最好的匠人做成的。

    本来将军是想把这件东西扣下来的,可到底还是算了。只要不说破,一串手串,依姑奶奶的粗大神经,也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涂嬷嬷,你去看看咱们的节礼都备齐了没有,若是没有,催一催他们。也好让金嬷嬷顺便带了去。”说着又吩咐桑珠道:“你把这些都包了拿回屋去,叫两位嫂子看着分做三份。下回进宫,我好带了去。”

    涂氏和桑珠应声去了。梅官见茶壶空了,又听不惯她们长篇大论的扯家常,便端壶躲了出去。吩咐了个粗使婆子倒茶去。

    自己则躲进倒座里,倚坐在薰炉上,抱着小手炉,嗑着瓜子吃着茶同人说笑。

    下了几日的雨,天气是一日冷似一日。随便吸口气,都能叫人冷得心口发疼。梅官自小生长在南边,北方的寒冷还真叫她有些受不住。才十月的天气,皮裘就上身了,可依旧还是冷。

    所以一得空,她就缩在火炉边不肯动窝。

    “梅姑娘在么?”

    听见窗外有人问自己,梅官也懒待起身,只扬声问道:“谁呀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小丫头就挑起了棉帘子,让进一个婆子来。

    梅官定晴一瞅,原来是后院三相公的乳母,吴氏。她当下就沉了脸色,冷淡地问道:“这么个冷天,嬷嬷过来可是有甚么事么?”

    吴氏焦急的脸上陪着笑道:“咱们小相公有些个拉稀,还请姑娘去回一回奶奶。”

    梅官一来是看不上他们,二来也是懒待动弹,杏眼一翻,道:“嬷嬷好笑,这事该回姨奶奶才是。或是吃药,或是请大夫,咱们奶奶还拦着么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吴氏有些为难地道:“姨奶奶这回正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甚么话!”不等说完,梅官就立起眉毛骂人,“姨奶奶忙着,咱们奶奶就闲着么。你也瞧瞧,这几日咱们奶奶可有歇着一会?再则说了,她自己儿子不照管,指着谁来?既不愿照管,当初又何必使了狐媚手段死活要生要养。咱们爷又不是没儿子,何苦弄那么个多嫌的出来,扎咱们奶奶的眼。咱们奶奶倒是好性,不短吃喝的养着他俩个不算,又均了一份杏仁露送去。你们还待要怎样……”

    梅官骂得兴起,屋外忽响起道喝斥,“你又嚷甚么呢!”话音未落,桑珠已挑了帘子进来了。

    丫头婆子赶紧倒了热茶奉上,“这么个冷天,姑娘吃口热茶暖暖身子吧。”

    桑珠接过茶来捂着手,歪薰笼上坐了,冷眸往吴氏身上一瞥,“嬷嬷不在院里看着小相公,过来做甚么?”

    梅官冷笑了声:“说是他们那一位病了,要我回奶奶呢。”

    桑珠也不喜欢他们,只是她到底大得几岁,性子又沉稳,不会像梅官那般全放在脸上。况且刘如君再不受待见,三相公到底是爷的骨肉,真有个好歹,爷心里也不会痛快。

    因此她淡淡地道:“奶奶这会见客呢,不得工夫。嬷嬷若是不急就等一等再回。若是急的,我这里应着,只管叫小厮请大夫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吴婆子低垂着头,不安地嚅嗫道:“我且等一等吧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