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11、李氏母子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4:3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吃过了腊八粥,年味是越来越重了。

    徐家裁布料添新衣的自不用说。

    庄子上佃租也都交了上来了,光是府里吃的精细粮食就有四五样,还有喂驴马的杂谷。至于獐子、羔羊,野猪都是成打的。榛子、核桃、松仁各色炒货是一麻袋一麻袋的。

    鸡、鸭、鱼、鹅、兔等只能以笼算,还有三四车的银霜炭、柴炭,总之那个小小的堆得连站脚的地步没有。

    江蒲往年虽也管事,可却从未见过送租子,毕竟在金陵自有一套规矩,江蒲只需看单子就是了。

    而今年头一回送租子进京,自然是要江蒲亲自过了目才行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奶奶有先见之明,真要都送了来,咱们还真是没地方摆呢。”

    涂氏跟着江蒲从后院出来,回头瞅了眼堆了满地的东西,情不自禁地感叹。

    江蒲长长舒了口气,这几日甚么没也做,就看人搬东西,对帐单了。到今日可算是完了,以后可拟个章程出来,不然过个年真要累死人!

    “对了,今年外卖的,折了多少钱呀?”

    桑珠翻了翻帐册,“一共是七千贯。”她和梅官在柴房里关了三天,又罚了一个月的月例,才放了出来。桑珠倒还罢了,梅官却老实沉稳了许多。

    江蒲随脚在廊凳上坐了,又问,“那我的庄子呢?有多少进项?”

    提起自己的庄子。桑珠不免有些得色,“咱们的庄子上。东西是没他们的多,可都是好的。甚么珍珠米啦。干贝、鱼翅,还有熊掌、虎骨一些山珍呢。再有就是咱们的外卖的进项也有四千来贯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笑着道:“傻丫头,怎么就那么实诚呢!这可都是我的私房,显摆到人尽皆知,还怎么藏呢!罢了,把咱们的东西。都分到各屋里去。另再拣两份好的出来。预备着给宫里送去。”

    涂氏听了,在旁掩嘴而笑,“奶奶偏爱说这样的话,装小家子气!”

    “嬷嬷。我也是没法子呢!”江蒲一面佯做诉苦,一面抬起就走,“那么大一个庄子在那里,我瞒得过谁去?索性拿出来分了,也就不用眼红心热了。”

    主仆几人回到院子里,悄静无声,梅官和赵家的小妮子坐在太阳底下学着做针线,见江蒲来了,忙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爷还没回来么?大相公呢?”江蒲一面往里走,一面就问。

    虽然还有几日才封印。可衙门里已没有甚么事了。徐渐清一般中午就能回来。

    今朝晌午饭,江蒲用得匆忙,也顾得上徐渐清回没回来。这会想起来,便顺口一问。

    梅官打了热水进来,“刚才三爷来请了爷过去。大相公吃了饭,就跟着赵哥儿到外头玩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倒了些沤子在手上,听见说渐止请了丈夫过去,不由有些愣了,“三爷来请?”

    “是呢。之前三爷就来了好几回,总碰不见人。今朝可算是请着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纳闷地就着热水洗了手,又换了家常的便袍。信步走去小儿子的屋子。八九个月的文仲,已能稳稳当当地坐在暖榻上,比划小木剑了。

    云氏守在旁边做针线,女儿则在地上的学步车里。这个车子还是江蒲口述,涂善做的。当日文煜也坐过,现下文仲还小,贺家手小丫头坐着正好。

    云氏听见有人进来,抬了眼眸,见是江蒲忙就要站起来。

    江蒲抢上几步摁她坐下,又抱了儿子在怀里,亲了亲他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小脸,“宝贝啊,有没有想娘亲啊!娘亲可是想死你了!”

    文仲这傻小子,只管咧了小嘴呵呵傻笑。地下的小丫头,看见有人抱了文仲,也不依地闹了起来,走到榻边,伸的小手就去拽江蒲的袍摆。

    “你也想抱抱呀!”江蒲放了儿子,伸手把小丫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氏在旁笑叹着,“奶奶,这般可是要宠坏了她!”

    小丫头比着文仲大着几个月,在两个鬓角留了头发,用两根红绸子绑着。江蒲一面玩着她软软的发梢,一面就偷香了好几口。

    没办法,小丫头实在是太漂亮了,圆溜溜水灵灵的大眼睛,红扑扑的脸蛋,白玉似的肌肤,就是洋娃娃也没她好看呢。

    “贺嫂子,你这丫头长大来不得了哇,这么点点小人儿,就把我给迷得五倒三晕的。”

    听得人夸自己女儿,云氏总是高兴的,乐呵呵地笑道:“奶奶就爱胡说,谁家的孩子好吃好喝的养活着,不就是这个样么!”

    两个大人说话的工夫,文仲已经几次试图爬到小丫头身上,却都被小丫头踹开了。

    当文仲的小屁股再再一次摔在暖榻的獐皮褥子上,终于被云氏瞧见了。

    “鬼丫头,带你进来就胡闹。”云氏一面骂女儿,一面就去抱文仲,不想小家伙却不领情,闹着要下来。

    “嫂子,就让两个孩子玩吧。”江蒲将小丫头,放在了榻上,又接过儿子放在小丫头身边。

    文仲屁股一挨着褥子,就四肢并用地朝小丫头爬去,还伸了两只短胳膊,牢牢地抓住她,凑了脸上前,就想往人家姑娘脸上涂口水。

    小丫头到底大些个,用力一挣,推开了他,扶着扶手站了起来,摇摇摆摆地躲到江蒲背后。

    几个大人看在眼里,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尤其是江蒲,一面笑一面指着文仲道:“你个坏小子,才 多大的人啊,就知道调戏姑娘来了,长大来还了得了!”

    而文仲睁着无辜地大眼睛,盯着江蒲,待她说完,又去继续自己的“调戏”大业!

    江蒲啐了儿子一口,转头去看云氏手上的针线,“嫂子做甚么呢?我看有好些边边角角的皮料,做一些暖手筒倒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桑珠端了茶进来笑道:“还等奶奶说呢,早做上了。连两位相公的鞋都做得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横眼过去,“我说的是他们自己呢,就像那两个小子,如今天冷,上学又早么做双手套子,早上也好戴手。”

    云氏跟在江蒲身边也有大半年了,可听着这话,心里还是暖暖的,不过她还不及谢,梅官忽走来禀道:“李姨娘来了,在屋子里等奶奶呢?”

    “李姨娘?”江蒲愣了,她许久没与自己来往过了。今朝是怎么了,儿子请静之不算,自己还找上门来了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