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12、操心太过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4:3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姨娘今朝怎么得空过来坐坐。”江蒲还没进门,先就堆起笑脸,装模做样的本事,她练了两世。只要她愿意,保管能让每个人都感到,如春风般温暖。

    李氏站了起身,素来平静的脸上,略带着些烦愁,却还强笑着道:“奶奶这些日子可是忙坏了,如今该能歇歇了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落了座,小乔就递了五蝶捧寿的紫铜手炉上来,又往地上的薰笼里添了几片香料,

    “姨娘快坐。”江蒲笑着让坐,嘴里又道:“把咱们熬的罗浮果茶冲一盏上来,也叫姨娘尝一尝。”一面又向李氏道:“好在今年家里人口不多,若是像往年那般,我可就要闹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陪着笑道:“奶奶过谦了,在金陵时,奶奶独自一个管着事,旁人看奶奶日日闲着,可府里的事,却是一丝不乱。”

    江蒲身上穿着件半旧不新的葡萄紫的银鼠袍,领边袖口滚了一圈狐狸毛,越发衬得她肌肤白腻红润。

    又有袖口处透出半串子色泽温润的东珠手串,衬着搁在紫铜手炉上的纤纤玉指,直似早春刚剥出来的笋尖似的。尤其是指尖,被炭火烘得微微地有些透明,若只看只一双手,还真是娇柔可人。

    听着李氏的奉承,江蒲微微而笑。心里则猜测着她的来意,其实也不大难猜。如今能让她烦忧的,除了徐渐止,再没有第二个人了。

    而徐渐止近期要烦的事。也就只有亲事了。

    李氏也算是双管齐下了,那边打着亲情牌。这里又来拉同盟来了。刘氏看重的那个甄思宜,自己虽不喜欢。但她不得不承认。的确是一个合适人选。换了自己也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二品的官家闺秀,说给庶子,名声上好听。而她父兄又都是被投闲置散的,徐渐止娶了她,依靠不到外家的势力,依旧要低着头做人!

    之前自己不大清楚甄家的家世。还不明白李氏为甚么不愿,前些日子甄思宜住在府,自己才隐约听到。

    原来甄家是先帝腹心,新帝登基。他们的日子自然就不大好过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李氏也真是本事,朝上这些事,她这个当家奶奶还迷迷糊糊的,她倒是清清楚楚。真真是,难为天下父母心啊!

    自己本是不耐管他们的事的。且如今长房大权在握,老三娶谁做媳妇,与自己并没有多大相干。

    可是她估摸着,徐渐清不会袖手旁观。毕竟他对这个毫无威胁的幼弟,还是念着几分手足亲情的。

    再则说了,就甄家的家世。徐渐清也是不会愿意与他们攀扯上的。所以,徐渐止真要求他面前,于公于私,他总是会帮着想法子的。

    江蒲正想着怎么起这个话头-------她可不想陪着李氏在这里兜圈子。

    恰值小乔端了茶上来,江蒲接过手,笑道:“说起来甄家姑娘的手真是巧呢,这个罗浮果蜜茶,我做着不是甜了就是酸了。试了多少回了,姨娘尝尝看。可是这这个味儿么。”

    李氏听她提起甄思宜,眼眸都亮了几分,接过茶,轻呷了一口,“我吃着都是一样的。”说着,她又沉默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江蒲只管吃茶静候,李氏斟酌了良久,才艰难地道:“按说这话该婢妾是该说的。只是三爷到底是婢妾养大的,性情也还知道些。甄姑娘的好,那是不用说的。可是,只怕与三爷不大合。况且甄家高门大户的,三爷到底是个庶子,二人也不相当不是。”

    李氏是说一句,就瞅一眼江蒲,可从头至尾,她都跟没听见似的。 直到她忐忐忑忑地把话说完了,江蒲才抬起头,淡淡地道:“这事情,姨娘该和太太说呀。三弟的婚事,有老太太、太太在,我一个做嫂子也不好多说甚么。”

    听江蒲这么说,李氏提在半空的心,往下沉了几分。江蒲不愿管这事,那是明摆在面上的。可是如今能拦着这件事的,也只有她了。

    前几日甄夫人来接女儿,听着她和刘氏说话的意思,恐怕开了春,就要纳采过大礼了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不错。”李氏咬了咬牙,下狠话道:“婢妾说句不中听了,甄家姑娘,看着就文弱不说,又有些个娇养。如今二奶奶不管事,家里大小事情,都是奶奶料理。将来三奶奶不能帮衬着也就罢了,只怕反倒给奶奶添事呢。”

    看来李氏真是着急了,说起话来连轻重都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江蒲才开了口,涂婆子赶着进来回道:“娘娘差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忙道快请,一面就接了出去。刘氏不甘心就这么走回去,只好跟她身后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一行人才出了房门,就打院门口进来个身着从六品官服的年青内侍。他见着江蒲,一挥拂尘,行礼道:“夫人安好。”

    内侍的最高等级是正五品,所以,从六品的位置可不算低了。江蒲自然不好真受他的礼,上前两步伸手虚扶,“芮大人快请起。这我可怎么敢当呢。”一面说,一面就接入屋里,让坐奉茶。又使了个眼色给桑珠。

    芮则六岁净身入宫,熬了二十多年,好容易才爬到一宫主管的位置上。进退礼度那是一丝都不会差的。

    江蒲礼待,他又怎会托大当真。当下只斜插着在榻上坐下,又谢过了茶,才道:“娘娘使奴婢来,一则是谢过夫人上回送去的人参等物,二则是御花园的中的蜡梅花开了,娘娘知道夫人喜欢,所以谴奴婢来问问,夫人和大人明朝得不得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成日都闲着,就不知道静之衙门里有没有事。”江蒲笑着道:“不过都不碍的,左右他到晌午就完了。我先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芮则又道:“娘娘还说了,让夫人把两位小相公带去。尤其是二相公,她做姑母的,都还没见过呢。就是大相公,许久不见,也怪想念的。”

    “成。”江蒲很是爽快地应了下来,“到时候娘娘莫要抱怨。如今那两小子皮野得不得了呢!”

    宾主间又叙了两句闲话,芮则起身告辞道:“奴婢就不叨扰了,明朝候着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事忙,我也就不虚留了。”江蒲话还没说完,桑珠就送上两个包裹,指着弹墨玉色绸里的哆啰呢包裹,笑道:“这是咱们自己庄子上送来的一些佃租,和一罐咱们自己做的罗浮果蜜茶,不值甚么钱,大人尝尝鲜吧。”

    尔后又指着花绫水红绸里的,道:“这里头是咱们姐妹自己缝的貂皮手笼和耳罩子,虽比不上宫里的,大人留着赏人吧。”

    内侍的四季衣服,宫里是份例规制的。然这些小物件却是没有的,芮则在宫里,自是有人巴结讨好,这些小物件倒也不缺。

    只是江蒲却与旁人不同,宫里上下谁不知道,昭睿夫人是极得皇宠的。她这般细心记挂着自己,虽说有些交结示好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芮则总是有些感激,“夫人这样记挂着奴婢,奴婢可怎么当得起!”

    “一点小东西,不过是顺手拿出来。与大人也算是自家人,我才厚着脸皮拿出手,给人家,只怕要笑话我小家子气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桑珠准备的礼物,江蒲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本来么,芮则这种人,他来一回,你给他百十贯的,他也不会放在眼里,更不会记你的好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就不一样,他是真心感激也罢,假意的也好,至少要说两句感谢的话撑门面。况且看他的神情,也不似做假。

    江蒲说话着,使着桑珠拿了包裹,一直送他上了车,目送着车子去远,才转身回来。

    她们主仆一进了院门,李氏就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之前江蒲待客,李氏只好往倒座里等着。听见他们送客出门,就一直候在窗户边,听得脚步声就赶紧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奶奶,那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哟,姨娘怎么还在呢!”李氏一开口,江蒲就笑着打断道,“我这里要准备明朝进宫的事,只怕没工夫招呼姨娘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听得江蒲明朝要进宫,李氏把心一横,大着胆子道:“还请奶奶在娘娘面前替三爷说两句话。”

    她们母女不和的事,那是合府皆知。

    若是江蒲肯帮着说两句话,自己也就没甚么好发愁的了。

    “姨娘这叫甚么话!”不想江蒲却冷了眉眼,“老三的婚事,府里有老太太,太太,宫里还有娘娘,几时轮到我来多嘴多舌了?再则说了,不是还有静之么。老爷身子不好,他做长兄的,难道还能不顾着幼弟?姨娘的心,真是操得太过了!”

    尽管江蒲声色俱厉,李氏却放下心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婢妾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眼眸一横,冷哼了声,“我劝姨娘安份些的好,老三的事,也是姨娘该操心的?那是娘娘才生了小公主,精神短少,待到天气暖和了,只娘娘一句话,就是太太也未必操得上心。姨娘何必没找事,叫太太知道了,心里又要不痛快了。大节下的,何苦来!”

    李氏只管答应着,江蒲丢个她一记白眼,把手缩回手笼里,回身进屋,只留给她一道高傲的背影。

    李氏静立了一会,嘴角微微笑起,转身出了院门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