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13、闺乐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4:4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说要准备进宫的事,倒不是为了打发李氏而随口说的。要带两个孩子进宫,真的有许多要准备的。

    且慢说准备文仲一切出门要用的东西,就是文煜也还要学一学规矩礼仪,毕竟宫里不比家中。况且江蒲也不知道,徐渐敏到底请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若是只有自己几个人也还罢了,人若是多,文煜总不能叫人家挑出理来。好在文煜也懂事,听说要进宫去看姑妈,倒也学的用心。

    “那么,你见着了姑妈,要怎样啊?”

    “娘娘玉体安康。”小家伙似模似样地跪下行礼,圆乎乎的身子跪在地上,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“咱们文煜真是聪明……”江蒲一句还没说了,徐渐清挑了帘子进来,笑问道:“这是做甚么呢?”

    “娘亲说,明朝要带我进宫去看姑妈!”文煜先就跑到了父亲身边,仰着脑袋很是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徐渐清惊诧地看向江蒲,不用他开口,江蒲就笑道:“是娘娘的意思,说是腊梅开了,想请一桌酒。又说许久没文煜,很是挂念。连文仲都叫带着一起去呢。是了,还捎带着问了你。你明朝有空吧!”

    江蒲眼巴巴地瞅着徐渐清,他们一家人还真是很少一起出游呢,虽是进宫,可到底也是一家人在一起赏花呀!

    “就是啊,阿爹和咱们一起去么!”文煜也抱着父亲的腿撒娇。

    徐渐清看两双巴巴的眼神。不由笑了出来,揉了揉儿子软软的头发。“好,一起去!”

    “噢。太好了!”小家伙登时一踹三尺高,江蒲也甜甜地笑着,见小丫端了热水进来,就自己接了过来,嘴上娇嗔 道:“回来了也不说先洗手,我都念了多久……”她说着话回头。却见徐渐清出神地坐在在榻上。

    江蒲话声一顿,让小乔带了文煜出去,自己拧了巾子递到丈夫面前,“三弟求你帮忙了?”

    徐渐清有些惊愕地抬眸看着江蒲。脱口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江蒲笑了笑,“李姨娘来过了,看来她是真急了,甚么话都敢也口。”

    “三弟倒不是头一回找我了,头先几次还语焉不详的。可是这一回……”徐渐清叹了一声,看向江蒲,“你打算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江蒲眼眸一横,嗔道:“明明自己有了盘算,还要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看着妻子嘟嘴娇嗔的样子,徐渐清烦愁登做烟消。又想起昨晚两人的缠绵,陡然就生了戏谑的兴致,他展臂将妻子往怀中一带,薄唇贴在她耳边,低喃道:“不是你说的,要与我分担共享么。我自然要问你一问了。”他说话着,手就不老实地游走了起来。

    丫头仆妇们早识趣地退了出去,江蒲依旧微红了脸,在他怀里挣着。“青天白日的,你这又是做甚么或!”

    虽然徐渐清只是一介文人,可比力气,江蒲哪里挣得过他!只好在怀里扭来扭去,看江蒲像小猫似的在自己怀里挣扎,徐渐清不禁柔柔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精明到吓人的女人,此时却在自己怀中像个孩子般的娇嗔,心口满满的要全是溢出来的满足。

    “素素……”低唤着妻子的乳名,徐渐清俯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爷、奶奶,晚饭已经得了,是这会摆,还是等一下。”外边响起涂氏的略有些暗哑的声音,徐渐清的唇硬生生停在江蒲的唇畔。

    看着完全愣掉的丈夫,江蒲幸灾乐祸地扑哧一笑,两手推着他的胸口,得意地道:“让你欺负我!”

    “这就叫欺负了……”徐渐清盯着她,话说到一半,突然狠狠地啄了两下,这才放开呆怔的妻子,心情大好的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次日,徐渐清先去衙门画了卯,再转回府与江蒲会合了,一起进宫。到了宫门,一家人下了车。早有小轿等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小黄门上前行礼,“徐大人安好,夫人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大人好。”徐渐清半做了揖。

    小黄门瞅了眼,他们一家人,陪笑着问道:“夫人是坐了轿子过去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得这么好的天,况且这两小子也皮实,不看着他们,我也不放心。还是走了去吧,只是劳烦小大人带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。”小黄门一面答应着,一面就在头前引路。

    今日的酒宴设在了御花园的凝香亭,江蒲他们是从北门进得宫,离着倒是不远。过了几道宫墙,进了承光门,眼前景像便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虽是腊月天气,然园中却是色彩缤纷。

    火云似的枫树,晚霞般灿烂的红梅,还有仿若堆纱而的腊梅。

    “娘亲,地上有大桃子!”

    文煜一路走来,满是稀奇的从未见过的景像,难为他小孩子家能忍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江蒲顺着他的小手看去,甬路以彩石铺就,这条路上做成蟠桃树的样子,枝丫上鲜桃累累,难怪乎文煜会惊呼出声了。

    就是自己也甚是惊叹,皇家宫苑还真是处处有惊喜,亦或是惊吓。

    “文煜,娘亲怎么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江蒲蹙眉低斥,文煜就低了头,“在宫里说话要小声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才多久见,夫人就这般严厉起来了!”话音未落,从一株老松树后转出道明黄的身影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下跪,“陛下圣安。”

    江蒲跟着跪,心里却抱怨道,他也真是会挑地方,让人跪在这小石子上!

    只是她心念未了,一双有着薄茧,温暖而干燥的大手就扶住了她的手笼,“不需多礼。静之,你也快起来吧。咱们私底下以兄弟相待就好。”

    皇帝虽这么说,可徐渐清却还是老老实实地磕了头,“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小家伙,还记得我么?”皇帝笑着捏了捏文煜圆圆的脸蛋,问道。

    文煜仰着头,奶声奶气地道:“记得,你是上回在铁网山请我们吃酒看戏的叔叔。”

    这会换徐渐清喝斥了,“文煜,甚么你呀我的,快跪下给圣上磕头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有些不明白,为甚么要给这个叔叔磕头,明明上回就没有啊!

    “静之,你就是太拘紧了。看吓着孩子。”皇帝一面说,一面就从江蒲手中牵过文煜,“你是叫文煜是么,叔叔带你见姑妈去!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理他夫妻二人,牵着孩子就走。留下夫妻二人呆在原地面面相觑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