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14、宠妃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4:4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陛下驾到!”

    中常侍冯元一尖锐的嗓音,登时震住了凝香亭中的忙乱,凌皇后和徐渐敏带着一众宫妃迎将来出来。

    “臣妾恭请陛下圣安!”

    “众位爱妃,快快请起。”

    伴着皇帝温和的笑声,嫔妃们发现皇帝手竟牵着一个锦衣华服的孩子,眸中皆透出愕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几个生了皇子的嫔妃,更是含了怨愤。皇子可是从未曾享受过这般待遇的。延福宫西配殿的张氏,更是咬了牙关。徐渐敏的女儿受宠,也就罢了,人到底出身贵重。

    可这小子……她稍稍一想,便知只是徐家的庶长子。陛下居然亲手牵着,甚至为了配合他的步子,特地放慢了脚步。莫说自己两个女儿,就是儿子也从来不曾有过!

    不说嫔妃们各种羡慕嫉妒恨,徐渐清夫妇也被这一屋子的珠环翠绕给惊住。

    他们本以为只是自家小聚,没想到竟是宫庭大宴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万福金安,诸位娘娘玉体安康。”

    “快起来,快起来,快起来。”在见到他们夫妻的那一瞬间,凌皇后酸溜溜的情绪都收入心底,端着张笑脸道:“我听说徐妹妹要在凝香亭请客,就厚着脸皮自己来了,扰了你们团聚,素素就担待些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淡淡地笑道,“娘娘说哪里话来,是咱们叨挠了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凑热闹的可不是止皇后。朕也是呢。”皇帝说笑着,牵着文煜的手走到席边坐下。抱他坐在膝上,“喜欢吃甚么。只管张嘴说,叔叔给你拿。”

    嫔妃们看直了眼,酸溜溜的味道几乎要把徐渐清夫妻给淹没了!

    文煜虽不明白“陛下”是个甚么东西。可见所有人都冲这个叔叔下跪,小孩子家的,难免有些不安。掉了头看江蒲,软软地轻唤:“娘亲……“

    可怜江蒲甚么都不能说。只能用眼神示意儿子乖乖的。徐渐清则微蹙着眉头,对于皇帝将江蒲母子立于风口浪尖,心底很是不满,只是不好流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真是说笑。”徐渐敏一面招呼众人入席。一面笑着,“臣妾小小一桌酒席,能得皇后娘娘、陛下还有众位姐妹赏脸,臣妾得了多大的脸面。”

    皇后拉江蒲入坐主席,皇帝招手唤徐渐清在身边坐下,其余的嫔妃皆坐在次席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文仲吧。”凌皇后一面冲小家伙招手,一面叫嬷嬷抱了过来,难得小家伙不认生,一到皇后身上,就皇后灿烂一笑。还不等皇后从惊叹中回神,他已经攥了皇后项间的珠链子把到嘴里咬去了。

    “文仲!”江蒲在旁急声斥道,小家伙则抬了一双无辜的眼神瞅着娘亲。

    皇后笑着摆摆手,“素素啊,你这儿子眼光倒是不差,这串珠子是用顶好的东珠串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儿无知,还请娘娘恕罪。”江蒲站了起身,心下哀叹,这叫甚么事么。自己哪里是来做客,压根是来受罪好伐!

    “你们夫妻俩,真真是太拘紧了。”皇帝微蹙了眉头,“都说私下小宴,不需如此,偏就是不听。”

    江蒲眸中忍不住露出一丝幽怨,你家大老婆小老婆差不多都到齐了吧,还私下小宴,小宴你个妹呀!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是。”皇后拉了江蒲坐下,“咱们不比陛下和静之,面上还要端着君臣大礼,咱们姐妹,就是当着众人的面,也不需太过拘束,这才显得咱们亲厚,更何况如今是家下小宴。”

    凌皇后都这么说了,江蒲还能说甚么,只能谢恩领了。

    张氏坐在次席,挟了块胭脂鱼脯。杏眸轻漾,佩服起皇后的忍功。这些日子来,皇帝几乎日日宿在延福宫不说,对小公主更是宠爱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自己几次撞见,皇帝抱着小公主,一口一个心肝肉。如今徐家的一个庶子,都能坐在皇帝的膝上,而皇后还能拉着昭睿夫人亲亲热热叙姐妹情,这份功力,自己可也好生学着。

    真真是忍字心头一把刀啊!

    徐渐敏做为东道主,有皇帝皇后在,她也只有在旁边布菜斟酒的份了。

    见两个侄儿,被他们夫妻一人霸着一个,对江蒲着实是愧疚。本来,她纯粹是想邀兄嫂进宫小叙一番的,怎知会弄成这样。

    皇帝在人前这般抬举徐家,无非是做给人看,借以确立延福宫宠妃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皇后,自打那件事后,也学聪明了。再没有拈酸吃醋的样子。反而是端起了母仪天下的大度,偶尔皇帝去她宫里,她也都劝着皇帝往自己宫里来。

    说甚么徐妹妹年纪轻,才刚生了小公主,身子也弱,陛下理当多关心关心。又特地嘱咐御膳房炖了上等阿胶送来。关心的是面面俱到。

    一道又一道的精致菜肴,流水介地端上来。帝后一个逗一个孩子,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江蒲本来就不自在,还要应付嫔妃们的敬酒,真真是味同嚼蜡,只能哀求上苍,让这场宴席快些结束。有时忍不住,便用眸光向徐渐清哭诉。

    夫妻俩中间隔着帝后二人,徐渐清想握一握她的手,安慰下都不行,只能以温柔的眸光安抚,忍耐下吧。

    好容易散了大席,众人分次而座。

    内侍宫婢给众人换了茶点上来。江蒲本以为皇帝会走人,没想到他只是吩咐内侍去传宫伎来。

    又向江蒲道:“她们新排了一曲歌舞,朕打算是年节时拿出让众人开开眼,如今先便宜你夫妻俩了。”他的语气里,多多少少带着些孩子气,就像和玩伴炫耀新玩具的孩子。

    夫妻俩总算是坐到了一起,案下两手交握,语气里隐隐带了些无奈,“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亭内曲奏舞起,宫伎们直如天女一般,美得夺人眼目。江蒲猛然间发觉少了一个人,睁了眼细细的辨认那些宫伎,却没有找到那个身影。

    心下陡然就冒出了几分寒意,凑到徐渐清耳边,低声问道:“三娘怎么不见?”

    偏偏她这个小动作,叫皇帝看见了,“徐夫人有甚么玩笑话,说来给大家乐一乐呀。”

    江蒲瞅着丈夫,从他眸中看出告诫的意味。可越是如此,江蒲越是不安,思忖了几番,最终还是把心一横,笑着说道:“臣妾是好奇怎么不见三娘,就她那性子,可是好热闹的呢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