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15、母女连心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4:5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话一出口,亭内的气氛便为之一僵。皇帝的面色转瞬就沉了几分,徐渐敏则是一脸的忧色。嫔妃们倒是面露得意,等着看好戏。

    凌皇后瞥了皇帝一眼,不自然地接过话,笑道:“柳姑娘感染了风寒,所以在屋里歇着。”

    江蒲自是不信的,可也不好再追问。

    皇帝终于缓过了脸色,可对江蒲的眸光却有些躲闪,“外头梅花开得极好,日头也暖和,何必拘在里边。”说着,便唤了徐渐清一起起身。

    “是了是了。”皇后笑应着道:“今朝徐妹妹是邀了素素来赏花的,咱们倒在屋里坐着。”说着,携了徐渐敏的手,又招呼了江蒲,随皇帝出了亭子。

    嫔妃们看在眼里,心下都有几分不甘,只是无可奈何。内侍、宫婢落在后边,将各色茶点摆到亭廊上。

    到了园中,自然是各人随意。

    文煜被拘得久了,这会也顾不得甚么规矩了,况且父母又都被人拘着,他便撒开来玩。

    江蒲和徐渐敏陪了一阵,便以孩子做借口,脱身回延福宫去。姑嫂二人沿着甬路,且行且谈。稍走得远了些,江蒲便耐不住地问道:“三娘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徐渐敏携着嫂子的手,低声道:“说起来我也不大清楚,隐约听说她冲撞了陛下,被拘在了澄秋馆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去瞧瞧么?”江蒲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徐渐敏闻言一怔。笑道:“之她在陛下身边跟进跟出,宫里上下谁不恼她。如今失了势,谁还会去瞧她呢!况且也都怕得罪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江蒲迟疑了一会。又问道:“上回我给她备的那些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江蒲问完,徐渐敏已微变了神色,略带愧疚地道:“我都交给皇后了,我毕竟是个侧妃,就那么送过去,实在是不大合适。”说着。她已垂下了眼眸。心底冒出几分苦涩,自己入宫尚不及一载,受恩宠也就是数个月的事,可自己早已失了本心。

    清楚的记得。当日上花轿时心如死灰的静寂,只想着在郡王一了残生。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,你想平寂度日,旁人却未必允你。

    匆匆数载,人事全非。

    徐渐敏的黯淡江蒲瞅在眼里,心头难免有些伤感。渐敏在府中时,虽也是心机深沉,到底还有几分活力朝气,如今……江蒲在心下长长一叹,忍了酸涩。打起精神,笑道:“我都糊涂了,只管人家的事,倒把自己的正经事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姑嫂二人已进延福宫,宾主落坐,宫婢们奉了茶来,徐渐敏瞅着江蒲笑道:“噢,嫂子有甚么正经事呢?”

    “其实按说这话不该我提。只是我即进了宫,也就顺口说一句。娘娘是不知道,这些日子太太为着渐止的婚事,都要挑花眼了,东家看西家的瞅的,好容易看着甄家姑娘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甄家?”徐渐敏挑了眉问道:“哪个甄家?”

    “就是甄夷简大人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听到甄夷简三个字,徐渐敏的脸色唰地沉了下来,手中茶盅往案几上重重一搁,沉声道:“太太真是老糊涂了!甄家是甚么样的人家,咱们也好去攀结的?再则说了,照着规矩,明年陛下采选采女以充后宫。五品以上的闺秀都要入宫候选,甄家位居二品,在这个节骨眼上,私下就议亲,往重里说那是欺君大罪!难道咱们也陪着他们受牵扯么?退一万步说,老三年纪也还不大,又还只是个举人,待考过明春恩科,不说状元,只能中了进士,还怕没有人来议亲,何至于就急着这一时!”

    徐渐敏也是一时急了,才噼哩啪啦地说了一串。甄家是先帝宠臣,虽说无甚权势,可圣心难测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。徐家在这个位置上,总是能避就避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会瞧着江蒲微微而笑的眸色,徐渐敏微有些不好意,轻嗔道:“嫂子故意拿话激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没了办法,才来告诉娘娘的。”江蒲摆起长媳大嫂的苦心样子,叹息道:“娘娘也知道,家中有老太太、太太、老爷在,三弟的婚事怎么也轮不着我来多嘴多舌。我实在是瞅着甄家不合适,和太太说,一时急了,弄巧成拙反倒不好。再则说了,娘娘是做姐姐的,幼弟的婚事,本也该由娘娘做主才对。”

    所谓母女连心,自己母亲打得甚么算盘,徐渐敏心里清楚的很。尽管她与江蒲相厚,可母亲到底是母亲,她不帮着,却也不至于帮着江蒲。

    只是甄家的确是太不合适了,刘氏只看到自己的利益,可徐渐敏看得却是家族的利益,自己在宫中的地步想要牢不可动,陛下的宠爱是其次,终究还是要娘家在后边撑着。

    “嫂子放心,我自会和太太说的。三弟的婚事只包在我身上。正好明秋陛下采选,介时我留意着,有好的就给三弟留着。我就那一个兄弟,就是向着他些,陛下也不好多说甚么的。”

    在京城里随便丢块石头,指不定就能砸着个三品大员!有位无权的高官多了去了,甄家不成,换一家就是了。

    看着徐渐敏眸中的浅笑,江蒲心下倒有些可怜起李氏来。看来她是做无用功了!人家母女再不合,也是母女,又怎么会帮着外人来压制自己娘亲。

    想靠着儿子风光,难啊!

    不过,自己帮也帮了。心里也过得去了。反正不论徐渐止娶谁,自己的地位都不会受到甚么威胁。

    “是了,到底是娘娘想的周到。明秋采选,那么多姑娘呢,又是皇家堪选,都是知根知底的,不比那起媒婆强。咱们三弟,人品才学都是一流的,性情又温和,娘娘可要替他选一个品貌相当,性情温柔的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本来心里还有些担忧,江蒲和李氏一气,母亲再不好,她也不想让人压在她的头上,况且一个是妾,一个是媳妇。再则说了,她对李氏也是讨厌的。

    所以,听着江蒲的说话,看着她的眸光,知道她不会和李氏一气,也放了心,“这不用嫂子说的,我自然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姑嫂二人话还没说完,听见外头一阵笑声,“你两个倒是躲清静来了!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