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16、小女人皇后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4:5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一听见声音,徐渐敏就已迎了出去。江蒲无奈地翻了个白跟,认命地跟了上去前,随徐渐敏一起行礼,“陛下圣安,皇后娘娘金安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,素素,快起来。”凌皇后一手拉着一个,笑道:“到底是姑嫂,显见的就是比咱们亲的,巴巴地躲了说体己话。”

    “噢?不知爱妃能不能说来给朕听一听。”皇帝问得随意,眸中却飞快地闪过一丝冰冷。

    明知她们是姑嫂,私底下说话,多半也只是徐家的家事。为人君者,最忌讳的就是事情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皇后只当没看见皇帝的眸色,笑着嗔道:“陛下也是的,都说了是体己话,还要问。这不是摆明着为难妹妹么。”妹妹两个字,她咬得分外清楚,淡笑的眸光飞快地掠过徐渐清银盘似的脸庞。

    江蒲敛眸微笑,徐渐敏毫不在意地笑道:“倒没甚么不可说的,臣妾的三弟眼见着也是该议亲的年纪了。母亲知道照规矩明年会有采选,所以着嫂子来说一声,让臣妾留心着,替三弟挑一个好的。臣妾还想说,到时候请皇后娘娘替臣妾掌掌眼呢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一面说,一请帝后二人坐了,又亲自奉了茶。

    “提起你们家老三,人品、学问都是拔尖的。可惜我三个女儿,一则辈份不对,二来也还小。不然定要拉来做女婿的。”皇后拿茶盖轻撇着茶面上的浮沫。接笑道:“女儿虽不合适着,可我那个侄女。虽说稍稍小了些,你们家老三年纪也还不大么!”

    徐渐敏断没料到皇后会这么说。一时间有些慌了神,悄悄地抬眸瞥向立在一旁的兄嫂,希望他们能寻个借口推辞。可那夫妻,却只管低着个头。

    “皇后,你莫要说笑了,就嫣儿那娇横的性子。徐老三那么个老实人怎么拿得住。介时闹了起来,自家弟弟受了委屈,敏儿可不怨死了你!”

    被皇帝当面驳回,皇后面上难免有些讪讪的。只管低头吃茶,默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江蒲听在耳中,心里好笑。

    这个皇后啊,怎么都学不会揣摩上位者的心态。自己都和她说白了,皇帝要的就是几方势力相当,互为制肘。又怎肯让后族与徐家结亲呢!她开这种口,不是凭白地让皇帝心生厌恶么。

    这都还是轻的,倘若皇帝对后族生了提防之心,她的后位又能坐得几久?皇后啊,终究还是个小女人。她就是做不到。以皇权为最大依归。若再不改,后族不成气,也还就罢了。

    否则……江蒲重重一叹。

    这时,皇帝又拉着人往园里逛去,江蒲只得跟在后边做跟班。夫妻二人,陪着皇帝又逛了几圈,又吃了几杯酒。直到快未时,有内侍来报有折子递了上来,皇帝才放了他们出宫。

    他们临走前。皇后送了一瓶子梅花,“我知道你们府上狭仄,这个就在屋里摆摆吧,过几日蔫了,我再叫人送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谢了恩正要收下,皇帝却拦道:“皇后不知道,你这位妹子极是惜花的,从不肯伤了一花一叶。”说着,转头看向江蒲,笑问道:“夫人那话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皇帝的这番话,不禁令皇后惊诧错愕,就连徐渐清也微沉了眉头,甚么开始,陛下也会留意这样的细微之处了!

    江蒲知道自己这个惜花的行为,实在是有点让人酸的掉牙。所以长大来,她素来是随大流的,反正自己不摘花就是了。

    所以,皇后送梅花,她倒真没觉得怎样。摆摆就摆摆吧,了不起等它蔫了,学林妹妹挖个坑把它埋了。

    可皇帝偏偏要说破,恶作剧呀恶作剧!这个皇帝,能有一回不恶整自己么!江蒲极度无语中。然而当着那么多人,皇后的面子总是要顾的,只是顾了此,免不了就失了彼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哪里话,女人家谁不喜欢花的。适才妾身就想折几枝回去,只因着是禁苑,才没敢动手。”江蒲笑着接过花瓶,借着花枝的遮挡,冲皇帝呲了呲牙。若得皇帝“扑哧”笑出了声来,虽然很快就用手挡了。可众人还是一面莫名,冯元一站在皇帝肩下,却将江蒲呲牙的动作,看得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心下不免有些突突直跳,自从上回陛下收了那方帕子,他就觉着事情有些不对。再怎么欣赏,这都过了。而今日,昭睿夫人当着众人驳陛下的回,又如此不敬。陛下非但没有半点恼色,反倒被她逗乐。

    唉……看来这个昭睿这个两字,也有些个虚啊!

    江蒲猛然惊觉自己有些过了,连忙低了头,跟着徐渐清行礼谢恩。皇帝也早换上了君王的圣颜。

    夫妻俩上了自家的马车,帘子一放下,江蒲就开始报怨了,“我还以为就是咱们几个呢,谁晓得有那么多人的,连皇帝都凑热闹来了。早知道就找借口推了,这一日过得,真真要累死人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瞅着妻子微微嘟起的小嘴,突然问道:“你与陛下几时那般熟稔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江蒲一时没反应过来,“甚么熟稔啊?”

    徐渐清被她的反问,问得一怔,的确还真说不出甚么来。只是那种感觉……

    徐渐清忽地笑了起来,自己实在是太着紧素素,哪个男子对她好些,自己就多想了。陛下是甚么人?不过是没见过素素这样的女子,拿她当小猫小狗的逗着玩呢!

    “你啊,”徐渐清伸手拧了拧江蒲的鼻头,“对着陛下也是这般随便。没听过伴君如伴虎这句话么,他这会看你新鲜,容你放肆,过得些日子,新鲜感过了,还能容你这般冒犯君威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!”江蒲懊恼地道:“可是他总是故意整我,拿我当猫猫狗狗地逗着玩,还不许我露个爪子啊。”江蒲倚在徐渐清的肩头,委屈地道。

    原来妻子和自己的感觉一样,徐渐清更是觉得自己多心了,当下拉过她的手腕,十指交缠,“你当他是甚么人啊,还露爪子。也不怕他剁了你的!”说着不放心地交待道:“以后见着,离他远些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蒲用力地点头,孩子气地道:“咱们惹不起躲得起!下次再见着,我保证立马掉头就跑!”说着,抬眸冲徐渐清扬起了笑脸。

    徐渐清无奈地笑了笑,轻顶着她的脑门,点了点她小巧地鼻头,“你呀!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