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22、发丧(上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5:2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还不等江蒲把文煜把下去,王篆香就进了屋子,见瞥见文煜红红的膝盖,“小相公不碍吧,要不要请个大夫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江蒲将儿子交给赵显媳妇带出去,笑着寒喧:“哪里就这么娇贵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挨着椅子坐下,“我来,是有两件事和嫂子商量商量。”

    江蒲直直地看着,等她说出口。

    王篆香继续道:“头一件,两个孩子年纪都小,怎经不住那样跪着。所以我想他俩个一早一晚在灵前磕两个头,烧过纸也就是了。就是老爷太太也不挑这个理的。二来……”说到这里,王篆香敛了眸光,顿了顿,才接着道:“我想送二爷的灵柩回金陵安葬。”

    江蒲登时睁大了眼眸,愕然地道:“这,只怕父亲不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儿子活着分隔千里也就罢了,死了还要一南一北,老头子怎么可能会答应。

    王篆香扯出抹苦笑,“我看老爷子,怕也挨不了几日了。”

    徐孜需身体的身体状况,江蒲也是知道的,她只没料到王篆香会直接说出来,一时间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王篆香又道:“咱们家再怎么发达,金陵总是原籍。况且祖产都在那边,咱们家又没个人在,时日长久了,或典或卖都是有的事情。我在京里不但帮衬不了嫂子,还给嫂子添事情,迁回金陵,咱们也能正正经经地守孝。又是祖坟也年年有人照看。”

    她说了那么多好处,可却避过了一大弊端------二房就不会将祖产偷偷典卖了么?王篆香再怎么无关紧要。也是正经紧的二房奶奶,回了金陵。谁还压的住她!

    只是送徐渐明回金陵的事,江蒲也不好一口回绝了。只好道:“这么大的事,我也拿不准主意,到底问过太太才是。只是这会二爷都还到,也不急着商议,再怎么说也要在家停几日的。”

    她就不信。刘氏放心把金陵全交给老二媳妇!

    第三日五更天,江蒲夫妻俩刚起身,涂婆子就报,“二爷的灵柩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瞅着丈夫。怔怔地道:“这么早?我还当要到晚上呢!”

    这两日徐渐清也是忙得不行,虽然家里还没有报丧,可那么大的丧字挂在外头,谁也不是瞎子。来送奠仪的人,是一拨接一拨,虽不吃饭,总要留人吃茶,陪着说两句话吧。

    偏徐渐清还有看棺木,请法师等事,昨晚上忙到快四更。才胡乱回房歇下。

    这会披了衣服,急步往外走,“你也赶紧着吧,我先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漱了两口水,拿过件素白掐银丝的氅衣,边走边穿,又吩咐赵显媳妇赶紧带文煜去灵堂,她自己则忙心跟在丈夫后边,往灵堂赶去。

    还离着好几步呢。就听见里边哭声震天,徐渐清抬脚进去,张眼就见徐孜需抚棺痛哭。内眷都围着老太太在且哭且劝,刘家诸人都在旁边陪着掉眼泪。徐渐止则在跪在灵前烧死纸钱。

    “怎么惊动了老爷!”连着两晚没有歇好,徐渐清的脸色本就不大好看,再阴沉下脸,把小丫头吓得不轻,喃喃地回不了话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。”江蒲赶进来打圆场道:“你们赶紧着人开丧发讣文去,再有就是让厨里的嬷嬷们把各色吃食都准备起来,莫要客人来了,茶也没有,水也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接着话,倏地都跑了。

    灵堂里乱糟糟的,江蒲也顾不得。且跟着徐渐清去劝徐孜需,在这节骨眼上,老头子可不能有事。

    说句难听的,要死,你也给我熬过这一时三刻再死!

    只这短短两日的工夫,徐孜需须发皆白,瘦得都没了人形,眼眸凹成了两个干涸的深坑。徐渐清兄弟俩半拖半拽地把他从棺木边拉开,交给几个小厮,架了回屋。李氏自告奋勇地去守着。

    外边堂上,待两个孩子磕过头,烧过了钱。送了李太君、刘氏回院子,江蒲才出来理事。

    她一边走一边就问,“杯碗茶碟可都整理出来了?到时候客人来了,可不能叫人家空手站着的。还有各色的点心,也要备上。堂上也不能脱人,随时有客人来,都要陪着举哀的。再就是那三十个法师,他们的饭食,可不能弄混了。半点油腥都不能沾的。”

    涂氏小跑着跟在旁边,“老奴何尝不知道呢,只是咱们家里,统共就这么几个人,迎客要人,斟茶倒水也要人,厨里器具刷洗也是要人。还有灵前供饭供茶的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合目唉了一声,停下脚吩咐二乔道:“趁着这会时候还早,除堂上守灵的,都给我叫来。”

    二乔应声而去,不大会就领了许多人到小院中,江蒲在廊下戳灯下坐着,叫桑珠拿着花名册点名,她自己则拿着库里的帐册在看。

    一时桑珠点完了名,江蒲也合上了帐册,一双冷眸缓缓在众媳妇面上扫过,淡淡道:“二爷的事来得突然,家里人手也不足,说不得要诸位操劳几日了。诸位也都知道,我素日能过的都过去,只是这会不比往日,若是有一点半点的错处,大家面上都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便照着昨日安排停妥的名单吩咐差事,谁管奉客,谁管茶饭,谁负现灵前举哀,都是有务不紊。只是厨里人手实在是不足。

    统共也就四个管茶饭的婆子,江蒲好容易拨了三个小丫头过去负责刷洗收拾器皿。可就她们几个,也实在是不够人手。江蒲正为难着,圆香领了一帮人过来。

    “舅奶奶怕奶奶不够人使,从府里抽几个人过帮手。”

    这会江蒲可顾不得疏远刘家的事,只要有人使,管是谁家的。只是人家家的下人,总不好派粗活给她们,只好将一些轻便的活计,譬如奉客上茶之类的事交给她们来做。

    一时安排停妥,江蒲随便喝了两口粥,吃了块点心,就往刘氏院中赶去陪客人了。

    过得辰时,陆陆续续就有人来了,江蒲跟着刘氏接了一拔又一拨,谁来了都是擦眼抹泪的,哭得那叫个伤心啊!江蒲在旁陪着,心下暗道,你们帕子上都沾了姜汁吧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