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23、发丧(下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5:2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所谓万事开头难,忙过了开头的那几日。一切也就都上了轨道,江蒲只需早起点名,支领东西。到傍晚烧过黄昏纸,安排了上夜的人了,就能回房歇下。

    这日清晨,收管器皿的媳妇,拿了个帖儿走来报说损坏遗失的数目。江蒲接过帖儿,随便瞟了两眼,把个小脸沉了下来:“这才几日的工夫,怎么就少了这么些!你们的差事是怎么当的?莫不是看我当日,没定责罚的规矩,就得胡乱应付了?或是觉着二爷大丧,我不会开发你们!”

    “奶奶明鉴。”那媳妇跪了下来,“奴婢们多天大的胆也不敢唬弄奶奶。奉茶管饭的多是舅奶奶那边的人,咱们东西送上去,他们说少了或是磕了,咱们也不好深问的。”

    那媳妇这么一说,江蒲倒是回过味来了,可又能说甚么昵,人家义务帮忙,还能说人家做的不好么!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江蒲气短地叹了声,交了对牌给那媳妇,“去库里把那几套官窑青瓷的拿出来使吧。那几套青瓷有年头没使过了,千万弄干净了,最好上锅用水煮过。不然闹出事来,咱们的脸面还要不要了!”

    那媳妇领了对牌,“奶奶放心,这些事奴婢都省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点了点头,“虽说是舅奶奶那边的人管着事,你们也上心些,丢东西是小,乱了规矩叫人看笑话是大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。江蒲就见圆香在外边探头探脑,江蒲扬声问道:“圆香姑娘可是有甚么事么?”

    圆香听得江蒲的声音。走进来垂首回道:“太太着奴婢来看看,大奶奶事情办完了没有。若是办了,请大奶奶往老太太那里去一趟,太太有话和奶奶商量。”

    再怎么架空刘氏,可江蒲面子上总要端着恭敬。她这里一面给圆香让坐上茶,一面转头吩咐涂婆子,“你去问问还有要紧事么。若有,叫进来赶紧办了。”

    涂婆子出去问了,走回来说,没甚么要紧的。

    江蒲便道:“那这里就交给你和桑珠了。有事往老太太那里找我就是了。”说着,抬脚便往李太君院子而去。

    因着今日不是正经的日子,所以李太君的堂屋里,也就几个走得近的诰命陪着,见江蒲进来,她们都忙站起身见礼。

    江蒲略坐着陪了一会,便跟着刘氏悄悄地往退了出来,婆媳二人一路进了正院,在偏厅落了坐,丫头奉过了茶。刘氏才缓缓道:“昨日里老二媳妇跟我说,想送老二的灵柩回金陵,这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这倒真是出乎江蒲的预料,她真没想到王篆香竟然会这么急着和刘氏提。不过也是,差不多也该探看下葬的地方,再不提等定了地方,说也没用了。

    而王篆香想要回金陵,江蒲也是能理解。其一她娘家人都在金陵,她至少还有个走动的地方。二来。回了金陵也没有人拘束着她,日子也能过得自在些。

    丢开利益不说,凭心而论,江蒲是没有留难她的意思。况且这几日江蒲也想明白了。实在不放心,了不起从那几个家将里抽几个人跟着她回去。

    金陵除了桑家老两口,还有徐家那么些老家人在。料她王篆香也玩不出甚么大的花样。退一万步说,徐家的身份摆在这里,就算王篆香敢偷偷典卖,还怕拿不回来么。况且,哪个脑子不清楚,来打徐家的主意。

    只是刘氏拿的甚么主意,江蒲有些拿不准。按说,她不同意,直接驳了王篆香就是了,何必又来问自己呢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她倒是跟媳妇提过。说是即能给二弟清清静静地守孝,也守着那边的祖产。只是当时事多,媳妇也没顾上。如今太太看着怎么办好,就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刘氏嘿了声,“说起来,老二媳妇也是个命苦的。自己没养下个一儿半女也就罢了,偏偏两个庶出的又都是女儿,将来一点指望都没有。她在京里连个走动的亲戚都没有,也难怪她想回去。只是,老二才没了,咱们就打发她们孤儿寡妇的回去,知道的说她自己想回去。不知道的,还当咱们怎么苛待了她们母女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一字字听得分明,心下思忖了一番,推给了刘氏,“即是这样,且先放一放。只不相看地方,再看一看,毕竟父亲……老话说,落叶归根,终是回金陵的好。”江蒲点到为止,不好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她这么说,倒并不是怕着刘氏,而在这件事上,她也是拿不定主意。理智上她也觉得放二房回去,自己要添不少麻烦。可不入她们回去,心上又过去。

    因此,索性丢给刘氏做主。

    至于徐孜需,这几日已然是不起了,徐渐敏着御医来看过,也只是摇头叹息,每日里参汤吊着李氏更是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,小心地照顾,虽还能进些饮食。可谁都知道他大限已到。

    提起丈夫,刘氏又是一声长叹,圆眸里不自觉地泛起泪光,那毕竟是与自己相伴了一生男人。再多的怨忿,到了这会也都化作淡淡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就照你的意思办吧,真的有个好歹,他父子俩路上也有个伴不是。”话音未落,刘氏噙在眸中的热泪就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江蒲瞅着心下多少有些凄然。猛然想起前世的一句玩笑话。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。当时听了,不过一笑,而今亲眼见了前浪的下场,才觉得份外心酸。

    江蒲端了茶盅,想掩去眸底的悲凉,猛然想起适才的事情,便向刘氏说道:“这几日,咱们家里事情也都差不多了,总不了老使着人家家的人。等会舅妈来了,让她领人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刘氏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问道:“最后一日要摆豆腐饭的,就咱们家这些人够使的么?”

    “有甚么够不够使的,实在不行,我把庄子上的人叫些来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刘氏陡然明白了江蒲的意思,点了点头,还不有开口,外头丫头报道:“舅奶奶来了。”

    婆媳二人听了一愣,心下疑惑,来的怎么不是郑氏呢?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