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24、李氏的如意算盘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5:3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婆媳两个还在纳着闷,沈氏已带着丫头婆子进屋来,向刘行礼道:“咱们太太今朝身子有些个不适,就不过来了,还请姑妈千万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舅太太没甚么大碍吧?”刘氏关切地问道,又亲亲热热地拉她坐下,“这几日真真是多谢着你们了。老二媳妇伤着心,又要顾着两个孩子,实在是没工夫帮忙。若不是你里里外外的照看着,素素一个人怎么顾得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姑妈怎么说这样的话,咱们一家子骨肉,这点子事算甚么。”

    江蒲正不知如何开口打发刘家的下人,听沈氏这么说,赶紧顺着她的话道:“可不是么,若不是嫂子帮我,家里不知要闹成甚么样了。本来我还想厚着脸皮多赖几日,也好轻松些。谁曾想舅母又病了,没法子了,说不得我只好自己多做一些了。”说着也不用沈氏说话,就叫吩咐人道:“告诉下去,套几辆车,待吃过晌午饭,就把刘家诸位嫂子送回去。对了,多多地拿上几串钱,人家虽不稀罕,到底也是咱们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沈氏生性软懦,又不大说话,再加上家里大小事情都是婆母郑氏做主。听得江蒲这么说,她张了张嘴,哪里插的上话。

    把刘家那起婆子打发后,江蒲立时就让二乔去侯府借调了些人过来。过了首七,徐家请过了豆腐宴,再把灵柩送去了城外的古岩寺。丧事也就算是告一段落了。

    徐孜需的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,可一口气总不肯咽下。而徐渐止过了三场殿试。李氏也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儿子下场之前,自己可是千万交待过的。

    三房势弱。定要敛藏锋芒。尽力一考,得中状元入翰林供职,看着是风光无限。

    然而,往后却要看徐渐明的脸色。而且明里暗里,徐渐明定是要压制住的。而退一步做进士,就凭徐家的如今的风头。外放个好一些的州县。怎么样也是贤妃的亲弟弟,不论上司下属,都绝计不会与他为难的。

    熬个几年,不说封疆大吏。至少人在外边不受拘束。再则说了,朝内朝外的,也就有了与兄长平起平坐的资本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,三年的孝期。

    一来,这个事不是李氏能掌握的。二来么,在李氏眼中,儿子年纪到底还小些,真要外放做官,她还真有些不放心。因此,她也就不大在意了。

    然而前程不用着急了。可另一件事,却又上了李氏的心头。

    “我老太婆活了一世人,该吃的苦吃了,该享的福也都享了。如今只要能看着成家立业,我老太婆死也能闭眼了。可偏偏你们老爷的身子……”想起缠绵病榻的儿子,李太君忍不住滚下泪来。

    然而相比较而言,自然是孙子的终身大事更要紧一些,老太太当下捏着帕子抹泪道:“真要是守个三年孝,只怕我也等不得。耽误老三的终身不说。就是我也难闭眼。再则说了,你们老爷这样,或者冲个喜还有个转机。因此,我想赶着给老三说一门亲。就是你老爷有个万一,百日内新妇也还能进门的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轮不着江蒲开口,所以她只管低头吃茶不做声,只听刘氏道:“老太太的话固然不错,只是家门好些的姑娘谁肯冲喜的。再则说了,再过些日子就采选了,有娘娘做主。就算老爷有个万一不好成亲,也能定下来的。何苦这会急赶着议,岂不是委屈了老三。”

    江蒲低垂着头,微微而笑。虽然这些日子刘氏有些心灰意冷,可她怎容得李氏借着老太君压到自己头上来。想让李茉进门,李氏未免是得意忘形了。

    不过说起来,也难怪她。这几年来,她也真是过的顺风顺水,三房看似不受重视。可徐渐止到底是渐渐的成了气候。凭他的能力,中个进士总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而凭着徐家如今在朝中的地位,吏部那些人,只怕是要上赶着讨好。介时外放,自然是挑好地方的。再娶个合心合意的儿媳妇,李氏这一生也就算是圆满了。

    算盘打得蛮好,就不知道,她有甚么办法应付刘氏。

    然而江蒲这里嘴角看戏的笑还没落下,李太君又道:“你这么说也有道理。只是我想着,老三年纪也不小了,屋里一直没个人,也不是个事。采萍打小是在我跟前大的,又服侍了他那么些年。人品样貌自是不用说的,最难得的是对老三仔细上心。我冷眼看着这一二年,老三能得她服侍一世,也是福气。我想着把她开了脸放在屋子里,你觉得怎样?”

    江蒲端着茶盅,差点就惊愕地抬眸向李氏看去了。她的手段还真是隐晦啊。原来,她今朝要的只是妾的位置。只是一个妾罢了,还能掀起甚么浪来。

    自己屋里养了儿子的贵妾,不也就晾在那里么!

    不过老太太都把话说到了这份上,刘氏没道理不就坡下驴。毕竟做为嫡母,她看重的只是三奶奶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媳妇也是看重了那孩子,只是想着老三年纪还小,所以才没有提。既然老太太开了口,那孩子也是正经人家出身,又服侍了老三那么些年。赶着这两日,就咱们家几个人,摆两桌酒,明公正道的给做个姨娘吧。”

    听李氏这么说,老太太往李氏一瞅,眉眼间满是得色,偏又道:“他二哥才抬了出去,哪有做兄弟的就正经摆起酒来纳妾的。依我说,只叫采萍到你我屋磕个头,开了脸,一乘小轿抬着沿着廊房转一圈,从后门进来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老太太想得周全。”刘氏应着,转向江蒲道:“这事就交给你办了,虽说不好铺张,可也不要太俭了。好歹是老三正经纳妾。”

    江蒲起身应下,“媳妇省的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对媳妇的这个态度很是满意,微笑着吩咐汀兰:“你跟她是打小的情份,这么大的喜事,你去说再合适没有了。你让她收拾收拾晚上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汀兰眸底闪过一丝忧色,终还是福身而去。

    徐渐止就住在西厢里,除了从金陵带来的采萍,屋里也只两个到了京里才挑上来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他一早回过老太太,跟几个朋友往郊外散心去了。按说家里才办过丧事,他是不宜出门的。只是李太君心疼孙子,想着他先是兄长丧礼,后又是殿试,这些日子都没松快过。因此,听他一说也就应了。

    因此西厢这会悄静无声,汀兰先从绿烟罗的窗格子往里瞅了一眼,隐约见采萍坐小榻上做针线。她挑了雪青缎的门帘子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妹妹做甚么呢?”

    采萍吓了一掉,回头见是汀兰,便笑道:“姐姐怎么来了。”说着,起身亲自倒了茶来。

    汀兰拿了竹筐里的针线瞧了瞧,只管赞好,“妹妹的活计越发做的鲜活了。”

    采萍与她是熟惯的,一把抢了过来,道:“姐姐这是取笑我么。我的活计还不都是跟着姐姐学的。”

    汀兰瞅着她,浑身打量。

    鹅蛋脸的脸面,拂云眉下是双细长细长的眼睛,波光流转。虽不是十分的艳色,却也颇有几分娇媚。

    被她这么瞅着,采萍怪不好意思的,拿手遮了半边脸,“姐姐做甚么这么瞅我,莫不是我脸上有甚么脏东西?”

    汀兰握了她一双手,“好妹子,咱们既是卖身为奴了,凡事都是由不得自己的。再则说了做奴婢的,本就该听主子的。你我也算投了主子的缘法,打小长到如今,吃穿用度自不用说,难得待女孩儿般养到大……”

    采萍越听越是糊涂,“姐姐到底说甚么呢?”

    汀兰叹了一声,还没开口,屋里的小丫头乐呵呵地跑进来,“姐姐大喜,改明儿做了姨娘,可千万照看咱们。”

    采萍猛地甩开汀兰的手,噌地站起身,瞪大了一双细眸腊青脸色,喝问道:“甚么姨娘?谁要做姨娘了?”

    两个小丫头被吓得讷讷不敢则声,汀兰忙喝斥道:“真真是野大的,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!我和你姑娘说着话,也敢这么忽拉拉地冲进来。还站在做甚么,都给我出去!”

    喝退了两个小丫头,汀兰正要劝采萍,不想她猛然瞪了过来,含泪而问,“姐姐也是来给我道喜的吧?”

    “好妹子,你听说我说呀!”汀兰伸手要去拦采萍的手,却被她甩了开来,“别人也就罢了,难道姐姐也不知道我的心么?”

    “采萍啊,”汀兰重重地叹了,语重心长,“你不比我合家都在这里,说句大逆的话,就是老太太不在了,我也还有娘家靠。可你呢?独自一个儿在这里,嫁个小厮好便罢。若不好时,难道还能哭着回来求三奶奶给你做主么?说到底也是老太太疼你。你自小就跟在三爷身边,彼此脾气秉性都是知道的,再则我看三爷待你也是好的。你不知道,一开脸就是姨娘呢。往后就是娶了三奶奶,看在老太太面上,也要给你三分薄面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倒真是替我着想啊!”采萍冷笑着,两道泪珠沿着下巴滴在她羊脂般的手背上,“只是我命薄福浅,受不起主子这么大的恩典。”说没说了,她人就往外冲去。

    把个汀兰唬得三魂没了七魄,拽在她的胳膊上的两只手,骨节都泛了白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