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25、心比天高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5:3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采萍,你疯了不成!”汀兰又不敢高声,只死死拉住她,“你不要命了么!三爷的脸面,老太太的恩典,岂由得你一个做奴婢的驳回!”

    采萍淌着泪道:“做了奴婢,这条命我也就不放在心上了。只是我一个姑娘家,就是要死也要清清白白的死!断不能叫人污了我的名声。封我做姨娘……”采萍冷笑了两声,“说的好听是主子的恩典,其实不过是把咱们当棋使。姐姐只看从李姨娘算起,到刘姨奶奶,谁得了好结果,就更不用说罗绮、弄影她们了。”

    汀兰叹声道:“我何尝不知道,可又有甚么法子呢!做人奴婢的半点都由不得自己的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有甚么没法子的,了不起就是这一条命罢了!”采萍两眼噙着泪,面色阴冷,说着挣开了汀兰就要去回李太君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为住!”汀兰又气又急,眼泪都下来了,“一条命罢了,你说得好痛快!惹急了主子,只怕你死都死不得!老太太也不用怎样为难你,只叫了人牙子来,拉了你去直接卖去平康里,还甚么名声不名声的!”

    采萍刹白着脸跌坐在了榻上,汀兰叹了声,劝道:“我知道你的心,可真真是没有法子。你只看心漪,当初她是何等的不愿,最终又是怎样。再则说了,咱们只守矩依理,府里规矩大,将来三奶奶也不好怎样你的。你不愿意。只远远的躲开他们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采萍倔道:“不争一争,我死也不甘心的!”说着。人就冲了出去,汀兰待要拦。终究手慢了些,只吓得赶紧跟了去。

    江蒲从李太君院里回来,正和涂婆子在挑日子,又叫人开库房搬东西。忽见一道人影冲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救救奴婢!”

    江蒲定晴一看,愕道:“采萍你这是做甚么,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采萍却叩首道:“大奶奶。奴婢服侍了三爷这么些年,从来不敢有半点非份之想。老太太的恩典,恕奴婢不能领。要打要杀全由着奶奶去,只求奶奶赏奴婢一个清白。”说着。碰头有声。

    不禁江蒲深感错愕,就连涂氏、桑珠等也诧目相视。

    “姑娘快请起来,有话慢慢说。”梅官领了江蒲的眸光,扶了她起来,又是让坐又是奉茶。

    汀兰恰好赶了进来,福身见过江蒲,也求道:“大奶奶,你就开恩帮帮这丫头吧。”

    采萍于江蒲而言,只是一个认得的陌生人,实在想不出帮她的理由。虽然。她这份志气很令人欣赏。

    “姑娘想是弄差了,如今并不是收房做侍妾,可是正经摆酒抬你做姨娘的。这是多大的体面。太太特地嘱咐我说,老三正经纳妾,千万不能委屈了你。又叫人去备了小花轿,到时候还要抬你进门呢!”

    采萍刹白着脸色,浑身打颤,“莫说是小花轿抬我进门,就是八抬大轿。我也不能应的!”

    “说甚么胡话呢!”汀兰忙喝住她,拉了她跪下。

    江蒲心下赞佩,面上却冷了神色,竖起两道细眉,冷冷地道:“我劝姑娘莫要太不知好歹,老太太、太太开了口,就是我也只有答应的份。姑娘这样倔着,吃亏的总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采萍挺直了腰板,直直地瞅着江蒲,“奶奶即不肯帮奴婢,那奴婢就只明一条路可走了……”话没说了,人猛地往墙上撞去。

    屋里众人登时惊呼,好在小乔身手灵敏,拦腰截了下来。江蒲长吁了一口气,捂着胸口定神。她真没想到,这个平时闷不做声,毫无存在感的丫头,竟有这样的骨气。身为下贱却偏偏心比天高。心里倒是多出几分看重。

    然而看重归看重,江蒲可不想为了这么个没甚交情的丫头,把府里其他人都得罪了。况且,此例一开,今天你来求,明朝我来求。

    自己是徐府的当家奶奶,又不是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。

    “今日这事,我只当不知道。你也安份地回去收拾东西。再要求死觅活的,不用老太太办你,我就不依!”说着,丢了个眼色给二乔,让她俩个把她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奶奶恩典。”汀兰叩了头,扶住整个人都空了的采萍。由二乔送了回去。

    待她们出了门,梅官叹声道:“真真看不出来,她竟有这样的骨气。奶奶就想法子帮帮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莫胡说!”不等江蒲开口,桑珠就已冷眼喝断,又转向江蒲道:“这件事并不与咱们相干,奶奶何苦凭白的得罪人。此时三爷不能怎样,可倘若将来得了势,未必就不记恨奶奶了。”

    涂婆子也道:“就是呢。这件事摆明了是李姨娘和太太斗法,咱们掺合进去做甚么。况且说了,咱们爷到底还是护着些三爷的,将来也是个帮手。为着这么点小事得罪人,不值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们两个。”江蒲笑了起来,“我又没说要帮。”

    桑珠斜眼道:“罢了,婢子还不知道奶奶么。面上装着不近人情,没得商量。心里头不知怎么可怜人家呢!”

    被桑珠说中了心事,江蒲讪讪地笑了笑,抬手起誓道:“好好好,凭她要死要活,我总不过问成了吧!”

    汀兰扶采萍回了屋子,就有老太太屋里的丫头来催,“老太太说了,姐姐随便收拾两件贴身衣物就是了。到时候衣裳首饰自然各色都有新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汀兰答应着,道:“她不过是有些个不好意思,等会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闻言往采萍面上一瞅,嘻笑着跑开。

    汀兰叹息着挨在采萍身边坐下,“闹了这一回,可就罢了。叫老太太知道了,可真了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采萍也不做声,只呆坐着淌眼泪。汀兰生怕她又寻死了,也不敢走开,使了个丫头去回老太太,说在这里陪她说会说再回去。

    李太君听了,只当是她姑娘家面皮薄不好意思,可李氏却微蹙了眉头。她服侍老太太吃过了晌午,悄悄地吩咐明慧把儿子屋里的小丫头叫了来,细问了问。

    听说采萍往江蒲院里去过,又是淌眼抹泪的,还有甚么不明白的!当下气得脸色都变了,咬牙恨道:“这小贱蹄子,真是太不知好歹了!”

    “姨娘莫要太着恼了。”明慧与采萍也算是打小儿一处大的,总有几分情谊,因此在旁边劝道:“不然就算了吧,她这般不愿意,就是进了门也不会向着姨娘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把话说完,李氏已一巴掌将她扇翻在地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