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226、李氏的应变之术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35:4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李氏一巴掌将明慧打翻在地,指着她骂道:“算了!你说得倒轻巧,三爷的脸面还要不要了!这事她是答应也答应,不答应也得答应!”骂完,深吸了两口气,冷眼问道:“那丫头是不是心里有人了啊?你与她熟惯的,可有听到甚么消息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是绝没有的事!”明慧磕头辩道:“如今都在一个院子住着,姨娘也是看在眼里的,采萍莫说是院门,每日里连房门都不大出的。”

    李氏却冷笑道:“许人家早就留心了呢?在金陵时,那么大的一个园子住着,我离着也远,谁知道她是不是做了甚么不干净的事!”

    明慧越听越是心惊,她跟了李氏多年,李氏的手段她是深知的。如今府里多是知道了老太太的恩典,若是叫采萍闹了出来,惩治她的法子自然不少。可是三爷的脸上也就难看了,所以李氏索性扣个屎盆子到采萍头上。

    尽管三爷屋里的丫头与人私通,传出去也不大好听,可总好过被一个奴才拒婚来得好吧!

    “姨娘明鉴,采萍本是读书人家的女儿,性子有些傲那是真的,要说那些肮脏事是绝对没有的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李氏冷硬的嘴角,噙了瘆人的冷笑,“我且信你一时,只是她再这么闹,说不得我也只好回了老太太细察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婢子知道。”明慧连忙爬起来往西厢报信去。

    那边汀兰还守着采萍苦口婆心的劝。采萍默不做声,只管淌眼泪。明慧走进屋。一眼瞅见采萍肿得跟核桃似的一双眼,又气恼又担心。先赶着叫小丫打冷水来给她敷。尔后走上前,往她脑门上下死力一戳,“我劝你把你那姑娘脾气收一收吧!你当这是甚么地方,由得你那么使性子。”

    “牛不喝水强摁头,我不愿意,就是杀了我也是不愿意的!”

    “我的姑娘。”汀兰唬得连忙抚了她的嘴。“你也小声些,叫人听了去,可怎么样呢!”

    “听了去就听去。”采萍越性走到窗户边嚷,“要我做妾。那是一千一万个不答应!”

    汀兰、明慧两个又是拉,又是捂嘴的,明慧指着自己脸上的手掌印道:“瞧见没。我告诉你,姨娘可是动了大怒了。你再这样闹,到时她一个屎盆子扣下来,你就等着发买到平康里去吧。”

    采萍依旧倔着,汀兰惊道:“姨娘怎么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明慧横了采萍一眼,“你们当人是死的么!她这么是哭,又跑去找大奶奶,姨娘随便一问。可不就猜到了。姨娘可说了,你依就罢,不然可有你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采萍不以为然道:“能有甚么好看了。左不过这一条命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明慧被她气得,浑身发抖,“你到底是为着甚么呢?”

    “为着甚么!”采萍抬了泪眸,“咱们在府里这些年,看得还少么?给人做妾,自己也就罢了,连孩子都不得抬头。咱们三爷在老太太身边养大。算是看重了。可老爷几时放他在心上了?人人都赞他有才学,谁又知道他一宿一宿地看书。旧年那一场大病,险些连命都没了,老爷又来看过几回?就是太太,也不过情面上的事。李姨娘看着得老太太的心,那会挨了太太的嘴巴子,怎么不到老太太面前哭去?就是刘姨奶奶,嘴上称呼得再好听,要打要骂还不是全凭着大奶奶去!”

    采萍说的,她们何尝不曾看在眼里。只是事情到了这一步,她们也只有拿话劝道:“你跟三爷是打小的情份,哪里就到她们的地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小的情份?”采萍冷笑着颤落下泪来,“心漪和大爷何尝不是打小的情份,当日她也是不愿的,是太太硬逼着她,莫要说如今。大爷何尝看她在眼里了?”

    一句话,把她二人堵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采萍又道:“我也想定了,了不起也就是拉我去平康里。只待出了这个门,我一头撞死,或是投了河,总是干干净净的。”

    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汀兰、明慧只有陪着掉眼泪的份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明慧年长一些,“不然,再去求求大奶奶吧。如今也只有她那里有一条活路了。”

    汀兰叹道:“先前去求,大奶奶已经恼了,再去,只怕说要回太太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糊涂啊!”明慧跌腿骂道:“这本就是姨娘的意思。因不是甚么大事,太太又碍着老太太,才答应下来,闹到她面前,才是采萍的一丝生机啊!”说着,她起身道:“你们赶紧着再去求大奶奶,我去回姨娘,只说是劝住了采萍,好歹也拖些时候。”

    可惜她才刚迈了半步,李太君身边一个姓宋的嬷嬷就怒冲冲地领了几一帮媳妇走了进来,喝令着众人翻箱倒柜。

    汀兰喝道:“你们做甚么!”

    这个宋嬷嬷与徐渐止的乳娘方氏是儿女亲家,方氏被逐,他们心里可是怨恨着这几个丫头。尤其是采萍,当日可她搜捡方氏包袱的。

    照他们想来,当日你瞒一瞒,打个马虎事情也就过去了。偏偏丁是丁卯是卯的,累得自己亲家被赶了出去了。

    少一份进项还是小事,一世人的脸面都丢光了。因此,李太君那里一说搜捡采萍,她头一个自高奋勇。

    “我劝姑娘还是赶早避开的好,不然连姑娘都有不是呢。”宋婆子平素对汀兰都是笑脸相迎,这会却是趾高气昂。

    明慧看到这里,还有甚么不明白的,心下还没转过主意来,就有一个媳妇从小稍间抱了个小包袱出来。打开一看,却是条男子所用的腰巾,绣工极是精致,再有双还没做完的白棉男袜。

    宋嬷嬷登时喜笑颜开,拿到采萍面前问着,“姑娘,这总不是三爷的物什吧?”

    汀兰、明慧急得眼泪都要下来了,采萍却只是冷笑。

    宋婆子也不和她多说甚么,喊了一声,几个媳妇就要上来扭胳膊。

    采萍甩开她们,冷声道:“我自己会走!”说着,当先就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这里宋婆子叫人包好了包袱,得意洋洋地押着采萍去了。

    汀兰急急地要跟着去,被明慧一把拦住,“你赶紧去求大奶奶,如今也只求她能救采萍了。”

    汀兰愣了下,抹着泪飞快往东垮院跑去。

    ps:小樗差点又忘了,好像粉红是双倍呢。大家砸几票给小樗吧。同时,感谢水颜同学的粉红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